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42章:是你们逼朕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不要!龙天若,不!天邪帝,皇上,求你,不要!”太后终于难敌内心的极度恐慌,俯下头颅苦求不已,天邪帝的脚扬起来,踩在她的肩上。



    “当年,朕也这么求过你,朕一个孩子,头磕在地上,鲜血直流,您还记得,您当时是怎么做的吗?”天邪帝残忍一笑,用力将她脆弱的头颅恶狠狠的压了下去。



    “您当时就是这么做的!”天邪帝咬牙切齿的瞧着她,“你们这些人欠朕的债,从现在起,朕要一笔一笔数倍讨回来!来人,请祖母大人鬼屋!”



    侍卫们面无表情的架起太后,将她一路拖行至皇宫某处僻静宅院,打开其中一个房间,把她扔了进去,里面很快传来太后惨绝人寰的叫声,天邪帝笑得愈发快活,他对着里头狂笑:“老东西,被饥饿的老鼠啃啮的滋味,可好?”



    但太后再没发出任何声音,想是被吓晕了过去,天邪帝晃晃脑袋,问:“昭狱里的那几位,可押过来了?”



    “押来了!”侍卫回,“早就在暖阁候着呢!有几位大人已吓得尿了裤子,搞得里面臊烘烘的,实在是难闻。”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天邪帝冷笑,“欺负别人时,一个比一个英雄,这会儿倒装起怂了,朕还真是瞧不起他们!嗯,让朕好好想一想,这几个人怕什么,又要怎么玩他们!”



    他回到自己的寝殿,不多时又踢踢踏踏的走出来,大红的龙袍在身上斜斜的挂着,袒胸露乳,他也浑不在意,晃晃悠悠的往关着“玩物”的暖阁而去,那些人一见到他,全都吓得缩成了一团,跪地求饶不止。



    “不要这样嘛!”天邪帝一幅痛心疾首状,“朕又不是什么大恶人!朕也是被逼无奈的!朕想这么对你们吗?不想的!是你们逼朕的!你说,你们欠朕那么多债,朕若是不讨,人家会说,朕白做个皇帝了,一点霸气都没有!再说了,只是还债而已,你们应该感觉很轻松才对啊!”



    他笑眯眯的走到那些痛哭流涕的人当中,挨个拍他们的肩,笑嘻嘻道:“放轻松,千万要放轻松!出来混,早晚要还的嘛!心态千万要放端正!”



    被他轻拍了这几下,那群人愈发害怕,一个个丑态百出,天邪帝似是十分嫌弃,不断摇头:“真怂,没种!你们好歹也是朝廷一品两品的大员,有的还是欺负朕长大的,有点英雄气概好不好?唉,看到你们这样,朕心里也不好受哇,朕想到朕的小时候……”



    他吸了吸鼻子,声音陡然变得哽咽,眸中泪光盈盈,“朕的小时候,那真是比黄连还苦!你们给朕吃黄连,朕这会儿喂你们吃颗臭榴莲而已,有什么不能承受的?啊?”



    他陡然间又愤怒起来,他的身上仿佛装了一个开关,可以即时控制着他的情绪,喜怒哀乐的转换,不需要任何过渡,他站在原地,尖声大叫:“把这些王八蛋押出去,按上次的玩法,统统把他们玩一遍!玩到朕满意为止!”



    贴身的侍卫们不怀好意的笑起来,这种事做惯了,显是轻车熟路,很快,那些人便去了他们该去的地方,去承担受虐的命运,天邪帝踢踢踏踏的走回美人塌,慵懒的斜倚在靠垫上,他的眉眼低垂下来,长长的睫毛盖住诡秘的双眸,他再没有发出一点声息,但睫毛却一点点的变得濡湿。



    “嫣儿!嫣儿!”他像个无助的孩子一样,在那里悲凉又委曲的叫唤,连叫了数声,苏紫嫣慢吞吞的从某个方向拐出来,红着眼睛回:“刚才不还说我神经病,这会儿又叫我做什么?”



    天邪帝不说话,伸手扯过她,将头钻入她怀里,双肩微颤,竟似在哭,苏紫嫣无声的将他揽入怀中,轻轻抚摸着他的头,两人谁都没有再说话,大殿陷入一片寂静。



    “皇上,好消息!好消息!”



    苏紫嫣正享受着这难得的安宁与静谧,一声兴奋的高呼和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了她的小幸福,她转头,看见天邪帝的心腹之将何征满面红光的冲了进来。



    “什么好消息?”天邪帝从苏紫嫣的怀里抬起头来。



    “抓到了!抓到了皇上!”何征喜不自胜。



    “什么抓到了皇上?怎么说话呢?”苏紫嫣没好气的训斥。



    “苏姑娘勿怪!”何征讪笑道:“实是小的太过惊喜!小的是想说,抓到沈千寻了!”



    “此话当真?”天邪帝登时一脸兴奋,“在哪儿抓到的?是谁抓到的?”



    “千真万确!”何征激动道,“如意酒楼的钟无仇!说起来也是误打误撞,有人差一个孩子往酒楼送了一封信,信里有沈千寻他们的下落,钟大人还以为是有人要逗他玩呢,当时还不肯相信,但见那信里说得有鼻子有眼的,就亲自带人赶了去,皇上,您猜怎么着?”



    苏紫嫣在旁凉凉的回了一句:“还能怎么着?抓到人了呗!”



    “苏姑娘,你说的轻巧!那沈千寻是何等样人?精明强悍,又有龙天锦那个高手在旁,钟大人手底下那些人,可没一个能比得上他们!”何征绘声绘色道,“但钟大人也是个老江湖了,他是开酒楼的出身,沈千寻他们又在龙宛边境的一处小酒馆落脚,于是……”



    “于是,他就偷偷的在酒里下了迷药,把他们迷翻了!”苏紫嫣打断他,“是不是这样?”



    何征笑:“这说嘛,自然一句话就说完了,可当时那情形紧张得不得了!”



    “说得跟你亲眼所见似的!”苏紫嫣冷哼,“那位钟大人怕是又拿银子封你的口了吧?他呢,也就只会用些下三滥的招数!”



    “管他是上三滥,还是下三滥,只要能抓到人,就是大大的功臣!朕要重赏你们!”天邪帝心情大好,当即封官论赏,“嗯,钟无仇赏黄金五百两,命他火速将人犯押往帝都,若此番能利用沈千寻灭掉那只呆瓜,朕就让他做天邪王朝的宰相!”“何征,你报信有功,赏黄金五十两,嗯,以后就在御前行走吧!”



    “谢皇上!”何征大喜,跪下谢恩,忽尔又说:“皇上,从龙潜城至帝都路途遥远,若是押运过来,恐会生变,属下有一个主意,不知当讲不当讲!”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