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22章:真的好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是啊是啊!”阿痴使劲点头。



    “哪来的刺客?”沈千寻问。



    “那刺客是随她一起回来的,说是半路上救了她的好人!谁知竟心怀叵测,想行刺皇上!蔓公主原是想跟他告别的,发现他意图不轨,便扑在皇上身上,替他挡了一刀!我们从那刺客身上搜出一个令牌,是赵毅身边的人!”阿痴知她不喜柳蔓,也不催她,只管认真回答她的话。



    “那刺客刺杀未遂,应该自杀了吧?”沈千寻又问。



    阿痴微怔:“王妃怎么知道?”



    沈千寻扯着嘴角,笑得暖昧不明。



    阿痴便答:“确是死了,一句话也没问出来!王妃,您还是准备一下,快点跟属下走吧!皇上急得跟什么似的……”



    沈千寻听到这句,愈发烦躁,可是,她却知道,哪怕她再烦再躁再讨厌那个女人,她也得去救她!



    她是一个医者,医者不能见死不救,这有违她的职业道德!



    当然,这不是主要原因,最重要一点,如果她见死不救,龙天语会怎么看她?那些朝臣又会怎么看她?要知道,不管这以身挡刀的事内情如何,柳蔓确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替她的夫君挡了一刀!



    不得不说,为了夺得男人的心,这位蔓公主也是蛮拼的!



    不管自己救不救她,她其实都无所谓的。



    如果她不救,便是小肚鸡肠不识大体,如果她救,就不得不再被她恶心一回,吞下她送的这只绿头苍蝇,她得领她这份情,再不能像之前那样粗暴的对她,因为她救了她的夫君,对她有恩。



    这都什么事儿?



    沈千寻很想爆粗口。



    但是,今时不同往日,王妃的大帽子顶在头上,千人万眼瞧着,随便骂人,不好。



    她只好忍。



    拎着医箱,来到案发现场,绵绵细雨中,正上演一场生离死别的戏码。



    柳蔓浑身是血,躺在龙天语怀中,那张美丽的小脸,丝毫不因一路风尘侵袭而逊色,在垂死之际,反而闪耀着无限圣洁的光芒,美到令人屏息。



    “皇上,我好冷……抱紧我!”她将脸钻到龙天语怀里,气若游丝,泪落如雨,“能死在皇上怀里,奴婢……知足了!”



    “你不会死的!不会死!”龙天语一脸痛惜之色,“柳蔓,你要咬牙撑住!朕会让人救活你的!千寻!千寻!”他大叫,“王妃来了吗?阿痴,让你叫个人也这么难吗?”



    “我在!”沈千寻冷声应。



    龙天语看到她,似是看到了救星一般,他一把抓住她的手,急急道:“千寻,快!救她!她流了好多血,快要死了!”



    “放下她!”沈千寻淡淡应。



    “什么?”龙天语没太听懂。



    “皇上不放下她,我怎么施救?”沈千寻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龙天语见她面色如霜,倏地一怔,但这种时候,显然也不能多说什么,只听话的将柳蔓放下。



    沈千寻打开医箱,戴上手套,察看柳蔓的伤口。



    伤处在胸口,长五寸宽两寸,显是利刃所致,伤口不算深,也未伤在要害,并无性命之忧,只是血流得多,看上去有点吓人。



    这一切,与她的猜测契合。



    如果真是杀手,定会想着一刀毙命,刺杀之时,必然狠辣异常,哪会像现在这般心慈手软?



    只可惜,便是看出什么,沈千寻也不能说出来,刺客已死,死无对证。



    柳蔓果然够聪明。



    “她会不会死?”龙天语紧张道。



    “她会活得很好!”沈千寻冷冷答,说完忍不住又加上一句:“便算无人施救,这样的伤口,也死不了人的!”



    龙天语看她一眼,不再说话,沈千寻也懒得再跟他说话。



    这要死要活的女人恶心她也倒罢了,他也来恶心她,露出这样心痛疼惜的表情,是要闹哪样?信不信她发了狂,伸手给他一刀,给他科普一下,刺客杀人时留下的伤口,到底应该是怎样的!



    当然,这样疯狂的念头,不过一闪而过,她才舍不得刺他,要刺也是刺自己。



    她现在能做的事,只有一件,那就是,救人。



    伤口不深,亦未伤及脏器,只要简单的消毒包扎便好,沈千寻飞针走线,埋头苦干,针从皮肉中穿进穿出,周围的人都唏嘘连声,连声道:“这得多痛啊!”



    “不……疼!”柳蔓已然痛得浑身打颤,却仍要抖抖索索的笑:“王妃医术高超,根本就感觉不到疼痛!”



    这简直就是鬼话,肚子被划开一刀,又被针缝来缝去的,不痛才怪!



    人人都知道痛,但蔓公主非要说不痛,于是,众人对她的坚强勇敢再度唏嘘不已。



    沈千寻却很想吐。



    柳蔓的血,太腥太臭!



    她不说话,继续飞针引线。



    伤口虽不深,可是,划拉得蛮长,肌肉都外翻着,红莹莹的吓人,每缝一下,柳蔓都要打个寒噤。



    龙天语在旁大叫:“五毒,你的麻药呢?”



    “用光了!”五毒摊手,“全被王妃要去,用在伤兵们身上了!”



    “医所也没有了?”龙天语看向沈千寻,满脸焦灼心疼。



    “皇上是觉得,有麻药我不用,偏要看着蔓公主受罪吗?”沈千寻冷冷答。



    龙天语飞快的把嘴闭上了。



    跟沈千寻在一起这么久,他能看出来,她现在很愤怒,很生气。



    他当然知道这气从何而来。



    他不想激怒她。



    “皇上……真的……不痛!”柳蔓娇喘吁吁的开口,“就像被蚂蚁……咬了一下……没事的!”



    她眸中含泪,却偏偏要笑,这笑看起来比哭还要让人心疼。



    龙天语抵抗不住,连声安慰,语气温柔,目光怜悯。



    沈千寻手中的针有点滑,眼前有雾,她伸臂拭了去,继续缝。



    小小的伤口,缝得她满头大汗精疲力尽。



    柳蔓怯生生开口:“王妃,多谢你!你又救了我一次!”



    沈千寻冷冷的掠她一眼。



    尼玛,受了重伤快要死的人,还说那么多台词,真的好吗?



    但人家要说,也有人乐意听,她拦不住。



    缝完伤口开完药方,她收拾医箱走人。



    龙天语留在柳蔓房里,安慰柔弱美人儿受伤的心灵,期间想同沈千寻说话,但她耷拉着眼皮,压根就不看他一眼,冷着脸走了出去。



    “千寻!”李百灵坐着轮椅急急跟上,在她身后偷偷的扯她的衣裳,“千寻,别这样!”



    “哪样?”沈千寻抬头,满眼烦躁。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