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30章:再不对你动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说的不是性格啊!”龙天语窃笑,“我是说手感啊,冬天抱着暖暖的,夏天抱着凉凉的,特别舒服!”



    “你又胡说!”沈千寻娇笑着轻捶他胸口,不想他却“嗷”地叫出声。



    “怎么了?”沈千寻看着自己的手,倏地想到什么,伸手将他胸前的衣服扯开,一个又紫又黑的脚印在他的胸口上,被莹白的肌肤一映,愈发刺眼醒目。



    “我不知道,我竟然踹得这么重!”沈千寻小心抚上那个印痕,哑声问:“很痛吧?”



    “不痛!”龙天语摇头,“是我先把你打伤的,又把你关起来,我活该!”



    “天语,我是不是特别野蛮,特别暴力?”沈千寻很难过,她怀疑自己有暴力倾向。



    “我喜欢!”龙天语微笑,“又不是第一次被你揍!做湘王时,你要是哪天不揍我了,我反倒不自在了,后来你离开,我便天天想着,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再揍我一次,再骂我一次,让我死,我也愿意!”



    沈千寻又哭又笑:“你受虐狂啊?”



    龙天语好奇追问:“什么是受虐狂?”



    “就是……好男人的意思!”沈千寻紧紧抱住他,“我保证,我以后再不对你动手!”



    “床上还是可以动手的!”龙天语笑,“我宠妻无度,人人都知道!”



    人人都知道,龙宇帝宠妻如命,但人人也都知道,王妃沈千寻恃宠而骄。



    彪悍泼辣的名头顶在头上,放在旁人身上,不定怎样难受,沈千寻却压根不放在心上。



    她自有她的应对方法。



    在感情上她是个二货,是个傻子,可在别的事情上,她比谁都精明。



    笼络人心这种事,她不屑做而已,如果她要做,会做得比谁都好,比谁都有范儿。



    军营内的伤兵渐渐痊愈,有简墨他们照应着,基本不用她再去看,沈千寻便在梅城新开了家医馆,扯一个招牌出来,取名龙恩堂,专治疑难杂症。



    开张当日,求医者众。



    沈千寻是女屠夫不假,可是,女神医的名头也不是白得的,当年皇宫之中比医技,将一代名医吓得屁滚尿流,这事儿经好事者之口,早已传遍天下。



    病急乱投医,所以,纵然她恶名远播,可那些久病不愈者依然要蜂涌上门,沈千寻对待病人,从来都是暖若春风,这倒不是刻意的,这是一种职业习惯,亦是一种本能。



    不过月余功夫,沈千寻战果惊人,梅城内外,但凡有痼疾难医者,皆由沈千寻妙手回春,后来便连大宛等国,也有人慕名来求,一时间梅城客栈爆满,尹浩不得不出动军队,以防有心怀叵测之人乔装混入。



    沉疴得愈,如枯木逢春,病人感激之余,溢美之辞纷沓而来,迅速将原来的恶女名声淹没,取而代之的,是远古神女,是仙女下凡,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差点没把她捧到天上去。



    沈千寻把一月所得诊金,尽数交付柳兴,充入国库作军资。



    柳兴看着那一车车银子,惊得下巴差点掉下来。



    才一个月啊,王妃打哪儿弄来这么多钱啊?



    但话又说回来,这钱来得正是时候,自被那邪贼设计,国库里的银钱便被他霸占了,梅城一战,又耗费巨大,亏得龙潜城还有些老底可以吃,但眼看就要见底了,他正愁着到哪儿弄钱呢,这钱就来了。



    柳兴望着那一车车钱,不由慨叹,虽然这王妃脾气暴躁了点,但是,就凭这敛财的本事和无人能敌的心计,做一国之母,还是完全称职的。



    龙天语把沈千寻扯到角落里,小声问:“千寻啊,你去搜刮民脂民膏了?”



    “乱讲!”沈千寻撅嘴,“这是他们付我的诊金好不好?若是搜刮民脂民膏,他们还能一个劲的叫我好?”



    “诊金可以这么多?你不是说,很多都是连诊金都不要的吗?”龙天语又歪头瞅了一眼,外头的银子还没运完。



    “很多确实是不要诊金的啊!”沈千寻点头,“可是,这也要看人的嘛,没钱的自然不要,可是,有钱的自然要多要啊!我又不傻!天下如此之大,富豪多如牛毛,我救他们一命,他们便是将金山银山搬了来,也是心甘情愿的啊!”



    “好吧,朕傻!”龙天语又歪头看那运钱的车,沈千寻掩唇笑:“皇上,您是九五之尊啊,怎么跟没见过钱的乡下人似的!”



    “最近缺钱!”龙天语老实巴交回,“不过,你怎么知道朕缺钱的?”



    “宫中各项用度都在缩减,我怎么能看不出来呢?”沈千寻笑,“不过,我也没想到赚钱会这么容易,嗯,天语,等我们回到帝都,我便把这龙恩堂移到京城吧?遇到那些个有钱人,便狠宰一把,也算劫富济贫了!”



    “这法子妙极!”龙天语拍掌笑,“这么说来,便是朕不做皇帝,靠着小娘子,也是可以富贵泼天的!嗯,朕日后得好生的巴结你这敛财圣手,再不敢欺负你了,若是皇帝没得做了,好歹有个后路!”



    沈千寻笑回:“好啊!就凭你这皮相,在医馆里跑跑堂,别的且不说,那女病患只怕要哭着喊着来瞧病,到时,我们你负责吸引人,我负责敛财,保不齐还真能富甲天下呢!”



    她说完窃笑不止,龙天语伸手在她头上乱揉,嘴里笑骂:“死丫头,竟敢让朕出卖色相!朕是无所谓,只怕某人看到那种情形,又会狂吃老陈醋,要拿把大砍刀,把那些女病患全都砍得稀巴烂才甘心呢!”



    沈千寻撅嘴:“我哪有那么小心眼?寻常的花痴,我才不瞧在眼里呢!”



    “花痴就是花痴,怎么还分三六九等?”龙天语笑问。



    “那当然!”沈千寻认真回,“有的花痴,就只是花痴而已,无毒无害,可有的花痴就不一样,那可是比五毒婆婆养的那些蝎子蜈蚣还要毒上几分,稍不留意,你连自个儿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知道你在说谁!”龙天语笑笑,叹道:“看来,你和柳蔓之间,真是打了死结了,我左右是解不开的,也不费那力气去解!不过,千寻,有件事,我要和你说明白……”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