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7章 不受伤,就可以色诱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是傅子谦送来托我照顾的人,而我也给予了你相对的特权,但是不代表我会一再的对你放水,自己去财务室扣除一个月的工资,下次如有再犯,直接走人。★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我闷闷的说了一声是,之后灰溜溜的离开了。

    只是看了一张照片,就直接扣那么多钱,我肉疼。

    飞鹰的总裁,真的是别具一格。

    六哥怎么会认识那样死板的男人?

    我好奇之下给六哥打了电话,和他说了今天的遭遇。

    “小妹,冷锋的为人从来都是说一不二,他没有立刻开了你就是给我面子了,以后别再犯就是。”

    我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试着问道:“冷锋,是飞鹰队的,那么,为什么顾霆琛会和他有合影?”

    六哥笑了笑,温和的说道:“难道你不知道,顾霆琛五年前曾经认命过军中少将一职吗?”

    少将?

    顾霆琛也是军人?

    我突然间想起了我从前画的那张军装画像,顾霆琛曾经要我立刻毁了。

    那时候,他是在想隐瞒什么?

    还有,他频频受伤,前不久胸口那伤,简直不忍直视,还有三年前的炸死,那么,他究竟在暗中筹划着什么?

    挂了六哥的电话后,叶枭的电话拨了过来。

    我去了茶水室,按了接通键,顺便给自己泡一杯茶。

    很快,那头传来了叶枭特有的嗓音:“进展怎么样了?”

    我叹了口气:“他说孩子不在他那里,是他在骗我,还是九哥情报有误?”

    叶枭突然间笑了,笑的很爽朗:“你是想问,是不是我也骗了你。”

    我立马接口:“我怎么敢,您可是九哥。”

    “说说为什么没有进展?”叶枭悠悠的问,那头吧嗒一声,似乎是点烟的声音。

    “我根本就找不到他,前不久神经病一样出现在我的卧室,还受了一身的伤,之后,我问他孩子在哪,他说他不知道。”

    “他说不知道,你就信,是不是你没有色诱?”

    我嘴角猛抽,为什么叶枭这个人,和别的男人不一样?

    “他受伤了,我怎么色诱?”我脱口而出。

    可是说完之后,我就后悔了。

    果然,叶枭没有放过戏弄我的机会,他悠悠的问:“你的意思是,不受伤,就可以色诱了?”

    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总觉得莫名其妙的被他撩了一把。

    “这个月末我会回去,到时候,我慢慢的教你。”说到这,他语气顿了顿:“在床上好好学。”

    听到这话,我立马想起了上一次在他山上的别墅,那一晚过后我整整一星期没有歇过来。

    现在,叶枭是将睡我当成了理所应当是吗?

    虽然我心里有火气,可是,我却不敢在他面亲说什么。

    现在的情况,顾霆琛不知道死哪去了,我能够依靠的,除了叶枭之外,再没有别人。

    我神思有点恍惚,叶枭又说了句调侃我的话:“下一次,记得喷点香水。”

    我的脸刷的一下红了,但是片刻之后我忍不住反驳了一句:“你以前不这样饥渴的,开了荤之后,食髓知味了?”

    电话啪嗒一声挂断。

    这个叶枭,从来都那么的神秘,可以说得上神龙见首不见尾了。

    走出茶水室的时候,刚好陆皓东走进来。

    他似乎听到了我刚才那句话,脸上闪过一抹阴沉之后,转身走了,那表情就像是我勾引了某个总一样。

    我忍不住嘀咕了一句:“愤青儿。”

    ……

    顾霆琛自从那次出现一次之后,我就没有再见到他,就像失踪了一样。

    我又一次陷入了茫然无措的状态。

    可是,我妈却给我打来了电话说,她要结婚了,她说想得到我的祝福。

    我又想起了顾霆琛和夏云珠的关系,就因为有夏云珠在,我妈都不会得到幸福。

    可是她还是一意孤行。

    “心心,妈妈这辈子就爱了一个男人,只要能嫁给他,妈妈什么都不在乎。”

    电话里她这么说。

    我想到了我死去的爸爸,他也爱了妈妈十几年,可是他死的时候,妈妈都没有过来看一眼。

    其实我妈最冷情了,她为了自己的幸福,可以伤害我爸,抛下我,我真的想不去,可是最后我还是过去了。

    妈妈今年已经四十多岁了,可是穿上婚纱之后,依旧是那么的明艳动人。

    她见到我之后,亲热的拉过了我的手,从来没有在她的脸上见到过这样幸福的笑容,看来她真的很喜欢那个男人。

    “心心,妈妈这辈子欠了你,所以以后妈妈尽可能的会补偿你的。”

    她说的很真诚,我也相信她没有虚情假意,因为这时候,她已经没必要说那些冠冕堂皇的话了。

    我想着我的爸爸,心里百感交集。

    就在这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从门口响起,我转头一看,那一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不正是三年前给我输血的夏先生吗?

