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43章:天邪帝的诡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讲就是了!”天邪帝瞧着他,“在爷这儿,还摆弄那些文绉绉的词儿做什么?”



    “属下想,与其将其押解进京,不如将他们困在龙潜城……”何征话一出口,苏紫嫣已在一旁冷笑,“困在龙潜城?拿什么困?龙潜城可是龙天语的地盘!就凭钟无仇酒楼里的大厨跟伙计吗?”



    何征急辨:“那自然不是了!龙潜城是龙天语的地盘,可是,距龙潜城数百里的梅城,现在可全是皇上的人!那一带地接南昭国,驻军亦有数万,现下兵权可还牢牢的掌控在皇上手中呢!皇上夺位之初,副将赵毅就杀了原来的大将军孙益明,这数万大军,现在可全是听他的号令!他是谁?他可是皇上的心腹之将!若无那道屏障,你以为龙天语为什么还要窝在凌云峰,老早就打过来了!”



    “说的不错!”天邪帝点头,“那赵毅的命,还是朕救下的,他对朕再忠心不过了!”



    “所以,属下是想,藉着沈千寻,在龙潜城设下天罗地网,将数万兵力密派至龙潜城周围,再差一人前去凌云峰报信,让他们知道沈千寻被捉,就押在龙潜城,龙天语可是个痴情种子,听到心爱女人被抓,那是不顾一切都要来救的,到时候,我们就来瓮中捉鳖,只要龙天语一死,群龙无首,这天下自然就是皇上您的了!”何征说完,得意大笑。



    “瞧你!”苏紫嫣冷笑,“把龙天语说的像个傻瓜似的!他有那么笨吗?你派人去送信,不就摆明了要设什么阴谋诡计?他可没那么容易上当!你别忘了,上次龙宛边境的那数万驻军,可是让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拿下了,这一回又把仅余的兵力往上送,别再给人一口吞了!”



    “这……苏姑娘,你怎么老是挤兑属下呢?”何征苦着脸道:“这不是长敌人志气,灭自家威风!上次的事,是因为大宛突然来犯,弄得我们措手不及,这才被他们钻了空子,这一回,可没这么便宜,这个当啊,他不上也得上!”



    “他说得不错!”天邪帝亦是一脸得意,“沈千寻便是那呆瓜的软肋,这个当,他不上也得上!嫣儿,男人们谈事,你老在旁边掺合什么?还不快给爷麻利的滚开!”



    苏紫嫣忿忿的看了他一眼,顿足道:“别以为我不知你心里想什么,你就一心想着那贱人呢!”



    她说完恨恨的去了,天邪帝咧嘴笑:“这贱人!又犯神经病!哪有那么多贱人配让朕记挂着?懒得跟女人计较!”



    他忽又转向何征,道:“妇人之见虽然不可取,但也不是全无道理,这个送信的人很重要,你想好用谁了吗?”



    “皇上这么说,心中自然是已经有了决定吧?”何征一脸谄媚的回,“属下觉得,从咱们关押的那些玩物中找一个出来送信,才最稳妥不过!”



    天邪帝咧嘴笑:“你还真是个机灵鬼儿!朕记得梅城的监狱里头,关着一个叫八妹的贱人,跟沈千寻的关系再好不过……”



    “是!”何征答,“她说的话,龙天语自然是笃信的,当然,如果她是因为我们的大意,自个儿翻墙逃出去的,然后又因为我们的大意,让她无意中得到了这个消息,再跑到凌云峰报信,那么,一切都愈发稳妥了!”



    “妙极!”天邪帝伸手在何征肩头拍了拍,“你这番话,甚合朕意!还不快马加鞭,麻利的去办!哦,记得,别忘了给那贱人也备一只快马,这样,她好跑得更快一些!”



    “属下遵命!”何征得意大笑,转身退下。



    龙潜城,如意酒楼后院。



    阴暗的地窖里,一股子烂咸菜的味儿,呛得沈千寻接连打了几个喷嚏。



    龙天锦担心的问:“千寻,你没事吧?”



    “没事。”沈千寻摇头,“就是这里好臭!”



    “这里不见天日的,自然是又潮又臭!”三公子抬头看了一眼,实际上,在这种鬼地方,什么也看不到,到处一片漆黑,连一丝丝的亮光也见不着,真正是伸手不见五指,三人呼吸相闻,却压根看不清对方的容貌。



    龙天锦懊悔道:“早知如此,我就不该撺掇着你离开凌云峰,现下落到这种境地,可如何是好?”



    沈千寻笑:“是我自己要离开的,又关你什么事?你不要在那里胡乱自责了!咱们还是想一想,怎么逃出这鬼地方吧!”



    三公子长叹一声:“我们还能逃出去吗?寻丫头,你老舅我浑身上下酸溜溜的,别说爬出这地窖,就是拿只饭碗都难啊!”



    “你拿什么作比不好?非要拿饭碗?”龙天锦的肚子咕咕的叫起来,他有气无力的抚着肚皮,嘴里念叨着:“凭良心讲,那家的牛肉汤炖得真是美味,可惜,只吃了两口就晕了过去,这该死的贼秃,干嘛放那么重的量?少放一点,让我将就着把那碗牛肉汤喝完会死吗?这会儿饿得前胸贴后背的,好生难受!”



    沈千寻撇嘴:“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两位怎么竟想着吃啊?你们就不怕,陷害我们的人,拿我们去做肉汤?”



    “要做汤也是拿龙老五来炖,他膀大腰圆的,肉比较筋道!”三公子呵呵笑。



    “我是小鲜肉,只适合爆炒,炖汤的话,还是你更合适一点,你老嘛,又瘦,可以做老母鸡汤,也可做排骨汤,再好不过!”龙天锦打着呵欠回。



    沈千寻哑然失笑,沦落到这个地步,这两人还有心情说笑,也算是奇人了,不过,话说回来,沦落到这个地步,如鱼落浅滩,虎落平阳,还能怎么着?她浑身也是乏力的很,被困于这方寸之地,确实是一点招也没有,愁眉苦脸的待着,只怕还没等人来提,自个儿先郁闷死了,听这两人插科打诨也好。



    他们三人俱是数次从生死线上摸爬滚打过来,此番落难,虽不能说全然无惧,但却也并不特别放在心上,走一步看一步,车到山前必有路,桥到船头自然直。



    沈千寻舒展了一下身体,力图坐得更舒服些,听三公子在那边唠叨:“寻丫头,你说,咱们这是不是该叫阴沟里翻了船啊?你老舅我行走江湖那么多年,居然被一菜馆老板给放倒了,这也太丢面子了!”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