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48章:涉险,有点过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们人多势众,又因东方敬等人的缘故,对沈千寻多有腹诽,因此全都不肯相救,东方敬大声道:“并非我们见死不救,实是没有办法救!皇上也说了,这是一个圈套!我们如今蜗居于这凌云峰身上,更要保存实力,此时若贸然而动,被那邪贼钻了空子,以致元气大伤,十余年心血尽付流水,怎么对得起死去的弟兄?”



    五毒不屑道:“东方老头儿,瞧你这话说得,冠冕堂皇的,是,你说得都对,可是,有一个最重要的环节,你忽略了,那就是,我们在座的所有人,包括你自己,还有皇上,我们的命是谁救的?是沈千寻!如果没有沈千寻,大家被狗似的锁在天坑的笼子里,不定怎么死呢!哪还能站在这里喘气儿,说那些义正辞严的话?”



    “正是!”姜博容正色道:“人活在世上,知恩要图报,沈千寻为救人,孤身犯险,一个柔弱女子,这需要多大的胆量和气魄,她能救我们于危难之中,现如今她落入险境,我们莫非要见死不救吗?这岂不是忘恩负义?”



    这话一出,众人中有大半哑了壳,东方敬亦是哑口无言,那边柳兴轻叹道:“姜将军,若非形势逼人,我们又怎是那见不救之人?我们更不是贪生怕死之辈!可是,龙宇王朝成立不易,这么多年,煞费苦心,到头来,却被那邪贼捡了个大便宜!好不容易扳回平局,此一救,有可能再次回到之前的被动局面,更有可能全军覆灭,若那邪帝当政,这大好河山,只怕很快就是满目疮痍了!”



    姜博容沉默,他也知东方敬说的并不是全无道理,从大局上来看,若是为一个沈千寻这般涉险,确实有点过了,可若从个人情感上来说,却又是非救不可。



    他长叹一声,道:“我们这些人,在这里议论纷纷,也不起什么作用!真正的决定权在皇上那里,我们还是不要再争了,在这里等皇上做决定吧!”



    “皇上来了!”柳兴突然大叫,众人一齐扭头看去,果见龙天语缓缓走了过来,他走得极慢,每迈一步,似乎都极为艰难,好像负着千斤的重担一般,他的面色十分难看,有一种逼仄的痛苦和沧凉。



    “皇上,王妃的事,不知皇上如何示下!”众人一起围了上去。



    龙天语抬眼看着他们,黑眸中满是鲜红的血丝,他就这么看着他们,好半天没有说话,众人本来一片沸腾的,此时却全都安静下来,只屏息静气的盯着他看,支着耳朵等着他说话。



    龙天语的嘴唇蠕动着,却什么也没说,姜博容和五毒碧萝碧英等人突地跪倒,齐声道:“求皇上救救王妃!”



    “皇上,不可啊!”东方敬等人亦跪了下来,悲痛高呼:“龙宇基业为重啊,皇上!”



    龙天语仰头看天,嘴唇轻颤,仍是未发出一丁点声音,这时,忽听一个柔婉真诚的声音响起来:“皇上,奴婢救您出兵,救救王妃吧!”



    “蔓公主?”东方敬等人惊呼一声看向柳蔓,齐声道:“蔓公主,你竟要为沈千寻说话吗?”



    “王妃是奴婢的救命恩人啊!”柳蔓热泪盈眶,“虽然中间有些误会,可是,都是女人,奴婢明白王妃的心思,女人都是有小心眼的,王妃虽是大女人,可也同样是女人!她救奴婢于危难之中,我自当作牛作马来报,被她骂上几句,打上几下,又算得了什么呢?各位大人,王妃是龙宇王朝的一份子,将来便是国母,国母落入贼人之手,岂能不救?若是遭那贼人凌辱,龙宇王朝岂不是脸面丢尽?连自家人都护不了,又拿什么去护估天下苍生?求皇上,发兵救王妃吧!”



    她说完,泪珠纷落,一个劲叩头,直叩得额头鲜血淋漓,仍不肯停止,阿呆忙上前阻止她:“蔓公主,不必再磕了,万一磕坏脑袋就麻烦了!”



    “东方老头儿!看到没?连一个小女子都知道感恩图报,你们就要那么怂好不好?”五毒大叫,“我老婆子不懂什么大道理,只知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不用说这救命之恩了!”



    东方敬等人老泪纵横,颤声道:“我等岂是忘恩负义之辈?只是从大局考虑,这个人,实在救不得啊皇上,请皇上三思啊!”



    “可这一战,在所难免,不是吗?”龙天语终于凝重开口,“无论沈千寻有没有落入龙天若之手,我们与他们的天邪王朝,终归要有这一场血战!不然,我们如何杀回帝都,重建龙宇王朝!”



    “可是……”东方敬还想再说什么,身边的岳伦捣了他一下,他立时惊觉,龙宇帝已将话说到这份上了,这说明他决心已定,自己确实不宜再固执已见了。



    他艰难的将嘴里的话咽回了肚中。



    他本来想说,这一战确实在所难免,可是,再隔些时日,待到该作的功夫做足了,将军队中那些重要将领的家小平安转移,策反便可完成,到时或许不费一兵一卒,便可成功瓦解这只军队的斗志,已方无损伤,又可尽得人心,岂非一举两得?



    可现在,一切都不来不及了!



    他长叹一声高呼:“皇上所言极是!老臣等愿同众将士一起,全力营救王妃归来!”



    龙天语喉间微哽,他前跨一步,将东方敬等人搀起,艰涩道:“朕知道,委曲你们了!”



    “臣等誓死追随皇上,便算马革裹尸还,亦无怨无悔!”岳伦怆然悲呼,众人轰然而应,龙天语轻舒一口气,将胸中那股酸涩负疚之气吞咽下去,黑眸中的雾气渐散,只余冷冽和坚定。



    “阿呆,请各位大人,去安然厅议事!”龙天语沉静开口。



    “是!”阿呆转向众人:“各位大人,请!”



    明知是圈套也要钻,可是,怎么个钻法,却还是要认真商讨的,就算要损兵折将,也要有章法有计划的损,力图把损失降到最小,就算不能,也要重创对手,让他们同样讨不到半分便宜!



    柳蔓再次自告奋勇,要去西柳国搬救兵,众人对此次之战,也是心里没底,听到她的话,都有些心思浮动,如果西柳国真肯出兵相帮,那么,他们的胜算无疑大了很多。



    但龙天语却仍是断然摇头。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