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37章:不是要针对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还知道要死人啊?”木槿反驳,“王妃招你惹你了?你是第一天认识她吗?她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她跟咱们家主子以前一样,面冷心热!她要真是个恶人,老早拿刀把你给剁了!还容得你小子在这里乱叫?”



    “我也不是要针对她了,我只是见不得她对主子坏!你不知道,她真的好过份的……”阿呆急急分辨,却被木槿毫不客气的打断。



    “我知道的比你多!因为我见过她对主子的好!比柳蔓的好要好一千倍一万倍!她以前对主子有多好,现在就有多愤怒,你要是被人骗了,还不准发发脾气吗?再说,主子当时确实没安什么好心,不是吗?”



    “木槿,你什么意思?”阿呆跳脚,“你还说我喜欢上蔓公主了,我看你是喜欢上王妃了!咱们主子是皇上,不是她好不好?你怎么胳膊肘子往外拐呢!”



    “好了好了!都别吵了!吵得我脑仁痛!”阿痴捂着头,站到两人中间,劝道:“你说主子小夫妻俩闹点别扭,你们跟着掺合什么劲儿?”



    “那是闹别扭吗?她都已经走了!”阿呆气咻咻叫,“这个没良心的!主子为了她,什么事都做了,他长那么大,对谁这么百依百顺过?她居然还是不领情!你没见他刚才那难受劲儿吗?我瞧着都……”



    阿呆撇撇嘴,一幅要哭的神情,木槿瘪瘪眉,回:“主子难过,我们大家都不好受,只是,王妃也受了不少苦,主子装死那一回,她有多难过,你该看得比我真切吧?”



    阿呆还要再反驳什么,却被阿痴挡住,他呵呵笑道:“别担心别担心,有缘会再见,小别胜新婚……”



    “啪”地一声,阿呆和木槿的手掌同时落在他肩头,两人一齐对着他叫:“滚!谁要听你的漂亮话!”



    阿痴翻翻白眼,不屑的回:“俩男人跟俩老娘们似的,为这事纠扯不清!有胆跟我打赌没?我赌王妃一定会回来,小别胜……”



    又是一声“啪”,这回阿痴被放倒在地上,阿呆和木槿冲下去,在他身上一阵狂掐。



    “主子那么难过,你居然要拿这事打赌!”阿呆咬牙,“看我不撕了你的嘴!”



    “就是!你简直丧心病狂!”木槿亦照着他的屁股狂抽。



    阿痴哇哇乱叫,场面一片混乱,混乱的揪打声和叫唤声远远的传过来,落在龙天语的耳朵里,他想了想,打开门走了出去。



    他一出现,现场登时鸦雀无声。



    “阿痴!”他挥手叫。



    “快去受死吧!”阿呆和木槿兴灾乐祸。



    阿痴苦哈哈的走了过去。



    “你在跟他们打赌?”龙天语好脾气的问。



    “主子!属下失言,属下该死!”阿痴欲哭无泪的作自我检讨,“属下不该拿主子的事来打赌!”



    “这厮确实过份了!”阿呆和木槿一齐落井下石,“主子罚他去打扫茅房吧!”



    “你刚才说什么来着?”龙天语歪头看他,“再说一遍给朕听!”



    “啊?”阿痴苦苦脸,含糊不清的回:“属下说……呃……有缘再相聚……小别胜新婚……”



    “还有呢?”龙天语又问。



    “还有……”阿痴快要哭出来,“主子,您知道的,属下是老实人啊,一向只说实话的,属下还说,王妃一定会回来,不信就跟他们打赌……”



    “说得太好了!”龙天语用力拍他的肩,“阿痴,朕就喜欢你这喜欢说实话的人!老实人说的老实话,一定会实现的!朕心甚喜,朕要,重重的赏你!”



    “赏……赏?”阿痴懵了。



    “赏你三尺白绫!”阿呆叫。



    “赏你一碗毒酒!”木槿喊。



    “啊?”阿痴吓坏了,“主子,莫如拔了阿痴的口条给主子下酒罢,好歹留条命,还能给主子使唤!”



    “乱讲!”龙天语扶他起身,“你这口才甚好,说出的话,甚是中听,朕如何舍得拔你的口条?要拔也是拢他们的!”



    “啊?”阿呆和木槿慌忙捂住自己的嘴。



    阿痴却以为他说反话,越发迷糊。



    “阿呆,木槿,你们两个,居然敢诅咒朕的王妃再不回来,真是大逆不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从明儿起,凌云峰的茅房,就由你们两个负责打扫!”龙天语坏脾气的挥手,“快滚快滚!朕再不想看到你们!”



    “那属下呢?”阿痴眼巴巴的看着他。



    “阿痴是老实人,又会说吉祥话,朕自然是要赏的!嗯,就让阿呆给你端洗脚水怎么样?朕知道的,他惯常欺负你!”龙天语说。



    “啊?”阿痴喜形于色,“回主子,这自然是极好的!”



    “好了,都散了吧!”龙天语飘然返回,剩下阿呆和木槿欲哭无泪,阿痴抱臂,得意大笑。



    数千里之外,帝都皇宫。



    原本大气典雅的大殿,现在完全变了一幅模样。



    墙壁上,昔日悬挂着的梅兰竹菊,现在变成了清一色的美女图,或妖冶,或妩媚,或清纯,或魅惑,美色繁多,各有千秋。



    只是美女图倒也无伤大雅,只是,画上的美人无一不穿得又轻又薄又透,以各种露骨的姿势凝望着每一个走进这座大殿的人,定力不好的男子立时两眼发直,娇怯害羞的女子压根就不敢抬头直视。



    而地上铺着的,是腥红的地毯,地毯上摆着的桌椅家具,却是深深浅浅的绿。



    这样浓烈鲜艳的色彩搭配,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一眼望过去,已觉眼花缭乱,光影流离,只是,这诡异的色调,比起美人塌的龙天若,却又算不得什么了。



    自封为天邪帝的龙天若,此时确实又逆天又邪气,一袭大红绣金龙袍披挂在身,映得他那张脸愈发白皙,他五官本就生得极美,此时又刻意妆饰,着红袍,敷朱粉,红唇微咧,那股子妖冶入骨,把他身边环绕的莺莺燕燕们衬得如土如泥。



    他似一朵罂粟花,招摇在红花绿草中央,张狂,邪妄,诡异。



    沈千梦立在一旁看了又看,嘴角浮起不明意味的笑容。



    只有她自己知道,那笑容,意味着嘲讽和厌恶。



    同样的一张脸,生在龙天语的身上,令她疯狂迷恋,如痴如醉,欲罢不能,可生在天邪帝身上,却令她的胃液翻滚,忍不住想要呕吐出来……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