    世界真的太小了,原来那个举止优雅的男人真的是我妈守望了一辈子的人,好在她现在终于算是得偿所愿了。

    “心心,这是你夏叔叔。”妈妈指着面前的男人说道。

    “夏叔叔好。”

    他的眼角一直都带着和煦的笑容:“心心和妈妈一样漂亮。”

    我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报以微笑。

    其实我和我妈长得一点都不像,明眼人都看得出。

    我俩打了声简单的招呼,他并没有提起三年前的事,只是将我当做了妈妈的女儿。

    我想,或许是他并不记得有我这个人了,总之,在我知道他就是夏云珠的父亲之后我真的很难对他有好感,虽然他救火我的命。

    婚礼很快举行了,不得不说,夏家的婚礼非常气派,我想这就是豪门。

    怪不得夏云珠那么的猖狂。

    也对,有一个泰山北斗一样的父亲,她能不横着走吗?

    只是,整个婚礼上都没有见到夏云珠。

    据说夏家一男一女,但是两人都没有出席这场算得上旷世婚礼的现场。

    吃饭的时候,我才知道,夏云珠因为不接受我妈,所以故意没有出场。

    夏家那个儿子则是因为忙于工作,也没有来。

    但是,什么工作忙到父亲的婚礼都不来参加?

    答案很明显,那就是他们兄妹不接受我妈。

    晚上的时候,摆了一桌丰盛的晚餐,参加的也只有夏家的直系亲属,还有一些亲密的朋友。

    这次,夏云珠倒是来了,只是她一脸的不高兴,吃饭的时候,也怏怏的。

    酒过三巡的时候,一个中年妇女指着我说道:“为什么我觉得陆小姐和夏先生长得那么像?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

    听到这话,我妈的脸色有了一抹少有的慌乱,夏云珠立马站起身,猛的拍了一把桌子:“我才是夏家的千金,那个贱人怎么会像我爸?”

    瞬间,气氛变得莫名的尴尬。

    夏先生虽然娇惯这个女儿,但是,他也不会任由她捣乱。

    “夏云珠,我就是这么教你的?道歉。”

    夏云珠紧紧的咬着牙冠,双眸里满满都是愤恨,她不敢置信的问:“爸,你竟然为了一个外人要我当众道歉?”

    “她不是外人,我说了,从今以后,她是你的姐妹。”

    “我没有这样的姐妹,她行为不端,和她妈妈一样,上梁不正下梁歪,都是一丘之貉。”

    夏先生站起身,直接甩了夏云珠一巴掌:“滚出去。”

    夏云珠咬牙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之后,转身离开。

    这顿晚饭,在所有人的尴尬中收尾。

    如果我没有来,妈妈或许还不会面临这样的境地。

    所以,我走的时候她都没有去送我,我知道,她嫌我破坏了她的幸福。

    对于这点,我也不想再说什么,她对我从来都是这样,忽冷忽热。

    我也早就习惯了。

    在我取车离开的时候,我忽然遇到了喝得烂醉的夏云珠。

    她手上抓着一只酒瓶,踉跄的走到了我的身边:“陆心心,你抢我的未婚夫在先,现在还要抢我爸爸妈?”

    我漠然的看着她,如果我只是第一次认识她,那么我会觉得,她在撒酒疯。

    可是现在的我很清楚这个人的手段,骄纵任性是她的一个假象,其实,她的城府比谁都深。

    “未婚夫?难道你不知道,他已经是我的丈夫了?”

    夏云珠啪的一声将酒瓶子摔在了地上,一双眼睛早已经充血了:“丈夫?我认识琛哥的时候,你还穿开裆裤呢,我认识他十五年,从小我就喜欢他,你算什么东西?”

    “所以,这就是你屡次陷害我的理由?”

    “对啊,我夏云珠想要的东西,从来没有得不到的,开始是那个展雪沁和我作对,之后,又是她妹妹展宝珠也和我抢琛哥,现在又是你,为什么你们总是那么的贱,一直围着琛哥?我先遇到他的,应该我和他在一起才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