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00章:死丫头一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但说来也怪,她如此暴躁,天邪帝瞧在眼里,却似愈发欢喜,那双眼本就色眯眯的,此时更是粘在她雪白的脖颈上,下一瞬,他突地窜了过去,唇微张,露出森白的牙齿,就如野兽一般对着柳蔓的脖子啃了下去。



    柳蔓的尖叫声顿时又响彻整个大殿。



    这样的游戏,或许真的很好玩,天邪帝亮着獠牙在柳蔓身上啃了一阵,留下深深浅浅的紫色印痕,柳蔓也真正算是以牙还牙,在天邪帝的脖子上胳膊上留下鲜血淋漓的牙印,她的还击,远比天邪帝的进攻要狠厉。



    “小野人儿!”天邪帝咝咝的抽着凉气,却又时不时咧嘴大笑:“蔓儿,爷就爱你这劲儿!爷真是爱死了!爷不允许任何人招惹爷的蔓儿!你等着,爷这就把那死丫头叫过来,任你差遣!”



    “只是那死丫头一个吗?”柳蔓冷哼,“还一个半死不活的,也一起叫过来吧?我和她,还有一笔旧帐一直没来得及算!”



    “你打算怎么算?”天邪帝冲着她挤眉弄眼,“说起来,她也算是我们俩的大媒人呢!玩玩可以,注意别玩坏了,爷从来都是知恩图报的人!”



    柳蔓冷哼一声扭过了头,不再理他,天邪帝放浪大笑,大声叫:“画皮画骨,去,把苏紫嫣和沈千梦叫过来,陪我们家蔓儿玩一会儿!”



    两人点头转头,把天邪帝的意思忠诚的转达给了沈千梦和苏紫嫣。



    “皇上说了,让你们去陪蔓公主玩会儿!”



    “玩?”沈千梦头皮发麻,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苏紫嫣则涨红了脸,跳脚骂:“姑奶奶又不是她的玩具,凭什么陪她玩?”



    “皇上说了,这是圣旨!”画皮面无表情的强调。



    “皇上还说了,如果抗旨不遵,便各打三十大板外加掌嘴二十,两人选一下吧,是跟奴才走,还是留下受罚!”画骨亦一脸木然,并不将苏紫嫣的暴怒瞧在眼里。



    人人都知道苏紫嫣彪悍,可是,人人也都知道,彪悍如虎的苏紫嫣一旦遇上天邪帝,立马温顺如猫,天邪帝叫她往东,她绝不敢往西,天邪帝叫她撵鸡,她绝不敢去追狗。



    短暂的僵持和跳叫狂骂之后,苏紫嫣和沈千梦似两只霜打的茄子般蔫巴巴的出现在柳蔓面前。



    “来了啊?”天邪帝打了呵欠,懒洋洋的招呼,“蔓儿觉得闷,想让你们陪着玩一玩,你们两个要乖,让她玩得开心一点,朕重重有赏!”



    沈千梦谄媚的笑:“奴婢全听皇上和蔓公主的!”



    苏紫嫣不屑的掠了她一眼,梗着脖子,不发一言,但眸中却已涌出了泪水,嘴唇轻颤,显是委曲伤心至极。



    “好了,有她们陪着我玩就行了!你走吧!”柳蔓大刺刺的推了天邪帝一把,一脸嫌恶的表情,苏紫嫣忿忿叫:“你干嘛推邪哥哥?”



    “邪哥哥?”柳蔓愕然,尔后爆笑出声,“好!这邪哥哥三个字,倒真的挺衬他的!我就推他怎么了?不准啊?”



    苏紫嫣尚未答话,天邪帝那边已嘻嘻哈哈的应:“准!怎么准?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不自在!那是蔓儿疼朕呢!朕走了,蔓儿,你好好玩,要是谁惹你不开心,朕一准儿打他们屁股,打到皮开肉绽!”



    他说完晃悠悠的去了,还一步三回头的,显是十分不舍,沈千梦瞧在眼里,简直有自戳双目的冲动,这果然是不打不骂不自在啊!



    天邪帝一走,苏紫嫣立时叫唤起来:“柳蔓,你到底想怎么样?”



    柳蔓半躺在床上,美眸微眯,唇角微勾,露出嘲讽的笑容:“有日子没见,苏大小姐还像以前一样又蠢又痴又傻!”



    “为了邪哥哥,我情愿又蠢又痴又傻,关你屁事?”苏紫嫣眼含热泪,哽声叫:“你以为天下女人都跟你一样吗?勾三搭四招蜂惹蝶的?你招惹了邪哥哥,你令他对你神魂颠倒,日思夜想,你把他弄得五迷三道的,一转身却又不要他了,柳蔓,你这个女人,真是坏透了!”



    “哈哈哈!”柳蔓仰头大笑,“是,我坏,我坏透了,一个坏女人,总比一个蠢女人好,坏女人想要什么,唾手可得,蠢女人只知哭哭喊喊的,反招人嫌恶!其实你心里,一定也想做一个像我这样的坏女人吧?”



    苏紫嫣忿忿的看着她,红着眼眶不吭声,柳蔓伸手柔若无骨的小手懒懒召唤:“行了!别用那种苦大仇深的的目光瞧着我,过来帮我捶捶被捏捏肩,被那女屠夫折腾一通,浑身的骨头都似散了架似的疼,这贱人!”



    她低低咒骂不止,面上满是怨毒之色,沈千梦见她如此,心里一动,忙谄笑着附和道:“那贱人确是再恶毒不过!她不光是蔓公主您的死敌,也是我的冤家对头呢!如今我们聚在一处,可算是同仇敌忾了!”



    柳蔓原本耷拉着眉眼,一幅慵懒模样,听到沈千梦这番话,却倏地抬眼,目光冷厉如箭,恶狠狠的戳向沈千梦。



    “哟,这不是沈家的四小姐嘛!”柳蔓尖声大笑,“两年多未见,四小姐倒是出落得越发美丽了!瞧这眉眼,瞧这身段,瞧这半只手臂还有这脚,真是美得让人窒息啊!四小姐,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把自己调理得这般美丽动人的?”



    她一边说着,那阴冷的目光不时的打过沈千梦的断臂残腿,沈千梦只觉得浑身冒寒气,却强自撑着谄笑:“瞧柳姐姐说的,我现下已是废人一个,丑陋不堪了,当然,便算没废时,我也不过是寻常脂粉,还是柳姐姐美啊,这经风经雨的,不光美貌不减当年,反而更添了坚韧从容之美,就如那雪中的红梅,愈发娇艳……”



    她这边搜肠刮肚的阿谀奉承,苏紫嫣听得快要吐出来,她鄙夷道:“沈千梦,你有点骨气好不好?砍头也不过碗大的疤!你犯得多说这么多恶心的话吗?”



    柳蔓掩唇轻笑:“紫嫣妹子,你可不要拦着她,好久没人夸我了,难得千梦妹子肯夸,姐姐我听得受用得很!”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