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89章:触犯龙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有个别傻缺的二货想去拿银子,刚走到一半,就恍然惊醒,忙不迭的退了回去,“咕咚”一声跪倒在地。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不知谁带头叫了起来,众人随声附和,山呼之声,惊天动地,他们臣服在龙天语脚底,争先恐后的表达着自己的心情。



    “属下不愿走!属下生是龙宇人,死是龙宇鬼!”



    “属下知错了!属下触犯龙颜,请皇上恕罪!”



    龙天语在众人的朝拜声中缓缓扬起双手:“众爱卿平身!你们都是龙宇朝的良将精英,朕也舍不得你们啊!原是奸贼挑拨,离间我们君臣之间的感情,现下你们幡然醒悟,朕感欣慰!所以,过往种种,朕既往不咎!梅山之战,重创赵军,可喜可贺,朕当大摆庆功酒,慰劳三军,亦祭奠那些壮烈牺牲的弟兄们!”



    台下一阵欢呼雀跃。



    沈千寻转过头,深深的凝视着身边的龙天语。



    龙天语意识到她的注视,缓缓转过头来。



    “怎么?是不是也很膜拜朕?”他向她挤挤眼睛,黑眸间满是调皮的笑意。



    “是!”沈千寻心悦诚服一脸认真的回,“皇上,臣妾五体投地!”



    龙天语弯唇轻笑,牵起她的手,转回太和殿,然而一进太和殿,一离开那些士兵的视线,他的唇角立时耷拉下来,笑容消弥无踪。



    “朕是一个无赖。”他仰头,看太和殿上那把龙椅,久久未语,“朕要为死去的将士们立碑列传,朕要为他们建立一座陵园……”



    他的声音一点点低下去,沈千寻知他是内心负疚,心中亦觉苦涩难言,是,他们是控制了局势,可是,那些生命已然远逝,永不可追。



    “我跟你一起建!”她凝重道。



    “好!”龙天语艰涩的吐出一个好字,又久久的沉默下去。



    当晚,梅城行宫灯火辉煌,觥筹交错,一派喜乐欢畅。



    喧闹热烈的气氛,赶走了笼罩在梅城上空的抑郁之气,却令赵毅派来的那些暗探们心惊肉跳。



    为了此次暴动,他们可谓是呕心沥血,虽说只有一天时间,但这一天的时间内,他们不知费了多少口舌,四下里活动,跟龙宇士兵喝酒聊天,不知费了多少银钱,满以为一击得中,定能动摇龙天语的根基,令他束手无策,陷入不得不自相残杀的被动局面之中,不想,人家轻飘飘的一番话,他们所有的努力都付诸东流。



    消息很快经由暗探之口,传往乐陵城。



    赵毅闻听,气得吹胡子瞪眼,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在沈千梦身上。



    “老子怎么就信了你呢!”他拿粗壮的手指,不停的弹沈千梦的脑门,“这明摆着就是无用功,老子怎么就信了你的话呢!这下可好,事儿没办成,老子的几员心腹大将又惨死在那龙天语之手!”



    沈千梦的额头上很快被他弹起了几个大包,痛得咝咝得直抽冷气,她踉踉跄跄的往后退了几步,冷笑道:“分明是你的人无用,怎么又要怪到我的头上来?你这种迁怒于人的习惯,怎么就改不了?”



    “你还敢跟老子顶嘴?你信不信老子把你吊起来,把你那身滑溜的皮给剥下来作鼓?”赵毅破口大骂,“你就是个扫把星!你在沈千寻手下屡战屡败,现下又把这晦气传染给老子!皇上要不派你来梅城,老子没准早把那呆头鹅赶尽杀绝了!”



    “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沈千梦自失去一只手腕,反而视死如归,她嘲讽道:“占据着那么有利的地势,又占尽先机,还被龙天语打得屁滚尿流,我要是扫把星,你赵将军也不比我强多少!”



    “我呸!你奶奶的,你是上赶着来寒碜我是不是?来人,把这贱人拖下去,把她另一手也剁了,看她还敢在这里蹬鼻子上脸的惹老子!”赵毅发狠大叫。



    “悉听遵便!”沈千梦翻着白眼珠看天。



    “将军,您跟她这个活死人计较什么啊!”赵毅身边的副将刘康讪笑着上前,道:“属下刚接到一封信,说是皇上要来乐陵山了!您老还是好生想一想,如何应对皇上吧!”



    赵毅哭丧着脸叫:“老子还能什么法子?吃了这样的败仗,什么法子都没有喽!我就等着他把刀架在我脖子上吧!”



    “还真是怂!”沈千梦冷哼,“你抓的那十来个人,不可以拿来挡一挡吗?”



    赵毅瞪她一眼:“就那些王八蛋,能挡什么事?除了一个柳涣生,没一个大人物!要是抓到那仨老头还差不多!”



    沈千梦不屑的掠他一眼,道:“捉到仨老头也未必就有用了,帝都里不就关着一个老爷子嘛!还是昔日龙潜国的国主,是龙天语的外公呢!人家不照样不急也不躁的,压根就没打算来救似的!这可也奇了,一个女人,倒比自小抚养他长大的外公要紧的多呢!”



    “是啊!这也奇了!”赵毅亦是百思不得其解,“你说,他为什么不去救他的外公?咱们主子那脾气,他就不怕他外公被剥了皮下油锅给炸了?”



    “咱主子不是没炸嘛!”沈千梦轻哼,“非但没炸,还好吃好喝的待着呢!老爷子整日里也悠闲自在的,敢情是做牢都做出雅兴来了,不急也不躁的!”



    “你说,这都有病吧?”赵毅拧着眉头,“都他妈有病!”



    “你懂什么?”沈千梦鄙夷道:“亏你还跟天邪帝混了那么久,对他居然一点都不了解!那是龙天语的外公,也是他的外公,当初两兄弟被龙熙帝赶上战场,可是老爷子拼着老命把他俩给救了!你别看他张嘴老东西,闭嘴老东西的,真要动起真格的,他倒又舍不得了!好几次上了邪性,要把那老头儿拉出来揍,还没拉出来呢,先后悔了,倒是苦了以前在龙熙帝手底的那帮宠臣了,都快被玩死了!”



    “咱们那主子,还真是叫人看不透!”赵毅话锋一转,又道:“不过,你倒是蛮了解他的,你说,他若来了,咱们怎么说,才能让他消气呢?”



    “哟,这会儿怎么又要我拿主意啊?”沈千寻讥讽道,“刚刚还骂我是无用的贱女人呢!”



    赵毅撇嘴:“你也说过,我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梅城之事,是我们俩负责的!要是怪罪下来,我们俩谁都跑不掉!”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