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7章 不指望他会喜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说完之后,我静静地准备听陆敬修的回应。

    只是时间过了好一会儿,他那边也始终没有动静。

    难道是没听明白?

    我心下疑惑,于是试探地出声叫道:“陆先生?”

    陆敬修又过了阵子才不轻不淡地应了声,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连声调都有些怪。

    只是我现在顾不太上他的情绪,对于江峥的事,我只想速战速决。

    之后我将自己的打算跟陆敬修完完本本地说了一遍,这是属于合作伙伴之间的信息共享,这点坦诚的素养我还是有的。

    自始至终陆敬修也没有出声打断我,直到我都说完了,他才用那一贯清冷的调子说道:“这就是你想出来的计划?”

    我闻言点点头,意识到他看不见之后,我又确认道:“是,陆先生觉得怎么样?”

    “你……”他的语调又有些奇怪,像是在压抑着什么不满。

    只是这一次我没惹到他吧,态度很是平和,说话也都是客客气气的,没有丝毫的逾越。

    真不知道他为啥又不高兴了。

    以前怎么没发现他这么难伺候呢?

    我仰着头轻叹一声,开始盘算要不要先开口哄哄他,起码别耽误小姐姐我的正事啊。

    但思来想去,最后还是决定不要了,哄人这种行为不太适合发生在我们之间,而且我觉得我就算是哄了他也不见得能恢复正常。

    那就让他自己平复吧,我就不信了,他能一直这么抽风下去。

    事实证明我的决策还是对的,陆敬修“自我调节”完毕之后,到底还是继续跟我说道:“不行,重新想。”

    我闻言一滞,反应过来之后立马说道:“为什么?我觉得挺好了呀。”

    “余清辞。”他的声音已经沉了些许。

    我知道我不该忤逆他的意思,更不该激怒他,可是像他这样的人是没办法体会我的心情的。我现在恨不得下一秒就将江峥绳之以法,多等一刻,对我来说都是煎熬。

    但我更明白,陆敬修没办法对我感同身受,我痛恨憎恶的那些,我急于想摆脱摧毁的那些,他都不懂,我也不能去强求。

    我能做的,不过是尽心竭力地说服。

    我说:“这是到目前为止最好的办法了,也是最快能得到成效的法子,其他的我再也想不出来。如果陆先生觉得不满意,那能不能稍微指点一下。”

    我自认一番话已经极尽恭谨,也间接阐明了我的态度。

    如果要我自己做决定,我便要这么做,除非他有更好的办法。

    陆敬修的想法如何我从来不曾看透过,更猜不到,所以在他沉默的这段时间,我因为心里没底而一阵忐忑。

    时间真的过得挺长,也很慢,就在我耐不住想要出声催促一下的时候,他终于又开口了。

    这次的声音倒是缓了缓,但依旧听不出一丝温度。

    “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那就去做吧。”

    我一听有些不太确定,也不太敢相信:“你这是同意了?”

    “我不同意,你也不见得会听我的。”

    我:“……”

    你要是坚决反对,我到最后还是会妥协的嘛,虽然心里会特别不甘愿。

    不过不管怎么样,能得到他的首肯,这件事就算是成功一半了。

    我心里的那点雀跃又开始蠢蠢欲动,也再没心思跟陆敬修继续说下去了,说着就要挂断。

    当然我也不会先摔他的电话,很久很久之前,在我以为他只是陆敬修的时候,心里对他是怀着惴惴和敬畏的,不自觉地会生出几分恭敬,也半点不敢怠慢。

    之后虽然出了点变故,但到了现在,那些感觉仿佛又回来了,而且我必须得让它们回来。

    我等着陆敬修先收线,他也像是失了耐心,只是在最后说了句:“余清辞,你真的是……”

    真的是什么样,他没有说完。

    我攥着电话,怔了一会儿之后便忍不住笑了出来。

    原来对我都厌烦到这种程度了,连话都懒得说完。

    只是说没说完都无所谓,因为我知道那隐藏着的下半句大概是什么。

    无非就是,余清辞,你真的是无可救药。

    又或者,余清辞,你真的是让人喜欢不起来。

    可那要怎么办啊,其实我也不想自己成为一个这么不讨喜的女孩。

    但生活所迫嘛,没办法。

    而且我现在又不指望着能让他喜欢。

    我深呼吸两口,平复下自己的心情之后,便准备实施预定的计划。

    什么情啊爱的先放在一边,什么气愤不愿也暂时不用去管。

    接下来要做的事,是要投入百分百的精力的,我生怕自己一个懈怠,不小心就错过了这样绝佳的时机。

    ……

    白天我还照常去上班,因为不能让公司的人,尤其是不能让余淮林看出什么异常。

    等待下班的过程是极为漫长的,我从来不知道一天的时间可以这样长。

    待到小张走进来跟我说要下班了,我才缓了缓绷紧的精神,笑着跟她道别。

    之后,我没开车,而是打了辆出租车去到了市中心的一家叫“天色”的高档会所。

    以前我听说过这里,不过从没来过。

    今天到这之前,我还特地查阅了一番,了解了这大致是个什么地方。

    我从一个路口下车,往四周看了看,接着才扭着腰摇曳生姿地向会所的门口走去。

    会所的门童是最会将人分个三六九等的存在,我一靠近,他就伸手拦住我,当然态度还算礼貌,告诉我请出示会员卡。

    我摇摇头,很诚实地说:“我没有会员卡。”

    “那……”他扬了扬眼角,估计下一秒就要说出让我赶紧走这种话。

    趁着他还没开口之前,我眯了眯眼睛,笑道:“但是你可以找一下你们杜总,是他让我来的。”

    我哪会一点准备都没有就来,在这之前,陆敬修早就跟这家会所的老板打了招呼。

    有些事情只有他能做到,我不会虚伪地说自己不需要,只要结果是好的,过程如何,其实并不重要,对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