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49章:女屠夫就是胆子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本国之事,怎可贸然让他人插手?”为打消众人的绮念,他直白道:“我们与西柳久不来往,西柳是什么样的情形,我们一点儿都不了解,蔓公主便算去往西柳,也未必能搬来救兵,再者,若是遇到那居心叵测之人,要趁国势动荡,分一杯羹,我们岂不是引狼入室,愈发被动?”



    柳蔓涨红了脸,急辨道:“皇上,奴婢的父王,不是那种人!”



    “蔓公主,你一心为朕好,朕甚是感激,只是,你被关日久,朕欲送你回西柳,你都战战兢兢,究其因,也不过是害怕物是人非,你的父王也是不是之前的那个父王,已经很难说了,但人人都知道,现今的西柳,柔妃当道!柔妃是什么人,你知,我知,大家都心知肚明,不是吗?”龙天语淡淡回道。



    众人不自觉点头,当即便弃了这念想,只一心一意讨论出兵之事,柳蔓垂下眼敛,无声的退出了议事厅。



    她去了凌云峰峰顶。



    那里是沈千寻在时,惯常待着的地方,她特别喜欢躺在那只巨石上看风景,柳蔓尝试着爬上那块巨石,然而,人未上到一半,一扭头看到深幽的谷底,只觉得心肝胆一起颤,忙狼狈不堪的爬了下来。



    “女屠夫就是胆子大!”她自顾自咕哝着,想到那天被她生生摔断手臂的痛,心头更觉毛骨悚然,忙不迭的往后退了又退,生恐不一留神被风吹下去。



    她连退数步,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后面有人伸手扶了一把,她转头,却是黑四。



    “主子小心些!”黑四在她腰间掐了一把,目光似某种浓稠的粘液般又腥又臭,他涎笑道:“主子这般妙人儿,娇弱不堪,这里的风又那么大,小心给风吹下去!”



    “你怎么又来了?”柳蔓强压内心的厌恶,低低道:“这种非常时候,如非必要,大家还是不要见面的好!”



    “小的知道!”黑四低低道,“小的一向都谨慎着呢!只是小的有一事不明,想请教主子!”



    “什么事?”柳蔓略有些不耐烦的问。



    “主子让我们把沈千寻的消息透露给钟天仇,就是想置她于死地,怎么刚刚在众人面前,又要替那沈千寻说话,求皇上去救她呢?”黑四不解的问。



    “你是猪脑子啊!”柳蔓没好气的回,“就算我不替她说话,他也一定会去救她的,既如此,我又何必逆他的心意?自从沈千寻走后,他何曾正眼瞧过我?那女人在时,他顾念着旧日之情,倒还跟我有说有笑,她一走,他索性把我赶得远远的!我便是天大的本事,见不着他的面,也是使不出来的!”



    “也是!”黑四连连点头,“说起来,倒是小的这脑子不转圈了!只是,此番去救人,不定会出什么事呢!万一他倒了台,主子,你打算怎么办啊?难不成,跟着他,吃牢饭,下地狱?依然看,莫不如干脆投奔龙天若算了,他待你……”



    “住口!休要再跟我提那个无耻恶心的东西!”柳蔓斩钉截铁道:“我看中的云王殿下,绝不会败给那个无赖泼皮的!当然,便算他败了,我也要跟着他,他生,我生,他死,我死,这一辈子,生死相随,永不分离!”



    “主子?”黑四被她吓到了,“主子,您还是您吗?”



    “你以为我是什么样?”柳蔓激愤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委身于你们弟兄两个,我便是那人尽可夫的女人吗?你们错了!我柳蔓的身子,只由我自已作主,我若是不想给,谁若敢强要了去,我这辈子都跟他没完!就似那恶心的东西,强占了我,任他怎样威逼利诱,也休想要我对他屈服!”



    她转向黑四,冷冷道:“至于你们两个,我只是感念你们对我的照应,这才委身于你们!我柳蔓身无所长,又是被囚禁之人,也只有以身子还情,你们想要的,已经得到了,其他的,也不要再痴心妄想!若觉得跟着我,享不到荣华富贵,现在可自行离去,不必再跟我提那恶心的杂碎!”



    “小的知错了!”黑四慌慌跪倒表忠心,“蔓公主尊贵美丽,在小的心里,便如那天人一般,能得天人一次眷顾,小的已经心满意足,愿终生为主子驱使奴役,再不敢有非份之想,求主子不要赶小的走!就让小的默默的陪在主子身边,为主子做事吧!”



    柳蔓冷哼了一声,略略平复了情绪,轻叹道:“说起来,这事怪我!我早该想到,以龙天若的个性,抓到沈千寻之后,定会以此相要挟,可当时我却没想那么多,只想要沈千寻快点死掉,反而让事情越搞越糟!早知如此,我还不如就放她远走好了!”



    “主子当初应该让我们兄弟两个出手,寻个机会把那沈千寻宰喽,也就清净了!”黑四谄媚道。



    “就凭你们,若是宰得了她,我又何必假手于人?”柳蔓冷哼,“你们两个,功夫太差,连那个三公子都对付不过,更不用说沈千寻和龙天锦了!”



    “主子也不能这么说,那钟天仇的功夫,也不比我们哥俩强!”黑四被讥笑,脸红脖子粗,不服气的争辩。



    “他功夫是跟你们差不多,可是,他却是个老江湖了!”柳蔓叹道:“再者,他生得慈善,让人看着就安心,这也是他会得手的原因,当然,也是我虑事不周,我早该想到,沈千寻会心神不定,当时若让你们出手,也许会如愿也说不定,不过,事已至此,无须多说了!”



    “是!”黑四劝慰道:“主子也莫着急,皇上为她大动干戈,便算她回来,也是不得人心,其间矛盾重重,以主子的手段,稍加挑拨,她那个清高孤傲的性子,哪里肯受别人的气?只怕又得被气跑!”



    “但愿吧!”柳蔓轻叹,“且走一步看一步,反正我柳蔓是不会轻易认输的!这么多年,我心心念念的,只有这个男人!”



    “看出来了!”黑四啧嘴,“主子肯垂青于他,又这样百般逢迎,悉心照料,换了一个男人,不定怎样感动,可这个男人,好似铁石心肠,油盐不近呢!你瞧,你一再说要到西柳国帮他搬救兵,他总是拒绝您的好意!”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