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2章 你到底在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72章 你到底在哪

    +A -A

    发布时间:2017/6/13 21:18:22 字数:2090 价格:10叶子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来到公司,办公区里一个人都没有,静悄悄的。

    我将东西都放置好,接着便去到茶水间接了杯咖啡。

    昨晚我一晚上都没睡好,就算勉强睡着了也总是做噩梦,天蒙蒙亮之后我就再也不想躺着了。

    可来到了公司也没有事情让我做。

    我坐在座位上,一边晾凉咖啡,一边随意翻动着电脑里的文件。

    某个瞬间,我突然记起,昨天看到的有关方槐的那些资料。

    那上面的内容我虽然记得不算多真切,可大概的意思都是记得的。

    方槐的父亲叫方志忠,跟老爷子很久之前是战友,两个人退伍之后便一起做点小生意,后来买卖越来越大,就成立了一家公司,叫方余集团,也就是余氏的前身。后来方志忠因为从事了一些涉及犯罪的交易,被检察院提起公诉,原本只判了二十年,可在入狱没多久就暴毙身亡。那时候作为公司里边剩下的大股东,老爷子接手了整个集团,并且在之后将其改名为余氏,一直发展到了现在。方志忠的妻子在丈夫负罪入狱之后的第二天就自杀身亡,方槐作为方志忠的孤子被国外的亲戚接走抚养,长大之后回国,成为老爷子一个得力的帮手。

    方槐的身世当真算得上有些曲折坎坷,也称得上凄凉,也许正是因为如此,才让他日后成了那副刻板肃正的模样。

    但那些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到底为什么对我的父母那样痛恨。

    他在家庭遭遇巨大变故之后便去了国外,此后二十多年都没有回过国,肯定不会在这个时候跟人产生什么过节。

    如果不是他的话,难道是因为其他人跟我的父母有过冲突,他才为其鸣不平?

    而且事情能严重到要人性命的地步……

    他替着出头的人,对他来说肯定是无法比拟的重要存在,说不定就是他的生身父母。

    这样想来,前些天我们两个之间清算的,不过是父辈母辈之间的恩怨而已。

    当然这些仅仅都是我的猜测,秦颂给我的资料里除了介绍几十年前方家发生的那场变故之外再没提到其他什么有用的信息,很多都是我猜想出来的。

    既然是猜想就会有纰漏,而唯一能证实这些的人,现在已经不知道逃到什么地方了。

    我的思绪尚沉浸在这件事里没有拔出来,上班的时间便到了,小张走进来跟我汇报一谈的工作,我还得打起精神听她说话。

    待她说完之后,我捏捏额角,同时问她一句:“下午四点以后有什么安排吗?”

    “没有的,副总。”

    “好,今天我得提前一会儿离开,要是临时有什么事,记得帮我先推到明天。”

    “好的,我知道了。”

    小张走后,我将杯子里已经有些凉掉的咖啡一饮而尽,接着便开始着手做正事。

    虽然有很多事情很多烦恼都充斥在心间,但在工作的时候,我还是希望能拨出一块净土出来的。

    最初的念想我还没有忘,最后的目标我也还在努力着。

    不管这当中出现了怎样的变故,只要我还是我,我就不会让人生的轨迹偏离的太远。

    中午的时候我没去吃饭,赶着时间将堆放的一摞文件批复好,以此来空出下午两个小时的时间。

    我跟陆敬修约好了今晚见面,因为要谈的事情有些复杂和敏感,我打算多花点心思准备一下,好让气氛没那么尴尬,也让自己不那么胆怯。

    还有五分钟到四点,我将最后一份文件合上放在桌上,轻舒一口气之后,我打内线让小张进来把文件都拿走。

    接着我收拾好东西,带上包和钥匙,关上电脑和其他开关,然后走出办公室,来到停车场取到车,一切都很顺利。

    开车去陆敬修家的路上,天空中又开始下起雨,而且雨势比昨天还大,宽敞的柏油路面上很快都开始积水。

    冒雨行驶的时候视线受限,好几次我都听到周围响起刺耳的刹车声,听着心惊胆战的。

    打开交通广播,里面播报的也是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

    “据悉,南城市内突降暴雨,预计半小时内降水量将达二十毫米。东池大街北段已经出现积水现象,西池大街持续拥堵中,请市民朋友们减少出行,路上的朋友请注意行驶安全,减少危险路面逗留……”

    广播里甜美的女声还在一遍遍地重复类似的话,趁着等一个红灯的时候,我转头看向窗外,发现眼前都是雾蒙蒙的一片,像是天地之间都被雨珠填满,一点肉眼能见到的空隙都不留。

    心里倒不是没有担心,不过人生中再大的风浪也都见过,一场暴雨而已,想来没什么大问题的。

    去往陆敬修家的必经之路有一条便是东池大街,开上路面没多远,我就瞧见前面的车轱辘都没了大半。

    越往前开情况越不太好,待我想掉头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车子被困在水里,不出多久就会漫到车身。

    我打开车窗探出头向外看去,也不顾倾盆的大雨将头淋个彻底。

    前面有几个车主已经试探着从车里走出来,可没等走多久,就被急速流动的水冲倒,在水里挣扎了好一阵子。

    路边高处有人想救援,奈何水流太快,暴雨的雨势又不减,谁也没办法过来。

    我见此平静地将头收回来,升上车窗,接着找出手机,趁着还能打电话的时候拨通了一个号码。

    电话只响了一声那边接通了。

    “你在哪?”这次他的声音掺杂了几分急切,似是还有担心。

    之前他已经给我打过两个电话,是我没接到。

    我闻言轻轻笑了声,反问道:“你下班了吗?”

    “余清辞,快说,你到底在哪!”

    向来不喜形于色的他,这次几乎是朝我低吼出来。

    昨晚还哭得稀里哗啦的我,此时竟然一点都不想哭了。

    发动机已经熄火了,方向盘也打不动,我就静静地坐在座位上跟他说话。

    “陆敬修,昨天我告诉你,我有事想跟你说。也许是上天认为我是个胆小鬼,很难会说出口,所以就让我遇上了这样的事,让我在这样的情况下跟你说……好了,那我现在要说了,你听好了啊。”

    【明天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