手机上阅读

第430章:差点背过气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山顶仨老货狂翻白眼,差点背过气去。



    沈千寻慢吞吞的踱完方步,等到下了山,才觉得自己的胸口跳得厉害,她太生气了,这么一个女人,娇滴滴柔弱弱的,竟然出手就是那么龌龊的栽赃陷害,偏她还无法自证清白,短短几天,那些人竟被她全部笼络在手,她不得不承认,深宫里淬练出来的女人,果然够阴损,够厉害!



    她气得手脚发抖,突然对这凌云峰的人事景物都生出说不出的厌恶来,看谁都是面目可憎,她也知道刚才自己的行为太过狂妄,可是,她想不明白,人心怎么会这样,她救了他们,也救了柳蔓,从未招惹过他们,怎么反成了他们的仇人?他们居然用伤害和不分清红皂白指责来回报自己,这简直是滑天之大稽!



    眼眶一阵热浪滚动,她几乎要哭出来,却硬是咬牙逼了回去,她什么要为这种破事儿掉眼泪?



    稍稍平定了情绪之后,她转身去了龙天语的房间。



    龙天语的身体已大有好转,正在屋内随意溜达,见她推门进来,满心惊喜,他欢欣叫:“千寻,你来了?”



    “你怎么样?”沈千寻问,“身子感觉如何?”



    龙天语微笑回:“好多了!基本没有太大问题了!”



    “那我就放心了!”沈千寻唇角微扯,又问:““那依你现在的身体状况,能跟人打架吗?”



    “打架?”龙天语笑着看她,“有谁欺负你吗?嗯,如果有人欺负你的话,我揍个人还是不在话下的!”



    “揍人的活儿,我自已就很擅长!”沈千寻冷笑,“我揍过的人,估计很快就会到你这儿来诉苦了!”



    “你揍了谁?”龙天语一头雾水的看着她。



    “现在只揍了一个,你的蔓公主!”沈千寻利落的答,“不过,明儿就说不准了,也许会把你的三位叔叔一起揍了也说不定!”



    龙天语傻掉了。



    “不过,要想阻止我揍那三个老家伙的话,也不是没有办法!”沈千寻抱着双臂,仰着下巴,样子又拽又酷,“现在麻利的出去,把天锦和三公子身上的蛊毒解了,我今儿就打铺盖走人,一切都还来得及!”



    “这是什么话?”龙天语呆呆的看着她,小心问:“千寻,出什么事了?”



    “我不屑于跟你解释!”沈千寻一字一顿道,“因为我觉得这事很无聊!龙天语,我这辈子,都没到遇到这么无聊的事!我的话到此为止,蛊毒的事,你爱解不解,到时别怪我犯二就是了!”



    她说完身子一转,潇洒走人,龙天语一把抓住她,沉声叫:“就算要走,你也要把事情说清楚吧?”



    “我说过了,我不想说那些破事儿!”沈千寻怒叫,“我也不想再跟你纠缠不休,你不解毒,我就揍人,你看着办!”



    “你……”龙天语被她气得面色铁青,他冲着她吼,“喂,沈千寻,你讲讲道理行不行?”



    “你跟我讲道理吗?”沈千寻反问,“你利用我的亲人朋友,把我圈禁在这里,你跟我讲道理了吗?你耍无赖,我就不可以耍吗?”



    龙天语无奈轻叹:“好了,是我错了,我今天会给他们解毒的!你坐下来,说说到底出了什么事!”



    “不用我说了!”沈千寻冷哼,“受害者已经过来告状了!”



    她的话音未落,阿呆东方敬等人已将柳蔓抬了过来,见沈千寻居然也在这里,龙天语又是面色不善,东方敬立时咆哮起来:“沈千寻,你是不是恶人先告状?”



    “她什么也没说!”龙天语冷着脸打断他,问:“怎么回事?”



    “她把蔓公主的胳膊折断了!”东方敬黑着脸,“还是当着我们的面,在我们的一再劝阻下做出这样的事!蔓公主这样娇弱的女子,当场就晕了过去!她这种行为,简直令人发指!”



    龙天语掠了一眼柳蔓,目光重又落在沈千寻身上。



    “他说的没错!”沈千寻大方承认。



    “为什么?”龙天语看着她,“我了解你,一定是有原因的,对不对?”



    “不管有什么原因,也不能下手那么狠啊!”阿呆在一旁嘀咕,“蔓公主又不会武功的!”



    沈千寻冷笑:“阿呆,你这么帮蔓公主说话,是觊觎她的美色,对她情有独钟吧?”



    阿呆大惊,慌忙争辩:“王妃,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蔓公主可是皇上的女人!就是给属下十个胆子,属下也不敢啊!”



    “你嘴里说着不敢,心里却控制不住对她的感情,所以才会一再的偷看她,把她用过的帕子藏在怀里,晚上偷偷对这帕子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最清楚吧?”沈千寻语速奇快,偏又说得清晰明朗,咄咄逼人。



    阿呆完全懵掉,他跳脚,抓狂大叫:“哪里有这种事?我怎么会做这种事?你不要信口雌黄好不好?”



    “没有吗?”沈千寻冷笑着拍拍他的肩,手伸到他怀里一抓,果真扯出一条粉色的锦帕来,那上面还有柳蔓的名字,众人目瞪口呆,唰地看向阿呆,阿呆百口莫辩,欲哭无泪,只是一再重复:“我没有!我没有做这种事!”



    “事实就摆在你眼前,你说你没有?谁信?”沈千寻冷笑,“不过你也不用恐慌,不光是你,你们,三位老先生也是同样为蔓公主的美色所惑,所以才会异口同声的诬赖我!”



    仨老货大怒,一齐大声叫:“你不要胡说好不好?”



    “我从来都不会胡说!因为你们身上,也有她的贴身物品,这就是物证!”她说着,一阵旋风似的在三人头上身上抓了一把,尔后张开手掌,冷笑道:“这三样东西,你们应该都不陌生吧?”



    龙天语探头一看,却是柳蔓平日所戴的耳环佩饰,她的东西,自是十分金贵,独一无二,是以一眼便瞧得出来,可是,他依稀记得,刚刚这些东西,好像是放在他面前的一只小几上的……



    他这边还没想清是怎么回事儿,那边沈千寻的逼问声已抑扬顿挫的响起:“铁证如山,三位老先生有何话说?一把年纪了,居然还敢觊觎皇上的女人,又该当何罪呢?还有你,蔓公主,以色相勾引皇上身边的人,还一次勾引三四个,且老少通吃,这样道德败坏的事,你竟然也做得出来?皇上,这样的人,你说我该不该揍?只是揍太轻了,我觉得应该拉出去浸猪笼!”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