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0 章 地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轰”的一声,我们两个的身体再次飞了起来,在空中又被那些骨刺扎进了身体,我能感觉到有好几根穿透了我的身体,直接把我和夏雁声钉到了一起。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这下好了,我们两个真的成了同命鸳鸯,想要分开也分不开了。

    “烟儿,对不起!我没有本事保护你的安全,还连累你受到这样的伤害!”夏雁声伸手轻轻抚摸着我的脸颊,嘴里充满歉意地对我道。

    看着他灰白色的脸庞,我微微摇头柔声对他道:“怎么能这么说呢?要说连累也应该是我连累了你才是!如果不是我们慕家和罗梦寒订了那个什么狗屁约定,也就不会有血祸,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归根结底这一切都是我们慕家先祖和罗梦寒的责任,如果我们还能活下去,我一定要找到他们问问他们当初为什么这么做!”

    不甘!这就是此时我心里最强烈的感觉。

    我今年才十八岁,正是如花似玉的年纪,还有很多梦想没有实现,可是就要这么死掉,而且死得不明不白的,我不甘心!

    就算是死了,如果我有机会见到罗梦寒和我们老慕家的先祖,也一定要问问他们为什么安排下这些事,否则我死不瞑目!

    “啧啧!看到你们两个这副悲情的样子,我都不忍心对你们下脚了!”刚才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然后我便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从下面的灰色里慢慢地浮了出来。

    此时我和夏雁声正向下面落去,突然感觉脚下又是一股钻心的疼痛传来,我们两个竟然又落在了那座骨桥上,那个小个子就站在离我们只有三四米的前方。

    只有一米多高,看起来就好像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那一张脸也是只有巴掌大,五官都颇为精致。

    精赤着上身,腰间围了一块兽皮,双手手腕上各缠着一圈东西,看起来就好像是藤条。

    周围还是一望无际的灰色苦海,这个小个子自然不可能是谁家跑出来的孩子,而且他的脸上虽然没有胡须,但是眉眼之间却透着成熟,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中年侏儒。

    “地缺,连你也被鬼王给招揽了吗?你到这里来是为他做事的?”

    夏雁声搂着我冲那个小个子大声叫道。

    “鬼王?鬼王能请得动他老人家吗?哼哼,是我请地缺仙长来帮我讨回公道的!”

    萧万敌的的声音又从夏雁声的身后传来,他的脑袋也从夏雁声的肩膀上面露了出来,似乎就一直藏在夏雁声身后,不积善成德在搞什么鬼。

    “仙长?就这小矮子也配被称为仙长?”夏雁声撇了撇嘴不屑地道,“天残地缺,不过是一对不敢见人的胆小鬼而已,如果不是靠着莘山苦海,这对丑八怪能成得了什么气候?”

    话音未落,我们前面的那个小个子气得眼睛鼻子都歪了,然后身体猛地一侧,“呼”的一声刚才那只大脚又从苦海里飞了出来,“呯”的一声把我和夏雁声连同那座骨桥给踢到了空中。

    我这才知道原来那个小个子就是地缺,也就是这只大脚的主人。

    只有一米的身高,却有一只三米高的脚,看上去地缺就好像一只人形的寄居蟹,我和夏雁声又被他踢飞了出去,虽然身上又是一阵钻心的疼痛,可是我却忍不住笑出声来:“夏雁声,下面这个小家伙就是地缺?”

    夏雁声的手搂在我的身后,嘴里大声笑道:“谁说不是?你别看这家伙长得又小又丑,可是却是阴间少有的几个鬼仙之一,实力倒是还行,就是胆子小得和芝麻粒似的,最是胆小怕事!如果不是他知道我现在实力不行,你就算是打死他他也不敢来找我麻烦的。我说的对不对,小不点?”

    但凡是身体有残陷的人,最恨得就是别人拿自己的缺点开玩笑,地缺也是这样,听到夏雁声叫自己“小不点”,气得咬牙切齿地一跺脚,从地上腾空而起向我们扑了过来,嘴里大声叫道:“萧万敌,你叫老子来给你帮忙,现在怎么又躲起来了?快点出手呀!”

    “呼”的一声, 他的那只大脚高高举起,自上而下向我和夏雁声追了下来。

    我和夏雁声再次落到骨桥上,我们的双脚也再次被那些骨刺刺穿,鲜血像小河一样从我们身上流下来,我只觉得全身绵软无力,如果不是夏雁声抱着我,只怕我已经瘫倒在骨桥上了。

    “轰”的一声,地缺的大脚这次并没有把我们踢飞,而是一下跺在了我和夏雁声的头顶上。“哗啦”一下,我们身下的骨桥直接碎掉了,我和夏雁声的身体向下面落了下去,“扑通”一声落到了水里,周围变成了灰色一片,应该是又被苦海淹没了。

    “谢谢你了地缺仙长,下面的事就交给我好了!我会把夏雁声和这个小姑娘身上的精气弄出来的,夏雁声也交给你,我只要这个小姑娘和玲珑心就好了!”

    萧万敌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然后我们眼前的灰色便突然消失了,我这才发现我们其实还在那条小河上,只是河上的那座骨桥已经消失了,我和夏雁声就漂在河上,身上插满了骨刺,鲜血把河水染得一片通红。

    身上很冷,似乎所有的温度都随着血流了出去,我的牙齿不停打颤,轻轻抱着夏雁声,把头埋在他的胸前,轻声问他:“雁声,我要死了吗?等我死后变成鬼,是不是就不用嫁给罗梦寒了,那样就可以和你在一起了吧?”

    “烟儿,我不会让你死的!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我不会让那些事发生的!”夏雁声看着我咬牙道,左手搂着我,右手在我脸上轻轻抹了一下,把我脸上的血擦干,然后轻轻在我唇上亲了一下,努力对着我微微一笑。

    那一笑落在我的眼里,却只是让我感到心疼,我知道他只是安慰我而已,我们两个现在变成了这副样子,哪里还有幸免的可能?

    夏雁声突然反手向自己的胸前插去,“扑”的一声五根手指插进了胸膛里,一股鲜血喷到了我的脸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