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76章:天使大姐来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不再多问,拿剪刀帮伤兵剪掉伤口周围的衣服,伤兵胸口被撕扯出一个血洞,本已处在半晕迷之中,他的动作虽轻,却仍碰到了他的伤口,那伤兵立时哭叫出声:“娘,娘,我疼!”



    沈千寻下意识的看了他一眼,柔声道:“你忍一忍,等麻药来了,我给你洒上,就不会痛了,很快就会好的!我保证!”



    伤兵虚弱的望了她一眼,他的意识其实十分混沌,这时突然又激动起来,扯着沈千寻的手呜呜哭,一个劲的叫姐姐,沈千寻俯下身来,手掌轻抚他的脸,低低道:“姐姐在这儿呢!你要乖乖的,一切都会过去的!”



    伤兵眼神迷离,呆呆的看着她,这时小豆子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将从五毒那里拿来的药递给她,沈千寻手脚麻利的施救,嘴里仍不忘安抚伤兵:“缝合伤口的时候,会有一点点痛,你要忍着点,等伤口长好了,就再也不会痛了,等你回家,姐姐会做一大桌好吃的给你,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她的声音温柔如水,甜润动听,如四月春风拂在耳畔,暖而安静,伤兵的眼眸微眨,嘴角竟然浮起一丝恍惚的笑意,一旁相助的简墨亦觉如沐春风。



    手术顺利完成,沈千寻站得久了,微有些眩晕,便坐下来休息了一会儿,简墨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忽然轻叹道:“王妃,你跟我们想像的,太不一样!”



    “嗯?什么不一样?”沈千寻的意识游移,确切的说,她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伤兵身上,压根就没有多余的精力跟身边的人交流,她简单的重复了他的尾音,思绪仍转到伤兵身上。



    “还有多少急需手术的?”她趴在窗边,问窗外执勤的军医。



    “多着呢!”军医满脸焦灼,“二三十个呢!今晚上是别想消停了!”



    “那就连夜做!”沈千寻直了直腰,稍稍活动了一下,又催促简墨动手,简墨摇摇头,不再试图跟她交流一些与伤兵手术无关的事情,也全身心投入了抢救。



    这一忙,直忙到夜深,她仍是不肯停,其间木槿和阿痴来催了一遍又一遍,她只是不理,烦躁道:“那么多伤员等着救治,你要我回去休息,我睡得着吗?我躺在床上,让他们躺在那儿等死吗?重伤员没有命等,你们到底知不知道?军医明显不够用,让你们家主子再多找些有用的人来,才是正经!”



    简墨无语低叹。



    他自认做事比较爱拼,性子急得要命,但面前这位王妃,显然有过之而不无不及,她是真正将伤兵的伤势放在心上的,她焦灼,不安,她在担忧那些人的生死,所以她争分夺秒,她在跟死神赛跑,拼尽全力,奋不顾身,可同时,她又能保持绝对的冷静和专注,这一点,连简墨都自愧不如。



    立了那么久,手术刀握了那么久,他没法做到脚不颤手不抖,这是人体的一种正常的生理反应,可面前的女子,好像压根就不是人。



    她是一尊神,外表冷漠,惜语如金,可内心却赤热诚恳。



    简墨想不明白,有着这么一付火热心肠的神,怎么会被龙潜门的那帮人传得这般不堪,如妖似魔一般,说她傲娇任性,说她狂妄自大,说她冷心冷肠,冷血冷面,自私自利……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他想不明白,这些污水是怎么泼过来的,又是怎么以讹传讹,最后变成一股暗流,以至于,人人都在背后议论她,说她是,祸水。



    他再一次发出感叹:“王妃,您跟我们想的,真的太不一样了!”



    沈千寻茫然的抬头。



    紧绷的大脑让她有些反应迟钝,她眨眨眼,愣了好半天,才似明白他的话,她轻哧一声,道:“在你们心里,我是妖魔鬼怪吧?”



    简墨忙摆手:“那倒不至于!只是,人皆传你冷心冷肠,可如今看来,简直大错特错,王妃一付赤热心肠,无人能比!”



    “职业习惯!”沈千寻自嘲,“与心肠什么的无关!不说这个,我们还是继续吧!”



    “继续?”简墨摇头:“王妃,现在已是深夜了,好歹停下来歇一歇!你很累了!再这么熬下去,会撑不住的!”



    “我还好。”沈千寻简单的答,“简大人若累的话,便去歇吧!哦,对了,处理这些重伤员,我一人怕是不行,我需要助手,烦请简大人再帮我找个人过来帮忙!”



    “算了,我也继续吧!”简墨疲倦的笑,“你是柔弱女子,尚能这般拼命,我堂堂男人,总不能被你比了下去!”



    沈千寻也不与他客套,直白道:“嗯,如此甚好!简大人的技术不错,我们两个配合起来,处理速度要快得多……”她说完,忽又冲着外面的阿痴叫:“喂喂,你怎么又睡了?快起来,不许睡!去抬伤兵!”



    阿痴揉着惺忪的睡眼,跌跌撞撞的跑开去,简墨无声低叹:“我现在总算知道原因了!”



    对于他的碎碎念,沈千寻明显兴趣不大,她趁着间隙的空儿,窝在椅子上打盹,眼虽闭着,意识却醒着,等到新的伤兵抬进来,她立时弹跳而起,黑眸中满是鲜红的血丝,却依然精神抖擞。



    简墨没有别的选择,只能舍命陪君子,伤兵太多,真正敢动大手术的军医相对较少,为了挽救垂危的生命,只能咬牙硬撑。



    这场疲于奔命的“战争”在凌晨时分,总算彻底结束,两人俱是疲惫不堪,沈千寻简单的洗了把脸,又要去看伤兵的恢复情况,他在旁苦劝,无奈对方只当是耳旁风,困得两眼浮肿的阿痴和小豆子对望一眼,迅速的做了决定。



    阿痴手臂一扬,单掌劈出,准确无语的落在沈千寻的脖颈之上,沈千寻软软的委顿在地。



    “王妃恕罪恕罪!属下实在没办法,只好出大招”阿痴和小豆子叽里咕噜的念了一通,把她往担架上一抬,送回了行宫。



    苏醒过来的沈千寻,被龙天语戳着头臭骂了一顿。



    “你是不是傻?啊?你脑子被驴踢了?你脑残啊!”他现如今已能熟练的运用她曾用来骂他的那些词汇,且用得活灵活现,“还是说,沈千梦挖的不是你的额头,是你的脑子?一天一夜不睡觉,死撑硬熬,你挺英雄啊!你自个儿都是伤员你知不知道啊?”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