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98章:这个女人不正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可是……”尹浩还想再说什么,沈千寻烦躁的打断他:“你烦不烦啊?我有傻到等别人来捉我吗?你还不快点找个地儿给这几位医伤,是想眼睁睁的看着你们家大将军咽气吗?”



    尹浩担忧的看了柳涣生一眼,他们的伤势确实拖不得,他一咬牙,道:“那王妃多保重!我们走了!”



    沈千寻挥挥手,数骑人马飞驰而去,直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她才缓缓扭过了头。



    “主子姐,现在该怎么做?”八妹小声问。



    沈千寻笑而不语,这时,对面城楼上又传来天邪帝的喊话声:“弟妹啊,朕的美人儿准备好了吗?”



    “妥妥的!”沈千寻大声回,转而又提气扬声叫:“天邪帝,我们把美人儿给了你,你该不会把城门放开,把我们全都捉回去吧?我们可只剩下四个人了!”



    天邪帝嘎嘎一笑:“朕说你有阴谋诡计吧,你还不承认,弟妹,你休想骗朕打开城门!”



    “这话怎么说的?我们确实只有四个人了!”沈千寻大叫,她说的确实是实话,可是,对于她的话,天邪帝只是付之一笑,这女人真狡猾,是不是当他傻啊?



    “在天邪帝面前,我是不敢耍阴谋诡计的!”沈千寻叹口气,又叫:“好了,我现在就让美人儿朝你的方向走!不过呢,美人儿身上中了毒,现在已经毒入肺腑了……”



    柳蔓倏然一惊,慌慌的朝自己身上瞧去,沈千寻轻拍她肩,道:“别找了,就在你的胸口,嗯,这会儿,应该有条黑线,正往心脏处蔓延,等到蔓延到心脏,可就真的要死了!”



    “沈千寻,你这个歹毒的贱人!”柳蔓破口大骂。



    沈千寻尚未作答,那边城楼上的天邪帝也哇哇乱骂:“沈千寻,你这贱人,好生歹毒!”



    “还真有夫妻相呢!”沈千寻呵呵笑,“连破人都说一样的话!天邪帝,你和这美人儿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不结为夫妻,简直天理难容!”



    “沈千寻,你TM居然敢耍朕!你……”天邪帝跳脚狂骂,气得嘴歪眼斜的,哪里还有半点君王的气质?活脱脱一个泼皮无赖。



    “天邪帝少安毋躁!”沈千寻提气扬声大叫,“我给您的那封信,便是解药,拿开水煮了喝了,毒性立除!不要,您可得抓紧点儿,时间不多了!”



    天邪帝咬牙:“死老四摊上你这么个狠货,只怕也活不长!”



    “那可说不准!”沈千寻掩唇笑,“但你家美人儿若是不及早施救的话,一准儿活不长,还是肠穿肚烂而死呢!所以,别再骂我了,快点把她召唤回去,免得她出来乱勾搭!”



    她说完,伸手把柳蔓一推,柳蔓这才回过神来,这回不会别人赶她了,自己就疯一般往城楼处跑,跑得钗环斜坠乌发散乱香汗淋漓,别提有多狼狈了。



    沈千寻做了个手势,低低道:“我们撤!”



    一行四人翻身上马,急驰而去,那边天邪帝急急的唤人去找信煮水,这厢忙着垂下吊篮,把柳蔓提上去,心慌意乱之际,自然不会派兵去追沈千寻他们,实际上,便算柳蔓没中毒,他也没打算开城门,他生怕这是龙天语的攻城之计。



    他们这厢手忙脚乱的迎接柳蔓,沈千寻等人已飞快消失在一里开外,柳蔓人在吊篮之中,一颗心狂跳不已,几乎要跳出腔子来。



    而这时,某处隐蔽的山坳,苏紫嫣力挽铁弓,双目炯炯,只听“嗖”地一声,一枚铁箭忽啸而出,去势凌厉,径直往柳蔓的胸口射去!



    这一变故,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大家一起狂呼喊叫,柳蔓更是吓得魂飞天外,吊篮内的空间本就小,她避无可避,闪无可闪,眼见那箭羽就要穿透她的胸背,她一咬牙,捉住吊篮上的绳子,身后向后用力一仰,整个人便凌空飞了出去,那箭羽擦着她的脖子飞了过去。



    “蔓儿,蔓儿你怎么样?”天邪帝大惊失色,趴在垛口上连声大叫,同时吩咐人投下云梯,前去营救,城楼上登时乱成了一锅粥,而山坳处,苏紫嫣气得一捶打在石壁上。



    “这贱人,胆儿倒挺肥,居然敢避姑奶奶的箭!我让你躲!让你躲!姑奶奶我再射!”



    她说完再度挽弓,又一枚箭羽激射而出,只是,这一次心浮气躁,已然大失水准,那箭羽戳中了云梯上一个士兵的屁股,那人立时嗷嗷的叫起来,一边叫,一边向她这边指指戳戳,哇哇乱叫。



    “我再射!”苏紫嫣两击不中,只气得眼前金星乱闪,但她未及挽弓,人已被沈千梦大力拖住。



    “来不及了!被他们发现了,我们快撤!”沈千梦急急叫。



    苏紫嫣虽然心有不甘,却也无可奈何,只得将手中弓箭随手掷在悬崖下,飞快的跑开了。



    这边柳蔓已然吓昏了过去。



    说起来,也算她命大,在她晕迷的那一瞬间,云梯上的哨兵及时抱住了她,不然,从这么高的地方落下去,只怕这活色生香的曼妙身姿,立时要化作血肉模糊的一堆了。



    侥幸存活的柳蔓,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扒自己的胸口,见那条黑线已然变淡,这才略略松了口气,忽又觉得气氛不对,一抬头,正好对上天邪帝色迷迷的目光。



    “蔓儿,没事了!朕已经把那封信煮水给你服下了!”天邪帝痴痴的瞧着她,目光如脓涕一般粘在她身上,令她忍不住要作呕。



    “蔓儿,是哪里不舒服吗?”天邪帝贴心的坐了过来,手掌轻抚在她背上,一下一下揉搓着,嘴里又说:“该不是那死丫头又骗朕,你的毒其实没解完?”



    他说着,大手自自然然的朝柳蔓的胸口探去,柳蔓像发了疟疾一般剧烈的颤抖起来。



    她连滚带爬的躲开了他的咸猪手,拼力大叫:“别碰我!你走开!”



    “朕是你的男人,怎么可以在你最需要朕的时候,不管不问的离开呢?”天邪帝浪笑着,反将她揽在怀中,又亲又啃,热热的鼻息带着浓重的脂粉味扑鼻而来,柳蔓浑身急颤痛苦不堪,但看到她这样的反应,天邪帝反而愈发快活,他兴奋的将她压在身底,毫不客气的撕去她身上的衣裳。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