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24章:小僵尸绝对是个人才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沈千寻继续往下说:“在抢救时我也说过,柳蔓的伤口并不深,这说明,刺向你的那一刀,未用全力,这个刺客,是来杀人的,还是来表演的?柳蔓身上的伤口,经过及时的包扎,根本就不可能晕迷,一直流血的时候,还能讲那么多话,包扎好了,反而晕迷了,笑话!”



    “所以,你认为,这个死囚,应该是柳蔓找来的死士,这场刺杀,也是柳蔓自导自演,她要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来赚取我的同情与怜悯,还有,感动。”龙天语缓缓道,“是这个意思吗?”



    “没错!”沈千寻点头,“事实就是这样!”



    龙天语呵呵了两声,看向她的目光有些陌生,他轻哧:“你的想像力很丰富!可是,千寻,你能不能告诉我,柳蔓从哪儿找来的死士?她本身就是一个被人关押的囚犯,连逃回来都历尽艰辛,又怎么能有时间和精力来设计这样一场戏?千寻,她不是你,她没有你那一身武功,更没有你那样的头脑和心计!”



    “你可以说得更直接一点!”沈千寻冷笑回,“她柔弱善良美丽,没有我这么恶毒狠辣,亦没有我这样工于心计!”



    “我没有这样说!”龙天语面色陡变,“沈千寻,你有的时候,真的不可理喻!”



    “所以,我没要你理我!”沈千寻扭过头,伸手把墙角的雨伞拿起,“以后也没有必要再让我坦白了,因为在柳蔓这件事上,你从来就不曾相信过我,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一定是有原因的,原因是什么,你心里最清楚!”



    “我清楚,我清楚什么?”龙天语陡然发作,“你是不是又要说,是因为我对她有感情,所以才会这样?你是不是又得逼我承认?”



    “你对她,到底有什么样的感情,你自己心里最清楚!”沈千寻冷哼,“一听到她的消息,就激动的打翻了茶杯,看她受伤,紧张得恨不能替她去死,龙天语,这就是你所谓的同情怜悯,你不觉得,你的同情怜悯,有点过吗?”



    “若是龙天锦为了救你,身受重伤,你会无动于衷吗?我不是僵尸,冷血无情,无心无肺!”龙天语几乎是在咆哮。



    他是真的气坏了,他不明白沈千寻是怎么了,揪住一点小事不放,这种事情,任谁都可以理解的,为什么她就偏要想那么多呢?



    但他越是咆哮,沈千寻越是安静,她慢条斯理的反驳他:“第一,柳蔓不能与天锦相提并论,他们一个是磊落君子,一个是阴毒小人,两人有本质上的不同,第二点,她救你就是一场自导自演的戏,不过,她很下血本,当然,这是我的看法,不强求你接受,但你的看法,也别强求我接受;第三点,关于柳蔓这件事,是个雷区,不可触碰,所以,以后谁都不许再提这个名字,以避免不必要的争吵……”



    “还有没有第四点?”龙天语哭笑不得,吵架还有吵得这么有条理,他家小僵尸绝对是个人才。



    “没有了!”沈千寻认真道,“好了,我现在要出去透透气,我不会跑,也不会寻死觅活,一个时辰后,我一准儿回来,就这样!”



    她说完转身就走,龙天语莫名其妙的被她摆了一通,也正在气头上,索性也由得她去,两人一个朝东去散心,一个往西去沐浴更衣,谁都没有再回头。



    沈千寻撑了伞,拐去医所附近,去看她新近开垦出来的小花园,里头住了一些花花草草,此时都在细雨中静默着,她看了一会儿花,闻到那清淡的香气,心情似乎好了不少,遂去园中的亭子里坐下来,安静的听雨。



    这里本就十分偏僻,此时又近黄昏,愈发幽静,空气也特别清新,这样的环境,让她彻底的放松下来。



    说起来,她其实是很喜欢独处的,她天性清冷,人愈多,反而愈觉得不自在,这会儿一人独自待着,倒觉得心胸开阔了许多,见花园中有杂草逸出,便挽了袖管去除草,又拿了剪刀去修理花枝,这一通忙活,虽然浑身湿透,心里反畅快了许多。



    正忙活着,忽听背后有人叫:“喂,那位小娘子,要不要人帮忙?”



    她直起腰来,看到龙天语卷着裤管扛着锄头,似笑非笑的瞧着她。



    “想帮就来帮好了!”沈千寻回,“不过,可没有酬劳的!”



    “提什么酬劳啊!”龙天语乐颠颠的跑过来,“谈钱伤感情!只要能博美人一笑便好!”



    “这里没有美人,只有僵尸!”沈千寻唇角微勾。



    “僵尸也是可以的,正好爷最近口味有点重!”龙天语跑在她身旁,拿肩膀蹭她,“小僵尸,给爷笑一个怎么样?”



    “僵尸只会冷着脸,不会笑!”沈千寻被他蹭得差点摔倒,便伸脚去踩他,龙天语不服,立时又踩踏回去,两人孩子气的踩来踏去,一个不慎,双双摔倒在在地,跌了一身泥。



    两人相视大笑。



    那股子别扭的情绪也就暂时在嬉戏中消弥,只是弄了一身的泥水,回去免不了又要洗一回。



    这回倒真如了龙天语的意,洗了鸳鸯浴。



    他见沈千寻胸前红肿,便惊问:“这是怎么了?昨儿还没有的!”



    沈千寻微嘲:“还真是不记得了!我来提醒一下吧,午间那会儿,某人过于激动,打翻了一只茶碗,恰好我就坐在桌边,那茶汤便都流到我胸口了!”



    “我没注意!”龙天语满脸歉疚,“不想你竟烫得这么严重!”



    “算不上严重,就是有点红肿罢了!”沈千寻掩住胸口,突然又有点无情无趣的,这种灰败的情绪来得如此迅猛而诡异,她不想让龙天语看到,再闹得不欢而散,便极力掩饰,只眼前却总晃动着他抱着柳蔓,急痛疼惜的面容,心里没来由的漫过一阵沧凉悲观。



    其实不过一件小事,原不必这般介怀,可是,她却似乎总是控制不住,一时又恹恹无趣的,觉得做什么都兴味索然的,对龙天语的求欢,更加没有兴趣,披了浴袍,自去睡了。



    次日清晨,龙天语去看柳蔓,执意要把沈千寻带上。



    沈千寻断然拒绝,且拒绝得直白又直接。



    “我没有兴趣看自家男人心疼情敌的戏码!”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