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68章:残肢断体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众人齐声低叹,不自觉的向方才围坐的石块之上望去,沈千寻在他们与龙天语说话时,便已留心到石块上的东西,当即一个箭步冲过去,一望之下,不由浑身僵硬,几近窒息。



    石块上放着的,是只鲜血淋漓的木箱,箱里装的,却是一些残肢断体,两只断手,三只断脚,血犹未干,显是刚送来不久。



    “这……这是怎么回事?”阿痴忍不住惊叫出声。



    龙天语沉默的看向姜博容。



    “这只脚,是柳将军的!”姜博容面现不忍,“方才尹都尉已经确认过了,至于那几只断手断脚,应该属于阿呆阿笨他们!”



    “赵毅送来的?”龙天语沉声问。



    “是!”姜博容低叹,“今早天还蒙蒙亮,便有士兵发现了这只木箱,便抬了上来,里头放了一封书信,是写给柳将军的父亲柳大人的。”



    “柳大人……来了吗?”龙天语又问。



    “属下已派人去凌云峰了!”姜博容往身上摸了摸,掏出一封信来,递给龙天语,说:“但这信,暂时没敢拿过去,里面的内容,实是……实是令人毛骨悚然!”



    龙天语打开信,粗粗的掠了两眼,手指突地一颤,显是也受到了极大的震撼,沈千寻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信里说什么?”她犹豫着问。



    “还能说什么?”尹浩两眼红肿,痛楚万分的回道:“那赵贼把将军他们削手削脚,悬挂在距此一百里的乐陵城城楼之上,还说若三天内不去相救,便将他们千刀万剐,让他们生不如死……”



    他再也说不下去,突地跪倒在地,紧抱着龙天语的腿哭叫:“皇上,属下求您了!快去救救将军他们吧!他们可是为了救您,才会中那赵贼的奸计,被他们活捉的啊!那赵贼跟将军,可是死对头啊!如今将军落于他手,不知怎样悲惨!那千刀万剐之刑,何等的残烈,属下只要想上一想,都觉痛断肝肠啊!皇上,求您了!”



    他一边哭叫,一边拼命叩头,直叩得额头上鲜血淋漓,仍不肯停下来,他自小跟柳涣生一起长大,柳涣生是柳家独子,只有姐妹,而无兄弟,一向视他为手足兄弟,如今长兄陷入这等绝境,他的难过痛楚可想而知。



    “尹都尉!你不要这样好不好?”姜博容无奈道:“我知道你担心柳将军,我们大家都很担心他,可是,便算再担心,也不能贸然行事!那赵毅诡计多端,只所以送这只箱子来,就是要拿他们当诱饵,引我们上钩!那乐陵城里不定又设了多少机关,我们总要打探清楚,再决定如何施救,贸然前去,岂不是白白送死吗?”



    “可柳将军哪里还等得了?”尹浩哀嚎痛哭,“这一刀一刀零切下来,若去得晚了,柳将军哪里还有命在啊!”



    “你一个大男人,不要老是哭个没完好不好?”五毒烦躁道,“夜间若是能听进我家侄儿的话,这会儿也不会有这些棘手的事了!已经上过一次当,这会儿还不学乖一点,非要冒冒失失的往上闯!”



    “冒失?”尹浩悲愤道,“若没有那五千死士的冒失和拼命,就只凭你们这些人,能攻得下这梅山吗?现下他们已经快死绝了,整个死士营,就只剩柳将军和十来个兄弟了,你还在这里说风凉话,死老婆子,你的心是有多狠哪!你是巴不得他们全军覆灭吗?”



    “我什么这么说过?”五毒跳脚,“我只是说,同样的错误,不能犯第二次!要你们小心谨慎,不要冒冒失失的,也是为你们好不是吗?都是一个阵营的人,我咒你们我有什么好处可捞?”



    “如果你非要把忠心和忠诚说成冒失,我尹浩无话可说!”尹浩愤愤然起身,“你们都不救是吧?好!我自已去救!”



    他情绪已然失控,红着一双眼,带着死士营残存的几个人,就要冲下山去,龙天语轻哼一声,道:“尹浩,你闹够了吗?”



    “皇上!”尹浩一怔,突地回神,忽又委顿下来,只急促的喘息着,再不发一言,龙天语看向姜博容,道:“姜将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柳将军他们不是跟你们一起作战吗?怎么会落入赵毅之手?”



    姜博容低叹道:“我们依皇上之计,柳将军负责牵制敌人,我们则绕到其后包抄,原本进行得十分顺利,只到最后收尾时,沈夫人携子沈千贤突然跑来报信,说皇上误中奸计,已落入幽灵洞,生死难测!”



    霍羽接着说道:“消息一传来,大家都很着急,柳将军和阿呆当即便带一队人马,火急火燎的赶了过去,谁曾想这一去,竟然中了赵贼的埋伏,柳将军等人全被生擒,并以此要挟姜将军,要他撤军,姜将军不肯,他们便在阵前折磨柳将军等人,众将士实在不忍,只得暂停搏杀,不想那赵贼出尔反尔,刁钻狡猾,在僵持之际,竟然派人偷袭,并趁乱带余众逃向乐陵城!”



    “乐陵城有绝壁天垫为屏障,一夫当关,万夫莫开,那赵贼虽百般挑衅,显是又已设下圈套,等我们去钻,属下不敢贸然行动,经此恶战,虽然我军获胜,但伤亡惨重,疲惫至极,实不宜再与赵贼缠斗!”姜博容一脸担忧的向后看了看,身后,是经历一夜激战满脸倦容一身污血的士兵,他看向龙天语,探询道:“皇上,您看该怎么办?”



    “召集大军,入梅城休整!”龙天语沉声回。



    “属下遵命!”姜博容回,“那柳将军他们……”



    “再议!”龙天语干巴巴的吐出两个字,这两个字却像针一样刺痛了尹浩,他嗷嗷叫起来:“皇上,您不管柳将军他们了吗?这会儿都快到晌午了,只有两天半的时间了,再不派人过去,他们就没命了啊!”



    “住嘴!”木槿怒喝,“尹浩,你还真是不知死活!皇上的决定,什么轮到你来左右?”



    “属下不敢!只是,皇上这般厚此薄彼,属下不服!”尹浩显是疯了,梗着脖子叫!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