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46章:九死一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阿呆被阿痴这番长篇大论噎得半天没喘过来气,他的眼睛瞪了又瞪,嘴唇蠕动着,好几次想插嘴居然都没插进去,直憋得直翻白眼,好不容易等阿痴说完,这才嚷嚷起来:“喂,你这臭小子!哪来那么多话?一口气说那么多,不怕自己被话憋死吗?”



    “不怕!”阿痴很实诚的摇头,“头一回说那么多话,我觉得很爽!”



    “爽你个大头鬼啊!”阿呆对着他的脑袋狂敲,“被你这么一说,好像我阿呆是没有见识的下里巴人似的!我当然知道沈千寻是大女人,我只是心疼主子,主子被她虐惨了,你这个臭家伙到底知不知道?”



    “是为主子吗?”阿痴摇头,若有所思的说:“我是真痴,说来从来不会拐弯抹角,可是,你却是假呆呢!你到底为了什么,怕是只有你自己心里明白!”



    “喂!”阿呆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跳了起来,他气急败坏叫:“死阿痴,你不要听木槿那浑小子胡说,在我阿呆眼里,主子永远是第一位!我才没有那么没出息呢,在我眼里,再美的美人,也不过是红粉骷髅罢了!”



    “红粉骷髅?”阿痴傻呵呵笑,“这个称呼倒新鲜!可是,没准你有恋尸狂,就喜欢骷髅呢!”



    阿呆气得一蹦三尺高,追着阿痴便要打,阿痴飞快飘移开来,两人正闹得不开可交,忽见木槿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大叫:“主子呢?快!快带我去见他!出大事了!”



    “出什么事了?”阿呆和阿痴齐声问。



    木槿面色急惶,大吼道:“没空跟你们俩费嘴!”



    他四处望了一眼,正好看到龙天语望了过来,便急慌慌的奔过去,身后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子也飞快随上,被阿呆伸手拦住:“喂,你是什么人?怎么看着……”



    他说到一半,忽地大叫:“八妹?”



    被关押数月的八妹,已然瘦得不成人形,身上更是脏得不成样子,她对着阿呆和阿痴使劲点头:“是我!我是八妹!”



    “你从哪儿冒出来的?”阿痴急急问。



    八妹苦笑:“从龙天若的监狱里逃出来的,算得上九死一生!我不跟你们说了,我有重要的事,要向皇上禀报!”



    她飞快的窜过去,那边木槿已赶到龙天语面前,慌慌叫:“主子,王妃被龙天若抓了!”



    “什么?”龙天语大惊,手里的泥铲当地一声落在地上,他急促问:“你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千寻……千寻那般精明警觉,怎会落入龙天若之手?”



    “具体情形,属下也不清楚!”木槿看向八妹,说:“你来说给主子听吧!”



    “八妹?”龙天语愈发迷糊,八妹突地跪下,伏地痛哭,木槿急道:“你别光顾着哭啊!快把事情的经过讲给皇上听!”



    八妹止住哭声,哀哀回道:“当初皇上夺得天下,打开昭狱,救了我的亲人,我了无牵挂后,便私下去寻主子姐的下落,听说她曾在梅城出现,我便在那一带寻找,希冀能找到她,好生的赎我的罪!谁承想莫名便被人抓了起来,投进了大牢,到后来才知道,原来外头已经变了天,真正的龙天若出现了。”



    “我在牢里关了两三个月,一直在想办法逃,只是未得如愿,直到前儿晚上,看守我的牢头喝多了酒,跟狱卒闲聊,我才从他们的话中,知道皇上在凌云峰的事,后来更从他们的口中,得知主子姐竟然被抓了起来!”



    “她被关在哪里了?”龙天语一脸焦灼。



    八妹茫然摇头:“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听他们话里的意思,应该还在龙潜城的某个地方,说是准备秘密运往帝都呢!”



    “运往帝都?”阿呆紧张的叫,“主子,若是真运到了帝都,落在那沈千梦的手里,王妃可是生不如死啊!”



    “这个还用你废话吗?”木槿没好气的说,“主子已经够心焦了,你不要再火上浇油!”



    阿呆轻咳一声,不再吭声,龙天语面色阴沉,只是不说话,不知在想什么,半晌,突又问:“八妹,他们有没有说到,千寻他们是被谁抓到的?”



    “他们老是在说一个叫钟无仇的人!还说他此番交了好运,想来便是那人抓住了,哦,对了,他好像是龙潜城里的一个酒楼掌柜!”八妹答,“他们把那钟无仇夸得跟朵花似的,说他艺高人胆大,只一碗牛肉汤,就把仨人给放倒了!”



    “一碗牛肉汤?”阿痴啐了一口,“这下三滥的招数,他们还真敢用!主子,我们去救王妃吧!现在就去!龙潜城现在还在我们的掌控之中,若是押到了帝都,可就鞭长莫及了!”



    龙天语看了他一眼,突然转向八妹,问:“八妹,你这次逃亡,还算顺利吧?”



    八妹点头:“运气还算不错!那帮家伙,很少会喝得这么烂醉!”



    “那发现你逃了之后,他们没有派人追你吗?”龙天语又问。



    “追了!当然追了!”八妹捂着胸口,心有余悸的回:“差一点小命就没了!我两只脚丫子,便是有天大的本事,也跑不过他们的马啊,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我混乱中摸到一处驿站,发现那里竟然有匹马,这才侥幸逃了回来!”



    “马在哪儿?”龙天语又问。



    “马?”八妹的思绪有点跟不上,她不太明白龙天语为什么要问她这些,她犹疑着指了指山下,说:“凌云身太陡,马我拴在山下了!”



    龙天语“哦”了一声,突然道:“磕睡了,便有人送枕头,八妹,你的逃亡之路,算得上顺水又顺风啊!”



    八妹这会总算听出点味儿来了,她涨红了脸大叫:“皇上,您总不至于怀疑我投降了龙天若,跑回来是做卧底的吧?我没有那么坏的!我当初会那样,也是被逼无奈!我八妹不是那种贪生怕死的人!”



    “不!你不是卧底!”龙天语沉声道:“你只是一颗被人利用的棋子!”



    “棋子?”八妹如遭雷劈,忿忿然争辩,“我不是什么棋子!我历尽千辛万苦跑回来,这一路风餐露宿,到现在滴水未进,就是怕耽误了救主子姐,您怎么这样说我,这样怀疑我呢?”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