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87章:真是个笑话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还是回避一下吧!”沈千寻艰涩道。



    “朕的女人,就应该跟朕光明正大的站在一起,回避,没有必要!”他握紧她的手,目光平视,步履平稳,腰杆挺直,那股从容镇定的姿态,让沈千寻也不自觉昂起头来。



    有他在,她怕什么?



    他是她的保护神,从一开始到现在,有他在,她便可高枕无忧。



    两人一亮相,立时引起一阵疯狂的骚动。



    赵毅派来的那些奸细,自然不肯放过这声讨的机会,当即叫嚣起来:“祸水!祸水!杀了她!杀了她!”



    “不杀沈千寻,我们决不离开!”



    “红颜祸水,还我兄弟命来!”



    诸如此类的叫喊声,一浪高过一浪,他们一叫起来,身边的那些龙宇士兵也受到了感染,或者更确切的说,是传染,这种情绪,似是瘟疫一般蔓延,人天生有一种从众心理,在少数人的带动下,稀里糊涂的便加入了这一阵营,他们一边喊叫着,一边向沈千寻和龙天逼近,如排山倒海,惊涛拍岸,似乌云压顶,风雷突起,带着摧枯拉朽之势,呼啸而来,直要将沈千寻和龙天语淹没。



    这样的阵势,沈千寻见识过一回,就是在那些重伤兵面前,只是,现在的阵势,远比那十来个人的愤怒要恐怖的得多,当时她冷汗满身,腿颤脚软,不知怎样惶恐。



    可这一次,她反倒平静下来。



    龙天语宽厚温暖的手,给了她无穷的力量。



    她的内心平静异常,什么都不想,高昂着头,一脸的漠然,她和龙天语两手相握,居高临下的瞧着蜂涌而上面容扭曲的士兵,身后,残阳如血,染红了半边天。



    龙天语扭头看了她一眼,低低道:“好戏就要开场了,你准备好了吗?”



    “好了!”沈千寻微笑点头。



    “好!”龙天语轻扬手臂,在空中轻轻描画,他的姿态从容潇洒,似要在一张看不到的纸上,画一幅夕阳晚景图,随着他袍袖的舞动,一阵惊雷般的脚步声响起,太和殿周围的屋顶上突然站满了黑鸦鸦的铁甲兵,他们手拿弓箭和炮筒,面容刚毅,刀剑闪着寒芒,冷冷的注视着那些暴乱的士兵。



    “昏君!你要想血腥镇压吗?”吴昭在肖明松的唆使下,再一次做了出头鸟。



    他这话一问出,群情愈发激动,龙天语黑眸微眨,骤然伸出手去,站在队伍最前面的吴昭陡然间飘浮在半空中。



    “朕一向和善,从来不搞血腥镇压这一套!”龙天语朗声开口,“朕只所以派这么多人围住你们,不过是想让你们安静下来,听朕说几句话!”



    “谁说听你说那些诳人的话!”肖明松捏着嗓子大叫,“快杀了那贱人!不然,我们跟你们拼了!我们都是血里火里趟过来的,谁也不是孬种!”



    “杀了她!杀了她!”



    “祸水死!祸水死!”



    肖明松一张口,夹杂在龙宇士兵中的奸细们趁势又叫起来,他们一叫,那些士兵也一起叫唤,龙天语轻哼一声,袍袖轻扬,肖明松倏地一下,也升腾在半空中。



    只是,他的运气,没吴昭那么好。



    赵毅懂得用奸细来挑拨是非,龙天语又岂能不懂得?暴动的士兵一动身来请愿,他派的人,也悄没声的潜入其中,谁是受人蛊惑的,谁又是蛊惑他人的,很快就摸得门儿清,只所以忍住没动手,是不想令自己人无辜伤亡罢了。



    既然已摸清了他的来历,对于这种挑拨是非的奸细,龙天语性情再温和,也不会再手下留情。



    所以,在肖明松升腾到空中的瞬间,他身上的皮肉,便一块接一块的往下掉,赵毅说要将柳涣生等人千刀万剐,他还没开始动手,龙天语这边已尝鲜了。



    肖明松的惨叫声不绝于耳,这样血水和着肉片淋漓而下的惨景,唬得他身边的人一窝蜂的往后退,生恐沾染上他身上的血肉,当然,更怕的,是沾染上他的晦气,落得跟他一样的下场。



    惨烈的威慑手段果然生效,刚刚还义愤填膺的士兵们全都鸦雀无声,龙天语冷声开口:“你们要朕杀死朕的女人,却连句话都不肯让朕说,岂非太不讲道理?你们这样的兵,朕可不敢要!”



    “你为了这个女人,令数万兄弟丧命,昏君,你……你怎么还有脸说?”吴昭悲痛欲绝,哽咽发声。



    “你这般虐杀为龙宇王朝流血牺牲的士兵,简直令人发指!弟兄们,拿起你们的武器,跟他们拼了!”剩余的奸细们还在忠诚的执行着自己的任务,只是,话刚说出口,人已化为一堆堆血雾四散。



    “朕脾气虽好,可也容不得你们一再挑衅!”龙天语厉声怒叱,“再有胆敢作乱者,朕不会再手下留情!宁肯背上暴君昏君的名头,也要把你们尽数铲除干净!”



    众皆噤若寒蝉。



    在龙宇士兵的眼中,龙天语一直是位温和儒雅的君王,然而他一旦暴怒,似有一股无形暴戾之气在周身环绕,那是种暗黑嗜血的可怕力量,如剧烈刮过的飓风,瞬间将人席卷而去。



    闹哄哄的场面,终于安静下来,但还有十来个人在死撑,其中包括吴昭。



    他高昂着头,忿忿然道:“我们这些人,哪个不是生里死里趟过来的?又何曾怕过死?要杀便杀,要剐便剐,带着这昏君暴君的名头,看你能走多久!”



    他是校愤尉,是那五千死士中的一员,最是忠厚朴实不过,打仗时从来都是冲在最前头,他带领的一支小分队,屡建奇功,这样的人,本就是忠诚卫士的代表,龙天语可以虐杀肖明松,因为他在军中并无根基,但肖明松不一样,而这支军队里,有无数个肖明松。



    “所以,朕没打算做暴君!”龙天语淡淡道:“朕无意杀害你们,你们都曾是朕的忠诚士兵,没有你们,便没有这龙宇王朝!可是,”



    他话锋一转,语气也陡转冷厉,“可是,你们因着一小群人的挑拨,便要与朕作对,令朕十分心寒!阿痴,把朕方才杀死的那几个人拉过来,让他们瞧瞧!”



    “是!”阿痴将肖明松等人的残肢断体拉扯过来,一片血肉狼藉中,一只只血染的令牌被搜了出来,一一放好在大殿前的台阶上,龙天语指尖轻划,吴昭猝然落地。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