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9章 总有人做你的后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79章 总有人做你的后盾

    +A -A

    发布时间:2017/6/19 21:00:00 字数:1941 价格:10叶子

    男人闻言怔了一会儿,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虽然还是笑着,但语气已然有些沉:“余小姐果然是个聪明人。”

    “你认识我?”我一边发问,一边将手伸进包内,摸到了随身携带的那个定位器,还有手机。

    男人察觉到我的动作,似乎想要上前,但我的身后偶然走过一对情侣,说说笑笑的,他的脚步便顿住了。

    我见状就算不是有恃无恐,也算是稍稍放下了心,接着勾勾唇角道:“大庭广众的最好还是不要轻举妄动,免得吃些不必要的苦头。”

    男人的笑意这下子完全收敛起来,目光沉沉地看向我。

    我想了想,现在离开倒不是不可以,但就这样简单走了也有点可惜,我还不知道是谁想要暗算我呢。

    这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躲过了一回是幸运,下一次可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好运了。

    我静默片刻,明知道希望渺茫,最终还是决定问上一句:“到底是谁让你来的?”

    男人听到了似乎也觉得有些可笑:“你觉得我会告诉你?”

    我摇摇头:“我知道不会,可总得试试。要不然让你平白骗了这么一回,我多憋屈啊。”

    男人没说话,神色只更深沉难测了些许。

    要我说,这么耗下去还真不是办法,而且未免显得我太大胆太随意。

    我左右略略看了眼,发现行人渐渐多了起来,其中有一些还好奇地打量过来,估计觉得我们两个人站在这里有点微妙。

    再三考虑,我决定还是先撤吧,别到最后什么都没问出来不说,还蚀了把米。

    男人也晓得人多不好下手,在他没有把我骗进那个小巷的时候开始,就已经注定他今晚的行动要失败。

    走前,我最后看了他一眼,平着声音说:“不管是谁让你来的,回去告诉他,有本事真刀真枪地亮出来,耍这种阴招未免太不上道了些。”

    男人还是没回答,在我抬步离去之前,他已经先行转身没入夜色,很快不见了影子。

    回到车上之后,我第一时间找出手机给陈琳打了个电话,想问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不速之客跟她到底有没有什么关系。

    不过最终我并没有联系上她,语音提示对方无法接通。

    我靠在座椅上想了会儿,紧接着又给余小涵拨通了号码。

    余小涵之前高考成绩并不算理想,好在有个有钱有势的老爸,想办法让她进到了南城大学,跟我当初学的是同样的专业。

    因为离家比较近,所以她能时常回家,我这次找她也是因为同样的缘故。

    这回电话倒是很快接通了,就是那边的环境有点吵闹,我得半吼着说:“小涵,你今晚能回家一趟吗?”

    余小涵回答了两句,不过含含糊糊的我没听清楚,等了好久才听到她的周围清静了些。

    “怎么了小姑?我跟同学在外面玩呢,今晚不回家。”她的声音听上去还挺亢奋,估计是玩high了。

    果真是少年不知愁滋味啊。

    我本来还想着让她回家看看她妈妈的情况来着,如今瞧这情况,我突然有点不忍心了。

    家里已经乱成这个样子,大人尚且措手不及,更别还是一个孩子。

    纵然我对余家一家子都没什么好印象,可对余小涵,我莫名有些不忍心。

    或许是以往她对我表露的那些或天真或真挚的情绪,让我在这个冰冷又阴潮的家中还能感觉到一丝温暖和人气儿。

    我轻叹一声,说道:“那好吧,你跟同学好好玩,记得早点回学校。”

    “嗯嗯,我知道啦!小姑,你还有事吗?”

    “没事了,挂了。”

    收线之后,我觉得心里好像有那么点说不出的滋味。

    倒不是还介意刚才那个男人,也不是因为陈琳的爽约还气闷着,就是觉得现在一切变得太多了。

    短短几个月的时间,怎么就突然物是人非了呢?

    我在车里坐了一会儿,觉得恢复点力气之后就发动汽车离开。

    我赶往的地方不是我的家,而是陆敬修在市中心的那间公寓。

    之前他把这里的钥匙给了我,偶尔下班晚了我们就会来这边吃个饭睡个觉啥的。

    我找出钥匙打开的时候,没曾想里面会有人。

    陆敬修给我打电话让我去他家时,我下意识地以为是郊区的别墅,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会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

    而他看到我的时候也有点惊讶,他穿着家居服,手上还端着杯水,就站在原地有些怔愣地看着我。

    说实话我很少看到他这般傻愣愣的样子,当即就有点好笑。

    我换好鞋子走到他面前,凑上去眯着眼睛问他:“看傻了?怎么像是没见过似的。”

    陆敬修反问我:“怎么到这来了?”

    我长叹一声:“被人爽约了,没地方可以去。”

    陆敬修没说话,只将他手中的蓝色杯子递给我,里面的水还是温热的。

    其实这杯子是一套两个的,我是粉红色的杯盖和杯身,他的则是浅蓝色。

    我接过二话不说就喝了好几口,跟那个男人掰扯完又一路赶过来还真是有点渴了,嗓子都冒烟了快。

    喝完水之后我仰着头撒娇问他:“做饭了吗,我好饿呀。”

    陆敬修用指腹替我擦了擦嘴角,接着带着无奈的笑意道:“先去洗手,马上给你准备好。”

    我一听乐得不行,踮着脚亲了一下他的嘴唇:“这么好呀陆先生,我突然更爱你了。”

    他对这明显恭维的话不置可否,拿过我手里的杯子转身去了厨房。

    换下衣服又去洗手的时候,我想到这一天的事情,突然觉得一切都没什么所谓了。

    不管在外面经历了什么,只要回家的时候能有人在,能有人等着你回来,那就没什么可怕的,更不必退缩。

    总有人当你的后盾的,不是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