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60章:贱人!我杀了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好!那四妹就在你的眉心雕出一朵梅花来,大姐脸上多了这朵红梅,一定愈发美貌!”她笑,森白的牙齿却紧咬,她将锋利的匕首反握,恶狠狠的向沈千寻的眉心刺去,沈千寻眸光如雪,一瞬不瞬的瞧着她,沈千梦狞笑:“大姐,你后悔了吧?”



    “后悔什么?”沈千寻一脸漠然,哪怕刀尖在眉心搅动,她亦不曾有一丝一毫的惊惧慌张,只是眼眸瞪得浑圆,死死的盯在沈千梦脸上。



    沈千梦脸部抽搐着,她哧哧的喘着粗气,扭曲的面容让她看起来愈发丑陋,她狰狞大叫:“你就是死鸭子嘴硬!你现在一定后悔死了,后悔跟我斗!你压根就不是我的对手!现在,你落到我的手里,是我笑到了最后!你会死得很惨!我所受到的所有苦痛,都会让你一一尝遍!”



    “不会!”沈千寻痛得快要晕过去,却还是将大睁着双眼,一字一顿道:“你错了!有一种苦,我是永远也尝不到的!那就是,被痴心爱着的男人,嫌弃厌恶的痛楚,我这辈子也不会尝到,因为我爱的男人,他爱我胜过一切!而你,永远只是一个被人嫌恶讨厌的可怜虫!这一辈子,你永远都要活这阴影之下,因为你笨得像头猪一样,你是世间最蠢最可怜最丑的女人!”



    “贱人!我杀了你!”沈千梦被她戳中了心事,直气得暴跳如雷,匕首一扬,往沈千寻脖间刺去,只听“喀嚓”一声,一道血箭喷射而出,溅在沈千寻的脸上,鲜血淋漓而下,血色迷雾之中,沈千梦快意狂叫:“我终于杀死你了!我终于杀死你了!”



    沈千寻眨眨眼,同情的看着她。



    她叫到一半,挥舞着匕首的右手猝然断裂,森白的手骨间血如泉涌,她呆呆的看自己的手,她混乱的大脑想不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明明是要想沈千寻的,为什么自己的手会断掉?



    耳畔突然响起不屑的冷哼,她艰难的转身,身后的男子清俊无双,只是,看向她的目光冷冽而嫌恶,她的嘴蠕动着,想说什么,终是没有机会说出来,对方显然也厌恶听到她的声音,他修长好看的指尖轻轻一划,她立时像只断了线的风筝般飞了出去,她的头重重的撞在墙上,锥心刺骨的疼痛令她心跳骤停,很快便晕了过去。



    龙天语一个箭步冲上去,抱住了沈千寻,沈千寻的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喉间却被梗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底却热浪狂涌,瞬间迷了眼睛。



    “吓死我了!”三公子长舒一口气,“天语,你还真是及时雨啊!”



    “什么及时雨啊?”龙天锦没好气的叫,“你来得也太晚了!刚才多险啊,千寻差一点就没命呢!”



    “确实有点晚。”龙天语拿出帕子揩沈千寻脸上的血迹,指尖触到她眉间的伤口,轻颤了一下,低低问:“痛不痛?”



    “你这不说废话吗?”龙天锦见他举止如此亲密,不由醋意大发,顿足叫道:“要是有人拿刀子在你脸上划来划去,你瞧瞧你痛不痛?喂,你傻啊,你别老干站着!快把千寻放下来啊,老这么吊着很难受的知不知道?”



    “你好吵!”龙天语皱眉,看向三公子,淡淡道:“舅舅,借你一件东西用一用!”



    三公子呆呆问:“你要用什么?”



    龙天语眨眨眼,袍袖一拂,三公子哈哈大笑:“不是吧?你扯我的臭袜子做什么?”



    “舅舅说呢?”龙天语修长的指尖在空中优雅的滑行,臭袜子很快便脱离三公子的脚,径直向龙天锦飞去,龙天锦初时没觉察到他的意图,等到察觉,为时已晚,那团臭哄哄的灰色物体将他的嘴牢牢封住了。



    三公子愕然,随即爆笑出声,龙天锦被那股恶臭醺得胃液翻滚,几欲呕吐,可嘴被封住,哪里吐得出来,只得又强行咽了下去,这下恶心得差点背过气去,对着兴灾乐祸的三公子一个劲翻白眼。



    沈千寻哭笑不得,低低道:“快取出来吧!你不知道,舅舅的脚真能臭死人的!”



    “无妨!”龙天语施施然答,“五弟的嘴比舅舅的脚更臭!”



    龙天锦那边呜呜连声,眼睛瞪得浑圆,一幅要拼命的架势,奈何身体被绑,只能悲愤承受,一旁的木槿和阿痴窃笑不已,直笑得眼泪都流出来,几个人只顾着笑,完全没有注意到,地上被龙天语削掉双手,本该奄奄一息的沈千梦却陡然睁开了血红的眼睛。



    她借着桌椅的掩护,拼劲全身的力气,忍着疼痛,向墙角处艰难的爬行,地上留下一道鲜红的血痕,爬到某一处,她双腿撑地,猛地向前一扑,只听“咔嚓”一声,巨大的轰鸣声骤然响起,原本平坦的刑室地面,在刹那间崩溃坍塌,整个刑室瞬间变成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



    这黑洞如同巨兽的血盆大口,将刑室里的所有物体都全数吞噬而入。



    这一巨变来得猝不及防,等到大家意识到,人已向无尽的深幽黑暗不断坠落,头顶有沈千梦尖锐疯狂的笑声在响:“你们全都去死!去死!”



    龙天语在坠落的那一瞬间,将沈千寻紧紧的抱在了怀中,木槿和阿痴分别托住了尚被绑缚的三公子和龙天锦,只觉得耳边呼呼风响,一阵浓腥潮湿之气扑鼻而来,这么下坠了片刻,似是触到了实地,哪知足底一阵咔嚓作响,身子滞了一滞,竟又往下坠落,如此三次,仍似未落到洞底,这黑洞竟似无止无尽一般,众人大感惶惑,一齐高声呼叫。



    “我们这是下地狱吗?”沈千寻窝在龙天语怀里低叹,“一层又一层,是要一直落到十八层吗?”



    龙天语低笑着圈起双臂,将她牢牢护在怀中,嘴里却轻松的答:“不,我们是去人间仙境,一重又一重,最底端的那一重,便是极乐之地。”



    三公子那边大笑:“说得好!一对有情人在一处,就算下地狱,那地狱也是人间仙境啊!”



    龙天语摇头:“舅舅,我可不是瞎说!这下面真是人间仙境!”



    他的话音刚落,只听“哗啦”一声,似是水声激荡而起,紧接着,阿痴惊恐的叫声响起……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