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69章:昏君和祸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为了一个女人,便可以兴师动众,付出数万生命也在所不惜,却对自己为他抛头颅洒鲜血的忠诚臣子漠然置之,皇上这样做,真是令我等心寒齿冷!”



    这番话说得尖锐至极,沈千寻只觉如芒在背,尴尬异常,而龙天语也陡然变色,黑眸间有冰冷的寒芒闪动,姜博容等人一齐怒叱:“大胆尹浩,你是要造反吗?”



    木槿和阿痴则飞速上前,不由分说将双臂一拧,只听“咔嚓”连声,显是臂骨已错位,尹浩痛不欲生,反而愈发狂躁,他嘶声尖啸:“来啊!来杀死我吧!为了一个女人,竟然要牺牲数万兄弟的性命!这是只有昏君才能做出的事情!跟着你这样的昏君,早晚也没有好下场!还不如现在便死了,一了百了!”



    他一口一个昏君,叫得沈千寻汗透衣背,冷汗涔涔,她慌慌上前,急急道:“尹都尉,皇上并没有说不救柳将军他们,可既然要救人,便得制定出切实可行的计划来,这都需要时间,当务之急,是应该先行休整,再派人前去乐陵城打探,你救人心切,我能理解,待回到梅城之后,我便带人和你一起去梅城打探,你看怎么样?”



    她这话说得诚恳真切,近乎低声下气,以她平日里的清傲个性,便是打死她,她也未必肯向别人低头,可是,昏君这个名头实在太吓人,这么当头压下来,对龙天语来说,是莫大的侮辱和打击,已经处于风雨飘摇状态的龙宇王朝,绝不能再起任何波澜!



    哪知她的屈尊,却反惹来尹浩的疯狂嗤笑,他情绪激动,早已将自已生死不放在心上,连龙天语都不瞧在眼里,更不用说是沈千寻了。



    他对着她恶狠狠的啐了一口,忿忿然骂道:“滚!你这个祸水!你祸国殃民!龙宇王朝若是有了你,定然不得安生!你快给老子滚远一点!滚!”



    沈千寻何曾容人这般辱骂过?一脸雪颜登时涨得通红,却生生忍住,这时,龙天语却陡然大笑出声。



    众人心中俱是一凛!



    在众臣面前,龙天语一向沉稳淡定,很少会有大的情绪波动,如今笑声虽高,眸中却一片冷汀幽暗,显是已怒到极点,而尹浩那边,却已将生死抛在脑后,仍在那里疯狂叫嚣:“杀了我吧!杀了我吧!杀了我,愈发能证明,你就是一个昏君!地地道道的昏君!”



    “朕是昏君,那么,你呢?你是什么人?”龙天语施施然开口,语气清淡,“尹都尉,赵毅一定给了你很多好处吧,让你拼了命,也要把这出戏演下去!还是说,奸细这种品质,也是可以代代相传的?”



    “什么意思?”尹浩狂叫,“是你这个昏君逼得我们心灰意冷,关赵毅什么事?”



    “不关吗?”龙天语冷哼,“柳将军他们是沙场宿将,武艺高强,对敌经验丰富,何以这么轻易便被赵贼生擒?这里面,没有你尹浩的功劳吗?没有你吃里扒外,跟他们暗通款曲,他们真的会落入敌手吗?”



    “你……你在说什么?”尹浩大惊,“我怎么会去害柳将军!我一向将他视为自已的兄长亲人啊!”



    “你还敢信口雌黄吗?”龙天语厉声喝斥,“朕已实证在握,容不得你狡辩!你这般疯疯颠颠,若真心为柳将军的人,会这么胡言乱语祸乱军心吗?若我龙宇大军人心浮动,又如何讨伐赵贼?朕早就得到消息,说有赵贼的细作混入军中,不想,这个人竟然就是你尹浩!这原是一场轰轰烈烈的复国之战,竟被你说得如此不堪,你让是在侮辱那些战死的勇士!现在又试图挑拨离间,尹浩,你居心叵测,暗藏祸心,其心可诛!”



    他愈说愈快,咄咄逼人,尹浩急得似热锅上的蚂蚁,有心想要辩解,但龙天语的话密不透风,他连一句话也插不进去,只急得面皮紫涨,跳脚不已。



    “柳将军他们是龙宇的功臣,是朕的忠诚之士,可朕的王妃沈千寻便不是吗?若没有她,在一个月前,我们所有人便已灰飞烟灭,何来今日的复国之战?是人都知道知恩图报,唯有你不知,因为你根本就不是龙宇的人!你就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罪人!你颠倒黑白是非不分,你弄得人心惶惶,军心不稳,朕的脾气,实在是太好了,才会对你这种恶劣之徒一再容忍!木槿!”



    “臣在!”木槿高声回应。



    “在他的额上刻上奸细二字,拉到梅城游街示从,让全军的人都知道,是这厮害了柳将军他们,也让赵贼知道,他的诡计,泡汤了!”龙天语对着尹浩微笑,气定神闲的吐出两个字:“尹都尉,好走不送!”



    他的话说得轻飘飘的,全不似方才的疾言厉色,倒好像在送一个即将远行的友人一般轻松自在,然而,这淡淡的几个字,却让视死如归面无惧色的尹浩瞬间瘫软下来。



    他浑身的气力,好像在瞬间被抽离,面如死灰,一脸惊恐,他很快便匍匐于地,悲声哀嚎:“皇上,臣有罪!求皇上饶命啊!”



    “咦?这是说哪里话?”龙天语轻哼,“朕没说要杀你啊!虽然你是为人不齿的细作,可是,朕毕竟不是赵贼那般险恶毒辣的人物,朕不光没要你的命,更没有削去你的手足,把你挂在城楼上,只是游个街而已,不痛也不痒的,小事一桩了!”



    “皇上!臣知罪!臣再不敢犯浑了皇上!求皇上看在柳将军的份上,饶过罪臣吧!那游街示众……那等丢人之事,比要了臣的脑袋还要可怕啊!皇上要不干脆杀了臣吧!”



    尹浩哀哀低诉,再不是方才那雄纠纠气昂昂的傲娇模样,他扯着喉咙大哭,一条五大三粗的汉子,愣是哭得鼻涕一把眼泪一把,如丧考妣一般,这变化如此巨大,沈千寻直看得目瞪口呆,好半天没回过神来。



    等她回过神来,便打算替尹浩求情,哪知嘴还未开,人已被龙天语强掳在怀中,一双大掌及时掩住了她的唇,她倏然噤声。



    “无耻卑鄙的细作,竟然还敢跟朕讨价还价?哼!”龙天语轻哼一声,拂袖而去……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