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91章:卖的什么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八妹不服的掠了他一眼:“谁说我们家舅舅功夫不好?比不过你吗?另外,我们家五殿下的功夫,可远胜于你吧?你又不是尿急,等一下能能憋死你啊!”



    尹浩瞪眼:“你这黑小子,说话好生粗鲁!”



    八妹挺起胸脯,圆溜溜的眼睛瞪得比他还大:“你这憨货,还学人家掉书袋?”



    两人正比试谁的眼更大时,三公子和龙天锦两人抬着一只麻袋,急匆匆的奔了过来,沈千寻低问:“怎么这么久?”



    “别提了,那姓柳的老头儿,酸得不行,等了好一阵才得手!”三公子回,“事不宜迟,咱们快走吧!”



    “这麻袋里……装的什么啊?”尹浩见里面鼓鼓囊囊的,难免有些好奇,又见沈千寻小心的把麻袋放在自已的马背上,愈发摸不着头脑。



    “天机不可泄露!”沈千寻拍拍麻袋,难得露出笑容,“有了这货,救人妥妥的了!”



    “故弄玄虚!”尹浩斜睨她一眼,翻身上马,和自己带的几个人飞驰而去,沈千寻歪着头,问身边的三个人:“我笑起来的样子,是不是特别猥琐,特别无耻?”



    三人“噗哧”笑出声。



    龙天锦打趣道:“你觉得呢?”



    “我觉得很猥琐很无耻,可是,很快乐,无耻的快乐!”沈千寻笑得眉眼弯弯,朗声一笑,夹紧马腹,紧追尹浩而去,龙天锦等三人亦飞快跟上。



    夜黑如墨,无星也无月。



    只有风,漫天漫地的吹着。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



    沈千寻此番没打算杀人,也没打算放火,但她即将要做的事,对麻袋里的柳蔓来说,远比杀人放火还要残忍。



    但没办法,出来混,早晚是要还的,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一天到想恶心别人的人,早晚也会被人恶心的!



    这一夜快马加鞭风驰电掣一般,虽然路途遥远,又加天色晦暗,可尹浩他们对这一带极为熟悉,所以,倒也未受困扰,到达乐陵城城外时,天还没亮,正处于黎明前的黑暗之中。



    这一段黑暗,真是伸手不见五指,一行人下马歇息,往嘴里塞了些面饼清水,又窝在乐陵山附近的丛林里眯了一会,等到天蒙蒙亮时,尹浩急吼吼的问:“你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这会儿,该亮出来了吧?”



    “嗯!确实该亮出来了!”她从袖里掏出一封信,递给尹浩,道:“闻听尹都尉臂力惊人,搭弓射箭,曾一箭射过双雕,可有此事?”



    “那又如何?”尹浩把信封接过来,放在手里上下看了看,问:“你想让我用箭送信?”



    “尹都尉果然聪明!”沈千寻赞道:“正有此意!只是不知,在距城门数百米的地方,都尉可否将这封信射入乐陵城的城楼?”



    “那有何难?”尹浩皱眉看着信封上的名字,嘀咕道:“你这信,是给那邪贼的吗?”



    “是啊!”沈千寻点头。



    “信里说了什么?”尹浩又问。



    八妹撇嘴:“让你射封信,你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吗?你烦不烦?主子姐,干脆让我去送得了!我虽然没那么好的臂力,可送封信有什么难的?两国交战,还不斩来使呢!”



    “就你懂的多!”尹浩不服气的叫,“你当那乐陵城的城楼,是你们家大门槛啊?说进就进的!哼,那可高达数十米,有三四层楼那么高呢!就你这尺把长的个儿,爬到下辈子都未必爬得上去!”



    “喂,愣货,说什么呢?”八妹忿忿然,“你个子高了不起啊?站在那里不动,人家还以为你是只球呢!”



    众人见他俩吵得有趣,都不自觉笑起来,三公子在一旁道:“八妹你也别不服气,这活儿啊,也只有尹都尉能做,换了谁也不成!”



    “这倒是真的!”龙天锦也是到过乐陵城的,感叹道:“我自认飞檐走壁都没问题,可是,这城门口光溜溜的,连只鸟儿都藏不住,又有弓箭手日夜盯着,又那么高,那么陡峭,我也是爬不上去的!除非四哥来,或许他能飞上去也说不定!”



    “所以啊!此行谁都可以不来,但少了尹都尉是万万不成的!”沈千寻面不改色的说着奉承话,反正说一句好听的话,又不会死了,人家蔓公主天天说,越活越顺溜,整日里跟众星捧月似的,她倒好,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叫杀,这是多么痛的领悟啊!她以后有事没事的,也要说些好听的,其实她也很有溜须拍马的天赋的。



    尹浩听到她的话,面色果然缓和了很多,颇有几分自得喜悦,沈千寻可是不轻易夸奖别人的人呢,能被她夸奖,也是一件荣耀的事!



    沈千寻暗觉好笑,不由慨叹万端,古语说得好,三月春风暖人心,一句好话的效用,果然胜过她的霜刀雪剑苦相逼。



    尹浩将信揣入怀中,忽又道:“王妃,你确认那邪贼在乐陵城吗?不是说他已经回了帝都?”



    “他闻听赵毅吃了败仗,又折回来了!”沈千寻认真道:“是皇上派去乐陵的人传回来的消息,他们试图在路上阻击天邪帝,只是,他狡诈异常,使用了替身,以致我们的人徒劳损伤了不少!”



    “这邪贼本就是刁钻狡猾之辈!能装死那么多年,把所有的人都耍得团团转,自然也没那么容易捉到了!只要他在乐陵城就好!”尹浩轻叹。



    “此事千真万确!”沈千寻笃定道:“再者,便算他不在,也定然在附近,赵毅会想法知会他的!”



    “好吧!”尹浩起身舒展了一下身体,



    众人在树林里活动了一下,这时天光大亮,面前的景物尽收眼底,影影绰绰的,可以看到高大巍峨的乐陵城楼。



    一行人弃马步行,沿着郁郁葱葱的灌木丛往乐陵城附近游移,渐渐的,可以看清乐陵城楼上的情形了,果然是弓箭手林立,防卫森严,时不时的,还有人在垛口处向下探望扫视。



    而乐陵城正中,一极旗杆挺立而起,墨绿色的旗帜迎风招展,上面天邪两个字,却是用红线绣成,血一样鲜红刺目,被那绿底子一映,却又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沉闷粘滞之感,令人烦躁异常。



    而当看到旗杆下面的那一排牢笼时,众人都觉胸口似被重锤猛敲,又闷又痛。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