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84章:万一挑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属下在!”阿痴上前一步。



    “传朕旨意,将那几个肮脏之徒推出去斩首,看他们还敢做这等猪狗不如之事!”龙天语利落的下达命令。



    他早就想杀一儆百了,只是,一直没找到理由,为防矛盾激化,一直隐忍不发,现下撞到了他的刀刃上,自已求死,可就怪不得他了!



    “谢皇上!”柳兴颤颤巍巍的跪在那儿,“皇上,您不去瞧瞧蔓公吗?她受了那么大的惊吓和委曲,这会儿只是哭,寻死觅活的,任谁劝也劝不住,那么乖巧柔顺的丫头,老臣看着,着实心疼!”



    “是啊是啊!”龙天语顺着他的话往下说,“蔓公主对柳叔叔这般照应,此时见她受了委曲,难过是自然的!柳叔叔好好劝劝她吧!朕就不去了,这暴民的事,就够朕头痛的了!国家大事为重啊!”



    “可是,蔓公主心里……”柳兴想为柳蔓说合,但龙天语是何等精明样人?压根就不等他把话往下说,他话锋一转,突然问:“对了柳叔叔,柳夫人现在还在雪国吧?”



    柳兴茫然点头:“是,贱内的家眷一直在雪国!”



    “嗯,东方叔叔和岳叔叔也一样啊!”龙天语低叹,“你们为国抛家舍业,算起来,也有好些日子不曾见到自己的家人了!朕心不安哪,柳叔叔,蔓公主待你这样好,情同父女,不如,你干脆将她……”



    “不!不!万万不可!”柳兴摇头,“蔓公主身份尊贵,又美丽大方,怎可做老臣的侍妾?”



    “侍妾?”龙天语微怔,随即笑,“柳叔叔误会了!朕是想,帮柳将军和蔓公主拉个红线,郎才女貌,英雄配美人,岂不是锦上添花?而你,又可以有儿媳在身旁照应,多好!”



    沈千寻无声的垂下头去。



    龙天语这招,忒狠了!



    古代人最重贞洁,而柳蔓虽美若天仙,可前面做过天邪帝的禁胬,眼下又刚刚被数人剥光施暴,虽然强暴未果,可也算失了清白,这就如沈千寻的前身,也曾遭受过这样的耻辱,这也是为什么这三个老古董及一些卫道士对沈千寻一直不满意的主要原因。



    一个不洁的女人若为后,那等于皇室亦蒙羞,不管她的不洁,是因为自身不检点,还是被人陷害,都一样得承担这种罪恶。



    沈千寻因是现代人,而当时的前身,虽然赤身露体,但尚穿一只肚兜和亵裤,对于沈千寻来说,这压根就算不上赤裸,所以,她一直想不透三老为什么对她这么排斥。



    但龙天语却再清楚明白不过。



    身为一个失贞的女人,如果像柳蔓那样怯怯懦懦低眉顺眼,那么,男人还是可以接受的,但一个女人失了贞,还像沈千寻这样张牙舞爪,在他们眼里,那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当然,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沈千寻前身是被一个侍卫污了名节,但柳蔓不同,柳蔓是被龙天语的哥哥污了名节,在他们眼里,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哪怕这兄弟不相亲也不相爱,但终归是兄弟,弟弟收了哥哥穿过的衣服,也算不得什么大不了的事。



    再者,他们也压根没打算推举柳蔓为后,他们都有自己的小九九,自家也是有女儿的,且冰清玉洁知书达礼美貌大方,龙天语身边若有了沈千寻,他们的女儿便再也别想飞上枝头做凤凰,因为沈千寻不容。



    可柳蔓不一样,柳蔓本身就在皇宫里长大,她熟悉游戏规则。



    这些事,沈千寻从未想过,也从不明白,但龙天语却心知肚明,他将柳蔓推给柳兴,不过是想小小的恶心他一下罢了。



    谁让他老是干涉他的私事呢?身为一个帝王,若连找个女人都不得自由,做这个帝王还有什么乐趣?



    柳兴果然被恶心到了。



    他呆呆的看着龙天语,欲哭无泪欲诉无声。



    这柳蔓是失贞女子啊,怎么好再配给他家儿子的啊?刚刚还被好几个男人摸了个遍啊!皇上怎么可以这样啊!



    他只顾着为自己叫屈,丝毫没有注意到,他老想把柳蔓推给龙天语,人家心里有多郁闷,他又不喜欢这个女人,他虽和她有过婚约,却未曾有过海誓山盟,而这个女人又是自家哥哥心心念念的,怎么好再接收嘛!



    龙天语见他哭丧着脸,好整以暇的问:“柳叔叔,怎么了?你不满意朕的安排?”



    柳兴咧着嘴干笑,脑筋急转,想着如何拒绝,如果这个时候,有人能搭句话,那就再好不过了,可是,东方不在这儿,岳伦也不在,阿痴一脸痴呆相,小豆子天生是个爱看热闹的货……



    沈千寻一直安静的看这场戏码,看到这时,心里一动,目光朝龙天语瞟去,龙天语飞快的向她挤了挤眼睛,她心理领会,轻咳一声开口:“皇上,这样不太好吧?”



    “哦?哪里不好呢?”龙天语歪头看她。



    “柳将军是一等一的大英雄,又生得英俊潇洒,原该配一位冰清玉洁美貌大方的好姑娘才对嘛!”沈千寻回答。



    “嗯?蔓公主不是好姑娘吗?”龙天语装模作样的撇嘴,“在柳叔叔眼里,蔓公主可要比你强得多呢!蔓公主是最好的姑娘!”



    柳兴额上开始冒冷汗。



    “蔓公主自然是万里挑一的好姑娘,可是……”沈千寻掠了柳兴一眼,似是不敢再说下去,柳兴紧张的看着她,心里念叨:王妃啊王妃,你可不能停啊!你不说话,我家儿子便要娶一个不洁的女人,娶了不洁的女人,我家这辈子都抬不起头啊!



    人心都是自私的,事情发生在别人头上时都说好,还贱嘴贱舌的试图强奸别人的意志,可一旦落到自己脑袋上,便不愿意了。



    沈千寻强烈鄙视这种无耻无良外加没有公德心的行为。



    所以,她好好的吊了吊柳兴的胃口,嗯嗯呀呀的说了半天,这才磨磨蹭蹭开口:“这个……柳大人,我一向是直来直去的性子,若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你可不能怪罪!实话嘛,总归是让人难受的,更何况,柳大人跟蔓公主的关系……”



    “王妃只管说便是!”柳兴终于等不及催促。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