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34章:我只能离开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想,她步步退,他却步步进,一直将她逼到了墙角,手扬起,疾如狂风般将她卷入怀中,转瞬间,沈千寻身子一麻,人软软的趴在了她肩头。



    “喂,你做什么?”三公子大惊。



    “改造她!”龙天语答,“舅舅不觉得,咱家的寻丫头有点欠揍吗?脾气又臭又倔,不好好的改造一下,怎么嫁得出去啊?”



    三公子本来正在吃药,听到这话,一口水哗地喷出来,呛得直翻白眼,他边咳带喘的叫:“你要怎么改造她?”



    “祖传秘方,恕不外传!”龙天语丢下一句话,邪邪的一笑,大模大样的将沈千寻抱了出去,三公子哪容他这般嚣张?当即冲上去阻拦,只是,他那三招两式到龙天语面前,简直就是儿戏,一个回合,便被龙天语点成了僵尸,眼睁睁的看着他将沈千寻掳了出去。



    沈千寻再醒来时,人已在龙天语的房间内,头和手倒还可以动,只是腿被牢牢的绑住了,被扔在床塌之上,龙天语意态悠闲的坐在一旁吃粥,见她醒来,便大刺刺问:“碧萝刚送来了夜宵,我喂你吃怎么样?”



    沈千寻不置可否,只眨着眼看他。



    “不说话就当你默认了!”龙天语舀起一勺汤喂到她嘴边,自己在那里大声说:“张嘴,啊!”



    沈千寻不张嘴,只出神的盯着他看,靠得那么近,她都能数得清他的眼睫毛,他的睫毛又长又密,眼眸深幽,鼻梁笔挺,唇角棱角分明,虽然瘦了些,却反显得愈发有型。



    这个男人,长得真好看!



    沈千寻不是外貌协会的,可也觉他秀色可餐,令人心旌摇荡,春心大动。



    “你的目光……好邪恶!”龙天语被她看得浑身躁热,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液,这个死丫头,突然用这么火辣辣的目光看他做什么?



    “有吗?”沈千寻一脸无辜,垂眸看他手中的汤碗,咕哝说:“竟然是红枣银耳汤吗?碧萝这丫头,果然知道我好这一口!”



    龙天语的思绪有点跟不上,他看着她,心里有点发虚,眨眨眼说:“沈千寻,你不正常!”



    “我哪儿不正常?”沈千寻反问。



    “你被我掳到这里,绑了腿脚,你正常的反应应该是,大叫,骂人,撒泼!”龙天语答。



    “我向来只会大叫和骂人,不会撒泼!”沈千寻不悦的纠正他的话,“另外,你的三观不正,大叫骂人和撒泼才是非正常状态,我现在,很正常!”



    龙天语黑眸微眨:“可是……”



    “我今天很累,我没力气,行不行?”沈千寻盯牢他那碗汤,吸吸鼻子,说:“碧萝做给我吃的,你端在手里,自已吃,打算让我看还是怎么着?”



    龙天语“哦”了一声,忙将汤勺喂到她口中,沈千寻喝了一口,满意的咂嘴:“碧萝的手艺还是那么棒!”



    “那就多吃一点喽!”龙天语说着又舀了一勺,沈千寻伸手将碗夺过来,咕哝说:“你又不是没听见过我吃饭,这么文雅,只怕得等到天亮才能吃饱吧?”



    龙天语默然,心里却打起了小鼓,这个死丫头,越来越不正常了。



    沈千寻却似真的饿坏了,很快便将那碗喝完,喝完了又伸碗要,龙天语足足盛了三碗,才把她喂饱。



    “吃得好饱!”沈千寻惬意的抚着自己的肚皮,“龙天语,你绑着我,今儿晚上,你打算帮我洗脸净面吗?”



    “小事一桩!”龙天语很快拿来毛巾帮她洗漱,但沈千寻貌似事儿挺多,一会儿又口渴,一会儿又嫌耳朵痒,把他使唤得脚不沾地,最后把脚一伸,说:“辛苦你了,要不,你一起把我的脚给洗了?”



    龙天语皱眉。



    “嫌臭?”沈千寻幸灾乐祸,“嫌臭就给我松绑!”



    “求之不得!”龙天语笑得无限暖昧,“朕其实是惊讶,惊讶你竟然这般热情大方,终于肯给朕亲近你的机会!”



    他说完还真的动手扒她的鞋袜,一脸的兴奋难耐,沈千寻瞬间觉得,自己挖坑把自己埋了。



    小半柱香的时间过后,龙天语心满意足的把她的脚抱在怀中,细细摩挲,沈千寻心跳如鼓,然而开弓没有回头箭,这会儿要是退缩,不定怎样被他调笑戏弄,不如彻底放松,看谁的调戏功夫更高强!



    她微眯了眼,埋怨道:“你老绑着我,脚好麻!”



    “谁让你不乖?小麻一下,有益身心健康!”龙天语唇角微扬,“想骗我帮你松绑,休想!”



    沈千寻撒娇似的轻踢了他一下,身子一扭,闭眼睡觉,再不说话,龙天语果然熬不住,凑过头来,低低道:“天色大早,你睡得着吗?起来陪我说说话!”



    “不!”沈千寻摇头,“你绑着我,我不跟你说话。”



    “真不说?”龙天语把手放在她腰间,“不说我就呵你的痒!”



    他在她腰间一抓,沈千寻麻痒无比,连声求饶:“你住手,我说还不行嘛!”



    “原来你怕呵痒!”龙天语笑,“早知这招好用,朕不知要省多少事呢!”



    “你想听我说什么啊!”沈千寻慵懒问。



    “说你在白云馆说过的话!”龙天语身子依偎过来,眸间已染上一抹情欲之色,他伏在她耳边低喃,“千寻,对我说过的所有情话,都再说一遍好不好?”



    他的话轻而颤,似一根柔软的羽毛,轻刷过她的心尖,激起一阵颤栗,双颊飞起两朵云霞,映得雪白的娇颜粉嫩莹润,难描难画,看在龙天语眼中,更是难以言说的风情万种。



    “我不记得了!”沈千寻只觉喉间干涩,连声音也变得喑哑。



    “那我说给我听,好不好?”龙天语的唇瓣轻触她的耳廓,“你说的话,每一句,我都记得清清楚楚,从来都不曾忘记过!”



    他果然没有忘记,在她耳边呢喃低语,温热的鼻息喷在她的脸上,让她的意识都变得有些不清晰,她随着他的声音,渐渐走入他们的过去,那些携手并肩的岁月,在这个暮春的夜里,闪着令人目炫神迷的光辉。



    沈千寻看着他,眸光迷离恍惚,有那么一瞬间,她突然就生出了一股勇气来,觉得自己可以无所畏惧,然而那勇气却只持续一小会,便被她理智的大脑掐灭在萌芽状态中。



    龙天语却还在说,絮絮叨叨无止无休,沈千寻突然翻过身来,堵住了她的唇……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