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19章:何以解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就只准你设计柳蔓,不准朕捉弄龙天锦吗?”龙天语嘟嘴,“这不公平!你才小心眼儿!俗话说得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有他在这儿,朕的心整日里悬着,可他脸皮忒厚了,朕九五之尊,又不好像某些人那样,把人装麻袋里就给扛出去了!”



    沈千寻无言以对,只好翻翻白眼,又问:“你怎么赶他的?”



    “朕什么也没做啊,就是让八妹和沈夫人在他面前不经意的唠叨了两句,然后,他就……”龙天语耸耸肩,笑得志得圆满。



    “唠叨什么?”沈千寻打破砂锅问到底,她确实很好奇,什么话能有这么大的杀伤力呢?



    龙天语促狭的笑:“还能唠叨什么呢?自然是唠叨咱们的闺房之乐啊!这小子比你还傻,一直以为朕不举不能人事,你虽然在朕的怀里,可朕只能干看着动不了嘴,有朝一日,突然知道朕神力惊人,你说他会不会崩溃?他崩溃之后,会不会寻死觅活的?他要死要活的,你舅舅是他的好基友,是不是得带着他远走高飞,免得他想不开抹了脖子?他们既然要远走高飞,你是不是得提前把行李备好?”



    他一迭声的说着,口齿利落清晰,沈千寻直听得目瞪口呆。



    这个男人,果然够厚黑够无耻,居然连这样的法子都想得出来……



    不过,貌似也没什么不对,龙天锦一直守在她身旁,她自己也是百般的不自在,她既不爱他,自然不想耽误了他,希望他能早日走出,拥有真正属于自己的幸福,这样,再好不过!



    见她沉思不语,龙天语立时不悦:“怎么了?舍不得?舍不得朕再把他找回来,还给你!”



    他居然学她吃醋时的口吻。



    沈千寻哑然失笑。



    “懒得理你!”她瞪他一眼,“我这就去给他们收拾行李,哎,对了,既然要人家浪迹天涯,你得多准备一些银票,天锦我管不着,可不能饿了我家舅舅!”



    “嗯,这话听着舒服!”龙天语笑眯眯的回,“放心吧!朕绝不会亏待他们的!”



    次日中午,三公子左手拎着包袱,右手拎着烂醉如泥的龙天锦,跟众人告别。



    “我带他出去走一走,等到他不发噫症了,再把他带回来!”



    沈千寻点头:“你要把他照顾好!不要让他喝太多酒!”



    “是啊!”龙天语在旁添了一句,“就算要喝的话,也不要一个人喝闷酒,舅舅可以带他去喝花酒,没准儿能喝个媳妇出来,也省得天天惦记别人的!”



    八妹和李百灵一齐掩嘴笑,龙天锦喝得晕头晕脑的,偏偏对龙天语的话敏感,抬起头来,拿眼刀子甩他。



    “别看了别看了!”三公子在旁唠叨,“他有什么好看的啊!还没本公子好看呢!哎,我说龙老五,不如,我娶你做媳妇吧?在凌云峰时,你不是对我很有好感的吗?”



    龙天锦看着他,瞳孔急速收缩,下一秒,他趴在一棵树上,晕天晕地的呕吐起来,一边吐一边叫:“宛老三,你……你敢不敢再恶心一点?”



    众人忍俊不禁,一齐哄笑。



    这一阵哄笑,将所谓的离愁别绪黯然销魂之类的情绪轰得一干二净,龙天锦吐完,揪着三公子不依不饶,三公子拔腿就跑,两人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众人面前。



    回房之后,龙天语冲着沈千寻一个劲傻笑。



    “心情很好吧?”沈千寻看着他。



    “你说呢?”龙天语反问。



    “肯定很开心!”沈千寻答,“很爽,像三伏天喝了冰水一样清爽,心里特别利落,看天天蓝,看花花香,如释重负一般,压在心里的石头移了去,整个人都是轻飘飘的,像是在云端飘。”



    龙天语愕然:“小僵尸,你不得了,居然能看透朕的心思呢!”



    沈千寻盯着他看,看了半天,突然做了个鬼脸,嘻笑道:“当初我把柳蔓变没了的时候,心里就是这么爽!”



    “原来是这样!”龙天语哑然失笑,伸手将她揽在怀里,调笑道:“现在男贼女贼都赶跑了,你说,咱们俩该做点什么庆祝呢?”



    沈千寻摇头:“不知道!”



    “不如,为师再教你几招吧?”龙天语一脸认真的把手伸进她的衣领,捉住两团温软,便任意捏圆搓扁,只觉手底两粒小樱桃倏然立起,他的鼻息瞬息加重,嘴里却仍一本正经道:“业精于勤!勤学苦练,方为正道!”



    沈千寻颇以为然的点头:“师父所言极是!不过,徒儿今天不想学新课,想温习旧课!”



    “也好!”龙天语正襟危坐,道貌岸然,问:“那你打算如何温习呢?”



    沈千寻轻笑一声,双臂微伸,勾上他的脖颈,红唇微张,贝齿细密的辗过他新长出胡茬的铁青色下巴,最后落在他的胸前,素手轻揉,指尖微挑,龙天语白色锦袍的衣带无声的散开了。



    她钻到他怀里,一路煽风点火,极尽诱惑之能事,媚眼如丝,娇憨异常,龙天语很快便坐不住,喉结不住滑动着,沈千寻低笑:“师父,徒儿学得可好?”



    “还差点火候!”龙天语硬撑,“师父坐怀不乱!”



    “是吗?”沈千寻指尖游移,又向他怀里探去,龙天语的呼吸很快便急促起来,她忽又停止,调皮问:“师父乱了吗?”



    龙天语倔强摇头。



    沈千寻的指尖继续向下移,龙天语闷哼一声,翻身将她压倒……



    炎夏初至。



    梅城里,梅子已熟,黄澄澄的挂在枝头,煞是好看。



    而独属于这个季节的梅雨,也淅淅沥沥而来,整个梅城,一片烟雨朦胧。



    沈千寻最惯常做的事,便是和龙天语一起倚窗看雨,品茶论花,随意闲聊,外面雨声哗哗,室内香气袅袅,这样的时光,最是静谧美好。



    手捧一杯清茶,听心爱的人絮絮叨叨,聊些琐碎寻常的事,其实也是一种快乐。



    “其实我喜欢花草,是受母亲的影响。”沈千寻沉浸在久远的回忆里,轻声道:“母亲是最爱花的,现在想起她来,总会想到她立在花丛中,对我温柔微笑的情形。”



    龙天语微笑点头:“我也是!”



    “其实母亲走时很惨,但不知怎么的,后来每次想起她,却只想记得她快乐时的情景。”沈千寻低叹。



    “是啊,好像记住了那个场景,她这一生,就永远生活在幸福喜乐之中,从不曾经历那些痛苦逼仄的日子!”龙天语接过来说。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