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32章:他们欠玩欠揍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话说得不轻不重,话里的意思却再明白不过,让他们不要插手他的感情之事,三护法都是人精,如何听不明白?当即喏喏连声,相继去了。



    沈千寻冷冷的瞅了他们的背影一眼,转身站到龙天语面前,安静道:“皇上,现在,该来处理我的事了!”



    “你什么事?”龙天语看着她。



    “解毒啊!”沈千寻利落答。



    龙天语歪头,认真的瞅着她,面前的女子,雪颜冷眸,那面上的寒意简直能冻死一头大象,他轻笑:“朕愈发觉得,之前给你取的名字好,你还真是万年僵尸脸呢!你把朕的臣子都玩坏了吓惨了,怎么还气鼓鼓的?”



    “那是因为他们欠玩欠揍!”沈千寻轻哼,“我也懒得再跟你扯,总之呢,我很不爽,你今儿不解毒,明儿姐不光揍人吓人,姐还要杀人!杀尽天下负义狗!”



    她说完转身即走,跟一阵风似的旋出了门外,龙天语大叫:“喂,回来!我说不给解毒了吗?”



    “唰”地一声,沈千寻又利落的倒回到他面前。



    “你让老五和舅舅过来吧!”龙天语说。



    “不用了,我们已经来了!”门外响起龙天锦的声音,转瞬间,两人齐齐站在了门口。



    “五弟!舅舅,你们还好吧?”龙天语面带微笑。



    “你说呢?”龙天锦没好气的回。



    “我们不太好!”三公子笑眯眯的回,“刚听外面闹腾,听说有人欺负我们家寻丫头,试图要跪杀寻丫头,过来讨个说法的!”



    “跪杀?这个词儿,真新鲜!”龙天语轻咳一声回,“舅舅,我们家寻丫头是什么人?哪里会那么容易被旁人欺负了去?事情已经解决了,是吧?千寻!”



    “是!”沈千寻点头,“想跪杀我的人,已经被我虐过了,想言杀我的人,已经被我吓破了胆,如今岁月静好,诸事无忧,只差一件事,那就是,请我们的皇上,高抬贵手,给你们俩解毒了!”



    “有这等好事?”三公子喜上眉梢,“那再好不过了!从今往后,我们是不是尽得自由,可以任意遨游于山水之间?”



    “是!”龙天语点头,“舅舅想要多少个美人相随,可以提前预定,朕必将满额奉上!”



    “美人万千,抵不过亲人一个!”龙天锦冷哼,“四哥,你还真是明知故问呢!”



    “四哥病了,难免有些糊涂嘛!”龙天语突然一拍脑袋叫,“哎呀,倒真有一件事差点忘记了!五弟,四弟有件物件还在四哥这儿,这会儿碰上了,正好还给你!”



    龙天锦困惑道:“我有什么东西在你那儿?”



    沈千寻亦是一头雾水,那厢龙天语已拿出一物,微笑着递给龙天语。



    “这是你的东西吧?去年除夕夜,我和千寻去看你,你送给千寻的!这是定情之物,不能乱送人的!”他一本正经道,“千寻当时甚是惶恐,便托我代为保管!”



    沈千寻无语。



    什么叫托他保管?明明是他又吹胡子又瞪眼,又耍脾气在外面站,她不得已才妥协的好不好?



    龙天锦不接那玉佩,只定定瞧向沈千寻,不敢置信的问:“千寻,是……是这样吗?”



    沈千寻一看他的脸色,便知不妙,但这事三言两语真的很难解释清,她正想着如何措词,那边龙天语轻笑道:“你瞧你,五弟,四哥还能骗你吗?若不是她给我,四哥还能硬抢不成?就算硬抢了来,凭千寻的聪明,只怕也早又抢了去!你在那种时候,送给她的东西,又是打小儿便戴着的物件,她岂能不知轻重?就是承不起这份情,才托我保管的!”



    “是这样吗?”龙天锦怔怔的瞧着沈千寻,面色晦暗苦涩,眸中却是一派灰败失落。



    沈千寻不明白一个小小玉佩,怎么竟让他这般伤心,她不知道,在龙熙国,无论男女,生下来即有一块珍贵的佩饰相随,谓之通灵宝玉,是最亲之人馈赠,可为各种奇珍异品,是要从小珍藏到大的,就像她的那块冰曜石,像龙天语的碧雾镯,当然,也包括龙天锦给她的那块玉佩。



    这种东西,只会由佩戴者交给自己最最亲近的人,中间若有损坏丢盗,便视为大不吉,龙天锦将玉佩给她,也就等同于将自己的一颗心交到她手上,而她却将他的心随意处置,交由他人保管,这对他来说,是种莫大的侮辱和嫌弃。



    可沈千寻本身就不是这个朝代的人,哪里会了解其中曲折之处?事实上,这玉佩确实是她主动交到龙天语手中的,她也不能说谎,也不想对龙天锦撒谎。



    所以,她轻咳一声开口:“我是觉得太贵重了些,所以托他保管……”



    “托他保管?”龙天锦眼眶通红,他看了龙天语一眼,颤声道:“所以,哪怕他是龙天若的时候,都比我好?对不对?”



    “啊?”沈千寻摇头,“天锦,你怎么会这么想?当时……”



    “事实胜于雄辨!五弟,你就死了这心吧!”龙天语施施然插了一句,“自欺欺人不好,千寻不爱说谎,你也别逼她说谎吧?”



    龙天锦本来已是说不出的伤心难受,被他这话一激,什么也不问了,头一扭,飞快的冲了出去。



    “哎!这算怎么回事?”三公子愕然问:“千寻,你真把他给你的玉佩交给龙天语了?”



    沈千寻茫然的点头。



    “你……哎呀,要舅舅怎么说你呢?你不喜欢,可以留着,日后再还给他,怎么可以让别人代为保管?更何况,这人还是他情敌,你这简直就是在污辱他嘛……哎呀!我去瞧瞧他!别一激动跟他表哥一样殉情了!”



    他说完飞快的追了出去,剩下沈千寻站在那里,瞪着龙天语,忿忿叫:“你怎么可以这样?”



    “你又不喜欢他,干嘛吊着人家?”龙天语耸肩,“这是很不道德的行为!我这是帮五弟,放心吧,这一回,他肯定彻底死心了,再不会对你抱一丝一毫的幻想了!”



    沈千寻看了他一眼,转身也要追出去,龙天语在她身后慢悠悠道:“小心越描越黑!这种事,要在第一时间作出否定的回答才算真心,过后的解释,不过是欲盖弥彰而已!”



    沈千寻欲哭无泪。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