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7章 永远是我一个人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77章 永远是我一个人的

    +A -A

    发布时间:2017/6/17 21:00:00 字数:2163 价格:11叶子

    我闻言倏尔抬起头:“什么?”

    陆敬修看着我的眼睛,没偏没避,直白地又说了遍:“余清辞,我很在意,你的前男友。”

    他、他这话说的……怎么一点让我想不到是他能说出来的话呢?

    而且我也蓦然想到一件事,有一次我跟沈嘉安遇上,陆敬修上楼来找我,他让我先下去,自己则是跟沈嘉安单独待了一段时间。

    曾经我还特别好奇他们两个在一块能说些什么,而此时此刻,我寻思着怎么就突然有点不太对劲了呢?

    惊讶过后,我试探着问道:“那你们两个上次见着……说什么了呀?”

    陆敬修的脸色微微变了,不过并不是惊慌,更不是怒恨,而是有那么点儿……气不顺。

    “你觉得我们说了什么?”他轻哼一声反问我。

    我一瞧便觉得事情稍稍有点复杂,要我猜我其实猜不到,但要是不猜,我怕某个人气更不顺,于是我思索片刻说道:“我觉得啊……你们大概说到了我?”

    这个用常理想一下就能知道,说出来也是废话。

    我如此“诚实”的行为让陆敬修眯了眯眼睛,我也不晓得他到底是高兴还是不高兴,不过我仰着头殷殷期盼着他的回答,到底还是等来了一句:“嗯,说到了你。”

    然后就没了下文。

    再然后,我就毛了。

    “陆敬修,你整天卖关子上瘾了是吧!今天你必须得跟我说清楚!”我蹭的站起身,跨坐在他的腿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作势要捏他的脸。

    陆敬修最开始稍有点怔愣,不过反应过来之后那叫一个有力灵敏,没几下就将我制住,我的手再没办法乱动。

    不过我还是占据了有利地形,他不让我动手,那我就动其他的地方。

    我坐在他的腿上左扭扭右扭扭,左蹭蹭右蹭蹭,不出多久,身下的男人脸色就变了。

    切,男人就是这副德行,受不得一点撩拨。

    目的达到的我准备先全身而退,之后再好好地套他的话,谁知道我刚要下去,腰就被人揽住了。

    我:“……不许耍流氓!”

    陆敬修:“想得美。”

    撩完了还能全身而退,我真的是想的太美了。

    被人扛在肩上扛到房间时,我就算是手脚并用也半点挣扎不了,到最后干脆就放弃了。

    什么时候都不要轻易地去撩拨一个男人,尤其是陆敬修,嗯,这个真理我就此记下了。

    只是到了最后,在身体得到极致欢愉的同时,我也得到了想要的那个答案。

    陆敬修没有跟沈嘉安说的太多,他们两个都不是多话的人,从始至终,如果没有我,他们也基本上没有任何交集,因此绕不过的话题也只是我而已。

    陆敬修对沈嘉安说,男人需要做的,不单单是让女人在恋爱的时候幸福,在分开之后,也要保护她们别被伤害。

    沈嘉安并没有立即回答他的话,但在他先前的所作所为中,我觉得他已经想通了。

    他可能也终于意识到,对我来说,无休无止的纠缠就是困扰,就是伤害。

    沈嘉安的事可以暂时告一段落,我的心里存着的那点小疙瘩都是关于陆敬修的。

    我很想问问他,你会对沈嘉安说那些话,是不是因为你的前女友。

    你是一直在保护她吗?还是说,没能保护到她的你,在以前和之后的很长岁月里,都会存着这样或那样的遗憾和悔恨。

    当然了,这个问题我最终并没有问出口,因为在那场暴雨里,毁掉的不仅仅是一辆车,还有我的质疑心,我的不信任。

    既然自己选择了这个男人,那我该做的就是全心全意的信任,还有依赖。

    而且他也说了嘛,会让女人在恋爱的时候幸福。

    能享受这样的幸福的女人是我,那我还有什么不满意,还有什么不称心的。

    陆敬修啊,我的陆敬修啊,真希望你以后都是我一个人的,永永远远,都是我的。

    ……

    几天之后,秦颂联系到我,说是车子已经修好了,问我什么时候有时间帮我开到家里或者公司。

    我想了想,说下班之后开到我家吧,他在公司露面总归不太合适。

    下班打车回到家,老远我就看到我那辆熟悉的小灰灰,我有点兴奋地上前,走近了却才发现有点蹊跷。

    秦颂很快下了车,看到我乐呵呵地笑道:“余小姐,这是您的车,已经都修好了,您放心开吧。”

    我眯着眼睛看向他,轻哼一声问道:“秦助理,这真的是我的车吗?”

    秦颂一顿,转而继续笑:“余小姐开玩笑了,这当然是您的车。”

    我一听真是要气笑了,当然是我的车?

    我那车开了四年难道我会不知道是个什么样儿?

    还是说这修一次车把所有的零部件儿都给换了个彻底,那跟换辆新车有什么区别。

    嘿别说,这指不定就是辆新车。

    我还想多问两句,秦颂已经忙不迭地告别离开了,这心虚逃走的样儿,估计跟我想的差不多。

    我站在原地叹一口气,心想着都这样了,那还是收下吧,以后找机会再还给他。

    ……

    我跟陆敬修算是进入到了一个“小别胜新婚”的阶段里,在察觉到可能会失去对方之后,彼此之间相处的时候会格外的珍惜,格外的想要亲近,他怎么样还看不太出来,反正我是如此。

    不过在这样幸福的生活之外,还是有其他的烦心事来点缀。

    首当其冲自然是余淮林。

    他现在当真算得上神出鬼没的,不经常来公司,也不知道他在忙什么。

    直到老爷子打电话找到我,让我回一趟余宅,我才大体知道最近发生了些什么。

    余淮林耐不住劲了。

    在余秀琳倒台,江峥也不成气候之后,他那点上位的心思就怎么也藏不住了。

    之前找到我估计还是忌惮着陆敬修的势力,但我口头上答应着,行动上却是不温不火,他没办法亲自找到我骂一顿,只能找到向我示好的李显成来发脾气。

    发完脾气之后,他就动手了。

    来到老爷子房间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出里面的气氛跟上次的不同。

    上次我还在这里见到了方槐,这次却只瞧见老爷子一个人。

    他看到我走进去,表情沉冷,声音嘶哑阴狠。

    “清辞,你大哥做的事,你知不知道?”

    【今天一更,明天见~最近有点卡文,加上身体不太舒服更得有点少,实在抱歉大家。从下周开始恢复日更三章,尽量多更,感谢大家等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