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75章:救死扶伤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沈千寻见他伶牙俐齿,眼色活泛,便知他是龙天语刻意安排的,当下也不承认,也不否定,只简单说:“快放人吧!”



    “好!”小豆子点头,找出钥匙打开囚室的锁,一边推门一边叫,“我说尹大人,您可有福了,王妃救您来了!”



    尹浩撇嘴,显是十分不齿,虽然畏惧那个奸细之名,却仍忍不住冷嘲热讽:“不要以为你来放我,我便会念你的好!这般假惺惺的,还真是令人……”



    他分明是想说“作呕”的,因为他看见她,便是一脸嫌恶的神情,但目光落在自已身上,又恨恨的咽了回去,沈千寻眨眨眼,并不与他计较,转身走出了囚室。



    未行几步,忽听有人惨号连声,叫声凄惨,显是正承受着剧烈的痛楚,沈千寻遁声望去,却是隔壁一处院子里传来的。



    见她一脸困惑,小豆子忙说:“那是军中的临时医所!梅城一战,死伤甚多,医所人满为患,军医却似不怎么够用,可苦了这些兄弟了!不过,姜将军已经吩咐下去,要把梅城的大夫全数召集过来,问题很快就可以解决了!”



    “我去瞧瞧!”沈千寻看向小豆子,“门在哪儿?快带我过去吧!”



    “这个……那里又脏又乱又臭,王妃还是不要去了吧?”小豆子一脸犹疑,“皇上嘱咐过,让您放了尹浩后,便快点回去的!”



    “我是大夫。”沈千寻简直强调。



    “可是……”小豆子一脸为难。



    沈千寻不睬他,大步往围墙而去,打算直接越墙而过,小豆子见状,忙道:“王妃,门在那儿,您跟属下走吧!”



    一进医所的门,却似进了一处人间地狱,有被炮火灼伤,满身水泡血肉模糊的,缺胳膊少腿的更是寻常,士兵们在痛楚中辗转哀嚎,情形惨不忍睹,军医们则忙得脚不沾地,往往一人情形还未处理好,那边又有人眼看撑不住,只得匆匆处理一下,再去救治,简直就是疲于奔命。



    沈千寻对着这幕惨景愣怔了足足小半柱香时间。



    她没有经历过战争,之前做特种兵,最多是一支小分队一起行动,因着身份的特殊,也很少会有这样惨烈的情形发生,当然,在来之前,她亦是有心理准备的,可看到这幕情景,仍觉头皮发麻,手足发颤。



    她花了几秒钟镇定下来,然后,开始思考该怎么办。



    以她的观察,这些军医们完全是手忙脚乱,根本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把这些伤兵分类,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时值初夏,天气渐热,有很多轻伤的士兵,原本只需要包扎一下便可以慢慢恢复,却因为这种杂乱无章的状态,而被耽误,因为军医们有太多重伤员要处理,没有时间顾到他们。



    沈千寻思忖片刻,很快便加入了这场抢救生命的“战斗”。



    对于她的出现,军医们并未过多关注,他们和伤员一样,并不知道她是谁,还当她是梅城里来支援的女大夫,自然也毫不客气的安排了救治任务,及至沈千寻提出先将伤员分类,再行医治时,军医的那个领队直起腰,抹了把脸上的血汗混合物,认真的盯着她看了一会儿。



    “大人觉得不可行?”沈千寻试图说服他,他飞快摆手,说:“很好!快去做吧!”



    沈千寻点头,带着几名临时召集来的大夫一起行动,但那十几名大夫显是吓坏了,个个面色青白,两股战战,连那些伤口看都不敢看一眼,哪里有能力去分辨他们的轻重程度?



    不过,他们会这样慌张,倒也正常,这些大夫,大多看的是内科病症,像这种惨烈血腥的场面,怕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有这样的反应,也在情理之中。



    他们惧是一团乱,独沈千寻一人沉着冷静,自然而然的便听从她的调遣,沈千寻主要负责判定,而他们而负责搬移伤员,这一番埋头苦干,到日头西斜时,已基本规划清楚,轻伤者便把药发到他们手上,由他们自己动手救治,这部份不再用军医们操心,只需安排几名普通大夫照应即可,大大的减轻了军医们的压力。



    做完这些事情,沈千寻便开始主攻那些重伤员,她在医所里开辟了一个临时手术室,条件简陋,亦没有称手的工具,令她倍感无力,那军医领队似看出她的心思,递过一只医箱来,说:“虽然不怎么齐全,但应该可以将就用!”



    沈千寻低头一看,虽然比不上她自制的那些工具,但做一些简单的缝补手术完全没有问题,她急急道谢:“太好了!多谢你!”



    “谢我?”军医领队笑,“应是我谢你才对!在下简墨,姑娘贵姓?”



    “我?”沈千寻不自觉咕哝一声,“是了,原来你们都不认识我!”



    “姑娘很出名?”简墨眉眼微弯,“嗯,看你手脚麻利,应是行家里手!是在下久居军中,孤陋寡闻了!”



    “简大人过奖了!”沈千寻心急如焚,无意与他多聊,接过工具箱便开始动手施救,简墨站在一旁看了一会儿,越看越觉得稀奇。



    他久居军中,自认在治疗外伤方面,算是龙宇第一人,无人可望其项背,但此时看沈千寻的手法,显是比他更胜一筹,不由心生敬佩,有心相询,又恐打扰到她,只是站在那里愣看。



    沈千寻一旦进入工作状态,也是心无旁骛,只是轮到下一个伤员时,军中所备麻沸散用尽,适逢小豆子在那里探头探脑,她便命他去找五毒讨药,五毒最喜研究蒙汗药之类,拿来当麻醉药用,好歹也能减轻些痛楚。



    小豆子本是奉龙天语之命,叫她回行宫,但看到眼前情势,便顺从的去了,简墨自然是识得小豆子的,这小豆子虽不在皇帝身边伺候,却也是皇宫近侍的一员,能大模大样支使皇帝近侍的人……



    他陡然惊觉,忙恭敬行礼:“属下唐突了,请王妃恕罪!”



    “啊?”沈千寻一时没反应过来,怔怔问:“简大人,你说什么?恕什么罪?谁有罪?算了,不管谁有罪,先治伤员再说吧!快,搭一把手,帮我把他身上的衣裳剪开!”



    简墨哑然失笑。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