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74章:帝王是一个技术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可他活着!便算有一点成活的希望,朕也不会放弃的!”龙天语伸手,再次将他搀扶起来,刚刚的柳大人又换成了亲近的柳叔叔,他温言道:“柳叔叔一路车马劳顿,又遭受这样的打击,还是先歇息一下吧!阿痴,扶柳叔叔回房间休息!”



    阿痴应了一声,推门进来,一条纤细的人影却轻捷闪入,乖巧道:“阿痴,你忙你的吧!柳叔叔由我来照顾就好!”



    “有劳蔓公主了!”柳兴抹着眼泪道:“这一路上,都是你在照顾我,老朽好生感动!”



    “您是皇上的重臣,照顾您的身体,原就是我份内之事啊!”柳蔓笑得乖巧甜美,看到龙天语和沈千寻,忙福了一福,欢喜道:“奴婢见过皇上!见过王妃!人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皇上经此劫难,龙宇王朝定会否极泰来,一帆风顺的!”



    沈千寻扯扯嘴角眨眨眼,多日不见,这位蔓公主还是那么乖巧温婉惹人爱,声音还是那么温柔动听,当然,话说得更好听。



    “多谢蔓公主吉言!柳叔叔就麻烦你了!”龙天语回得客套又平淡,柳蔓微微一笑,不再多说,转身搀起柳兴,轻悄的走了出去。



    龙天语转向东方敬和岳伦,道:“两位叔叔请坐!”



    “谢皇上!”两人互看一眼,各自就位,跟龙天语说话,因有柳兴失言在前,遭龙天语强硬驳斥,两人不约而同的避开了方才的话题,只问他如何脱险之事,龙天语简明扼要的答了,两人俱感叹不已。



    “亏得宇文国主目光深远,不然,后果真是不堪想像!”东方敬道,“骤闻皇上遇险,臣等简直如听到晴天霹雳一般!现如今见皇上毫发无伤的坐在这里,心中的石头,总算落了地!”



    “是啊,有皇上在,我们才有主心骨啊!”岳伦大着舌头说,“若皇上出事,这龙宇王朝,便名存实亡,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啊!”



    “朕不是皮,你们也不是朕身上的汗毛,你们是朕的左膀右臂!”龙天语道:“没有你们,朕也撑不起龙宇王朝!所以,你们和亲人的安危,朕记挂在身上,但得有一丝机会,朕亦不会放弃的!方才柳叔叔说不值得,可世间之事,若全凭值得不值得来评判,又哪来至死不渝生死相依的人间至情?若人人都这么算计分明,也就再没有什么兄弟之情朋友之义和血浓于水的亲情了!”



    他引经据典,侃侃而谈,直把东方敬和岳伦侃得老眼晕花,也不知到底有没有听懂,但嘴里原本想说的话,却被侃得无影无踪,嘴里只剩下一行字:“皇上所言极是!”



    沈千寻却是叹为观止。



    原来寡淡少言的云王殿下,也是一把忽悠人的好手,侃得她都有点晕,瞬间觉得,其实他用数万大军来救他一人,也算不得什么太过份的事。



    东方敬和岳伦来时面色阴沉,走时面色却要平和许多,待他们离开,沈千寻低声喟叹:“你洗脑的功夫,还真是不一般!”



    “我很小的时候,外公便跟我讲如何做一个君王。”龙天语笑,“说起来,再简单不过,那就是恩威并施张驰有度,君王的尊严,不允许任何人挑衅,可是,若一味强硬,便如一把弓,拉得过满,也会绷断的,但张到什么程度,又驰到什么程度,恩要施多少,威又要立多少,分寸得拿捏好!做好了事半功倍,做得不好,却有可能事倍功半,甚至颗粒无收!”



    “这么说来,做帝王倒是一个技术活了!”沈千寻笑道:“圣上果然是不容易呢!”



    “你以为啊?”龙天语舒了个懒腰,道:“做帝王,实是最累的一桩活儿,想一想,倒也不知是怎么走上这条道儿的!走上了,便再也回不去了!也不知这是朕的幸运还是不幸!”



    “做自己想做的事,幸运最好,不幸也认了,左右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沈千寻笑道:“你且别纠结这些事了,还是快写个手谕给我,我好拿去囚室,抢个好人当当!”



    龙天语觑她一眼,似笑非笑道:“手谕我自然是可以写的,只是,这好人可没那么容易当!”



    “没试过,怎么知道?”沈千寻扯着他的手,将他拉到案前,催促道:“快写快写!”



    龙天语笑着提笔,笔走龙蛇,很快便写好了手谕,他将手谕递给她,顺势又将盆架上的一条汗巾塞在她手心里,沈千寻愕然问:“你给我这个做什么?”



    “怕你被那个愣头青骂哭了,总得抹个眼泪什么吧?”龙天语一本正经的回。



    “姐是汉子,宁流血,不流泪!”沈千寻把那汗巾往他脸上一蒙,一溜烟跑了出去。



    关押尹浩的地方在西院的一处杂物间,里面乱七八糟的,尹浩整个人也是乱七八糟的,头发乱得像鸡窝,上面还缀着草沫之类的垃圾,衣服也被撕扯得不像样,一条条的耷拉着,脸上更是惨,青青紫紫的印子纵横交错,正经一张苦瓜脸。



    “怎么会这样?”沈千寻惊问。



    看守的哨兵笑眯眯回:“这不刚游过街嘛!”



    “还真游街了?”沈千寻讶然。



    “皇上一言九鼎,说出的话就是圣旨,属下们若是不执行,岂不是抗旨不遵?那是要被杀头的!”哨兵脾气极好,说话也很有耐心,许是闲得无聊,便又绘声绘色的跟沈千寻讲游街的事,正讲得嗨皮,那边尹浩哑声骂:“小豆子,你大爷的,你信不信的我撕了你的嘴?”



    “我不信!”小豆子笑嘻嘻的回,“另外,我大爷早死了,家里就剩一条老母狗,你要的话,我可以免费赠送!”



    “无耻!”尹浩气得快要吐血,忿忿的转过头去,小豆子不以为然,仍笑得一团和气,那幅模样看得沈千寻也忍不住要发笑,但这种情形,如果连她也笑了,只所那尹浩要气得背过气去。



    她轻咳一声,将笑意压了下去,把手谕递给小豆子,说:“你看一下,我是奉皇上之命,释放他的!”



    “哟,王妃您这可真是有心了!”小豆子接过手谕,问:“这手谕,定是王妃给求来的吧?他这样顶撞皇上,那就是死一百次都嫌少啊!”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