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39章:情深不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说的不错!”龙天语笑着看她,眸中满是激赏,“小僵尸有经天纬地之材,只可惜,是个女人,若是个男子的话,朕定封你为相!”



    “可别说这种话!让那三个老封建听到了,又要多出许多废话来!”沈千寻轻笑,“我因为担心,曾向柳大人问过军饷的事,他当时凶得不得了,把我教训了一通,说什么,朝堂之上,不可容女子指手划脚!”



    “后宫不得干政,女子不可从军从政,这是祖宗留下来的规矩啊!”龙天语轻叹,“所以,我刚刚才要说,知道得太多,会被灭口!可是,千寻,我真的怀念我们并肩作战的日子,那般的默契,心有灵犀,一点即通!朕有你相助,便是再逼仄艰难的日子,也觉信心满满,处处得心应手!”



    “有吗?”沈千寻扬眉轻笑,“我只记得,那时某人经常会挨我的揍呢!”



    “有吗?”龙天语学她的样子扬眉,“朕只记得,那时借着挨揍的当儿,揩了某人不少油!”



    沈千寻想到那时那景,忽地笑出声来,啐道:“那时我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清雅如仙的云王,却是个喜欢揩油的家伙!”



    龙天语也笑,笑了一会儿,又正色道:“朕长那么大,可就只偷偷摸摸的占过你的便宜!说来也怪,明明你又凶又冷又吓人,可朕每次见到你,总是很冲动,忍不住就想动手动脚的,你说这是为什么?”



    沈千寻轻哧:“我怎么知道?”



    “必是你身上有种特殊的气质,令朕着迷,来,给朕瞧瞧,是不是衣服里偷偷藏了什么迷魂药之类的!”他说完,伸手就去扯沈千寻的衣裳,沈千寻笑着闪开去,啐道:“这大白天的,你怎么又毛手毛脚?”



    “朕对自己的妻子毛手毛脚,可不是天经地义?”龙天语眯着眼笑,作势又抓过来,沈千寻一拧腰逃开了,两人在园子里你追我逃的嬉戏着,笑声冲破云宵,远远的传开去。



    围墙外,一条黑影冷冷的注视着他们,等到他们闪入花丛深处,这才无声的离开,径直奔向柳蔓所在的梅菀。



    梅菀里十分安静,除了几名值守的士兵,剩下的便是新招来的几名婢女,此时也都垂手侍立在门外,个个屏息静气,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房门虚掩着,柳蔓正窝在塌上闭目养神,身边两名婢女正殷勤的打着凉扇,同样是小心翼翼,诚惶诚恐,生怕惹到这位传说中性情温柔善良美丽的蔓公主。



    这时,外面突然响起短促的敲门声,同时,有人沉声叫:“蔓公主,我来给您送药!”



    柳蔓使了个眼色,两婢女福了一福退了出去,外面敲门的人拎着医箱沉默而入,随手又将门关得严严实实。



    “事儿办得怎么样?”柳蔓低低问。



    男人拿掉头顶的帽子,露出黝黑猥琐的一张脸,他咧嘴笑:“我黑三做事,主子尽管放心,都妥妥的了!”



    柳蔓“嗯”了一声,道:“好了,我知道了,你回吧!”



    “主子!”黑三讪笑,目光在她身上流连,最后落在白皙的脖颈之间,他嘿嘿笑:“主人让小的再留一会儿吧,有些日子没跟主人一起说说话了!心里想的厉害!”



    “闭嘴!”柳蔓低叱,“黑三,日后你要再敢说这样的话,小心本公主剪了你的舌头!”



    “一条舌头算不得什么,若主子想要,黑三的命也可以双手奉上!”黑三腆着脸向前走了一步,“刚来的路上,小的看到了龙天语和沈千寻,主子你猜,他们在做什么?”



    “在做什么?”柳蔓撇嘴,“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在斗嘴吵架吧?”



    “才不是呢!”黑三摇头,“他们正在园子里腻歪呢!那股子如胶似漆的劲儿……”黑三啧嘴,“主子,我怎么觉得,你处心积虑,费尽心思,收效甚微呢?”



    “你懂个屁!”柳蔓冷笑:“昨儿晚上,这两人又吵又闹,寝殿里的人,谁个不知,哪个不晓?这些天,为了我,他们可没少闹别扭!这还叫收效甚微吗?这叫成果惊人才对吧!”



    “可他们闹归闹,每次闹过,感情反似又进了一步呢!”黑三低低应。



    “是吗?”柳蔓呵呵笑起来,“我倒不这么认为!既然有争吵,必是有了裂痕,而每一次争吵,都会让这裂痕越来越大,总有一天,这裂痕会大到令他们再也无法修补,到那个时候,便该轮到我出场了!”



    “可小的总觉得有点玄!”黑三啧嘴,“那呆头鹅实是宠妻如命!”



    “他是宠妻如命,可他那妻子,却也骄纵成性!”柳蔓面露嘲讽,“不过小试牛刀,已令她方寸大乱,状况频发,像她这样的女人,只要抓住了她的软肋,再好对付不过!”



    “她的软肋在哪儿?”黑三好奇问。



    “她的软肋,就是她太骄傲!”柳蔓嘴角浮起得意的笑,“太过骄傲的女人,是不适合谈情说爱的!”



    “话虽如此,可是,看到他们俩那样儿,小的着实为主子捏一把汗哪!”黑三讪笑,“他们看起来很是相爱!”



    “哈哈!”柳蔓低笑,“就是因为他们爱得炽浓,才更好从中作梗,若是爱得不那么深,我反倒不知从何下手了!”



    “啊?”黑三奇道:“小的愚笨,主人这话,小的着实听不懂!越是爱得炽浓,越不容易拆开,不是吗?”



    柳蔓冷哼:“你错了!爱得越深,就越脆弱,容不得一丁点的背叛和不完美,这就是所谓的情深不寿!沈千寻清傲孤绝,眼里容不得一粒砂子,这样的女人,本朝哪个男子受得了?更不用说,是九五至尊的皇上!她就该孤独终老!”



    “可小的瞧着,那位皇上受得了!”黑三道:“你是没瞧见他们那个亲热劲儿,那位万岁爷,可是个少有的痴情种呢!”



    “本公主不屑瞧!”柳蔓陡然拔高了声调,她傲然道:“就因为他重情重义,本公主才有机可乘!早晚有一天,我会把他对我的同情可怜感激,变成喜欢怜惜和感动,星星之火,亦可燎原!我母妃说过,这世间就没有拆不散的鸳鸯!千里之堤,尚能溃于蚁穴,我现在就要做一只不起眼的白蚁,一点一点无声无息的,摧毁他们的情感堤坝,我要对龙天语好,一直好,卑微的无欲无求的好下去,我有一辈子的时间,跟他们耗!”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