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38章:什么游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人都说,相由心生,可见确实是不假的,此时此刻,她相信,换了任何人,都不会把眼前这个男人误认为龙天语,那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泾渭分明,如黑色和白色,如娼妓和少女,那种浸淫到骨子里的品性,通过这张脸完美的表现了出来,具有极高的辨识度。



    与眼前这个龙天若相比,龙天语曾扮过的那个龙天若简直假到不能再假,她想到那时看到的龙天若,再怎么放浪形骸,再怎么狷狂放荡,可那双眼睛,却一直是清澈如泉的,不似面前的这个男子,他的眼睛里埋藏了太多的东西,如一眼长满青苔的废井,浑浊,肮脏,泛着混沌的暗绿色光芒,令人作呕。



    可这样一个人,居然也可以扮成龙天语,把龙天语身边的人骗得团团转,那些人,真是刀蠢到不能再蠢。



    当然,她自己也够蠢够笨,当初因为有龙天语在,便丝毫不曾怀疑过龙天若的身份,而阿呆那些人,是以为真正的龙天若早就死了,才会一点也不怀疑,这才让他钻了这个大空子。



    不过,如果他不钻这个空子,不取代龙天语,她只怕还在昭狱里生受,哪能如现在般自由?



    说到底,她得感谢这个男人,而不该对他充满鄙视,她更应该恨的男人,是龙天语,是那个她迷恋如斯却对她不屑一顾的铁石心肠的狠心男人!



    她抹了把脸,飞快的调整了自己的面部表情,换上谦卑谄媚的笑容。



    “皇上!”她小心翼翼叫。



    “嗯?”天邪帝扒开身旁的莺莺燕燕,探头瞧了她一眼,忽尔招手笑道:“原来是弟妹啊,快来,到朕的跟前来!”



    弟妹?



    沈千梦苦笑,不过,她承认,她还蛮喜欢这个称呼的。



    她乖顺的走了过去,在天邪帝身边跪下来,天邪帝一把将她搀起,邪笑道:“弟妹,咱们来玩一个游戏怎么样?”



    “什么游戏?”沈千梦问。



    “刺激!”天邪帝盯住她,“弟妹睡到大哥的床上,曲意逢迎,想一想就够刺激够有趣,对吧?”



    沈千梦哭笑不得:“皇上快别开奴婢的玩笑了!奴婢如今比那八十老妇的模样也强不了多少,怎堪入皇上的眼?”



    天邪帝上下打量了她一下,突然拍床大笑:“你这形容太恰当了!你这模样,果然让人不敢恭维,朕这般不挑的人,都觉得倒胃口!”



    沈千梦本就为容貌的变化耿耿于怀,内心很受伤,被他在伤口上洒了把盐,越发觉得那颗心酸痛难受,但既要利用他,自然得任他嘲弄,当即强颜笑道:“是奴婢不对,污了皇上的眼,不过,奴婢今儿来,是来给皇上报喜的!”



    “报喜?喜从何来?”天邪帝皱眉,“爷的兵马被夺了一多半,爷这天邪王朝,还不定能撑到何时呢!不过,爷无所谓,爷高兴一会儿是一会,哈哈,今朝有酒有朝醉,爷能得一时翻身,也是畅快至极啊!”



    “可皇上不想永远把自己不喜欢的人踩在脚底下吗?”沈千梦问。



    “想!当然想!”天邪帝斜着眼觑她,“你有什么好消息?快讲!”



    “刚刚有密探来报,说皇上的女人,正在凌云峰大展身手呢!”沈千梦掩唇笑,“如今初见功效,凌云峰上的男人,好像都被她迷倒了,全都帮着她欺负沈千寻呢!”



    “这算哪门子好消息?”天邪帝突然拧眉大叫,边叫边跳脚,“这贱人!朕那般对她,她不屑一顾,任凭爷怎么打她骂她,死不改口,一见到龙天语,那贱骨头就痒得要命!为了他,她什么脏招儿都使得出来!不定又被多少人睡了!这贱人……”



    他似气得乱了魂,逮到一个侍妾,没头没脑的乱打一顿,其余侍妾吓得花容失色,四散而逃,那被他逮到的却十分倒霉,被揍得鼻青脸肿,满脸鲜血,像扔破抹布一般掷到了一旁。



    沈千梦也被吓着了。



    都说这位天邪帝喜怒无常,她初时还不肯信,总以为能想出这么周密计划又有那么好的耐心蛰伏的人,不会是一介冲动的莽夫,可现下却不得不信了,这位爷好像压根就有听出她话里的重点好不好?



    “滚!都给朕滚出去!”天邪帝暴跳如雷,伸腿又向沈千梦踹去,嘴里兀自骂骂咧咧,“你这贱人,在嘲笑朕吗?嘲笑朕得不到那个贱女人的心?”



    沈千梦被他踹得胸口又闷又痛,喉间一股甜腥上涌,她强行压住,急急叫:“皇上!皇上,奴婢哪敢嘲笑您?奴婢是想说,有柳蔓在凌云峰,以沈千寻的清高孤傲,绝不是她的对手,早晚会愤而离开凌云峰,她一离开,我们岂不是就有机可乘?抓到了沈千寻,还怕龙天语不就范吗?”



    天邪帝狂躁的脚底板,在离沈千梦脸部一指宽的半空中停住了。



    下一瞬,他脸上的表情也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由勃然大怒,迅速变成笑意盈盈,他伸出手来,轻拍沈千梦的肩,嘎嘎笑道:“弟妹所言极是!朕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呢?这是不是说明,你比朕聪明呢?”



    沈千梦抹着冷汗,笑得面部肌肉都在狂抽,她干笑回:“皇上说这话,岂不是折煞奴婢了?皇上最先想到的是感情,这正说明皇上是至真至性之人啊!世间男子,多蝇蝇苟苟,哪像皇上这般情深意重?”



    “弟妹是朕的知已啊!”天邪帝仰天长叹,“朕对蔓公主的一番痴情,天可怜见,等朕灭了那呆瓜死小子,再把她接到皇宫!朕要让她知道,朕,就是比那呆头鹅强!”



    “只要抓到沈千寻,请回蔓公主,还不是太轻松不过!”沈千梦暗松一口气,谄笑着回道。



    天邪帝心满意足的笑,嘴里兀自低喃:“阿蔓,阿蔓,一别数日,你可记起朕的好?”



    “她不爱你,永远也不会记得你的好!”一道高亢尖利的声音陡然飘了进来,倏忽间,一条亮紫色人影唰地冲了进来,却是苏紫嫣。



    她恶狠狠的瞪了沈千梦一眼,对天邪帝道:“若哥哥,这都几年了?你的梦还是不肯醒吗?她不爱你!她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你!她喜欢的人,一直是龙天语!”



    “朕不是你的若哥哥!”天邪帝面色陡转阴冷,“朕告诉过你,不要再跟朕提那个若字!”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