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2章 足以与你相配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82章 足以与你相配

    +A -A

    发布时间:2017/6/20 21:00:00 字数:1934 价格:10叶子

    这房间里再没有其他人,能叫住我的也不会是别人。

    我忍下心里的震惊,缓缓转过身,看向方才还陷于昏睡中的老人。

    老爷子的胸口还没有什么起伏,若非右手微微抬着,我都以为刚才听到的那句是幻觉。

    我怔了怔,接着急忙折回身,握住他的手:“爸爸,您醒啦!”

    老爷子想努力地睁开眼睛,奈何没能成行,只喘着上气不接下气道:“公、公司……”

    “公司没什么大事,您放心,先养好身体。”我的手指稍稍用力,语气也轻缓低沉。

    在这一刻,摆在我面前的抉择并没有改变,照例还是要站队,照例还是要二选一。

    只是以往没办法做出决断的我,此时此刻,突然有了决定。

    我垂下眼睛,不知道嘴角是不是也微微垂着,总之说出来的话是沉着的,我说:“爸爸,您放心,公司不会有事的,余家也不会垮。我会用我的所有来帮助您,我保证。”

    ……

    从医院走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慢慢黑了,我裹了裹身上的大衣,快步向医院大门外走去。

    如今的天儿已经越来越凉了,在外面多待一会儿都觉得冷得很。

    我走到车前想赶紧开车回家,不过还没等上车,就听到后面有人喊了我一声:“余小姐。”

    转头一瞧,竟然是几天前假借陈琳的名义来找我的那个男人。

    我的脑子里顿时生出警惕,同时下意识地向四周看了几眼。

    男人此时还是笑着,就如我第一次见到他的那样,很是温和善意:“余小姐不用担心,这次我是带着诚意来邀请您的。”

    “诚意?”我冷笑一声,会信他有什么诚意才怪。

    男人见此微微避开了身体,用手指了一个方向,我循着望过去,看到的就是一辆黑色的车子停在那里,比夜色还要浓重。

    “那就是你的老板?”我眯着眼睛问道。

    男人竟也不卖关子:“是的,那就是我的老板,他已经等候余小姐多时了。”

    说着还真挺像那么回事。

    可真要是想见我,直接来见就好了,弄这么多玄玄乎乎的东西干什么。

    甚至还用些不入流的手段。

    我努努嘴,不是很有兴趣地摇摇头:“可是我并不想见他。回去告诉他,我这个人胆子小,跟人见面都要约在光天化日的地方,像这样的邀约,恕我不能答应。”

    说完我打开车门就想上车,站在一旁的男人却眼明手快地抵住了门。

    我冷冷地看向他:“怎么,还想来硬的?”

    “余小姐,您不要为难我。”他的笑意又消失了,眉头皱着,嘴唇的线条平直。

    我一听还就想为难他了:“你怎么帮人做事是你的事,我答不答应是我的自由。不如你说说,我有什么理由非得去见你的老板。”

    他听完突然不出声了,估计是被我的问题问住了。

    我又循着之前的方向看了一眼,那辆车还没走,但车上坐着的人是谁,我一点都不想知道。

    我向来是个好奇心挺强的人,很多时候也习惯于打破砂锅问到底。

    可更多情况下,我都很清楚好奇并不是个多好的东西,它会让你变得冲动,会让你的对手握住你的把柄。

    授人以柄这种事,早很多年前我就很少让其发生了。

    最后我还是开车走了,走的时候我看了眼后视镜,方才的那辆黑车也已经不见了。

    估计那车里的“老板”没了耐心,对我这样的小人物也根本看不进眼里。

    回到家之后我先去洗了个澡,洗完之后来到书房,找出手机给陆敬修打了个电话。

    他接电话的速度挺快,很快我就听到他那熟悉又动听的嗓音:“找我有事?”

    我瘪瘪嘴:“怎么还是这么一句,没有事难道我就不能找你吗?”

    陆敬修像是低笑了一声。

    我也觉得挺好笑的,这么无聊的对话我们不知道说了多少次,但就像是怎么都说不够一样。

    玩笑过后,正事还是要说的。

    我把余氏这边的情况大体说了一下,连老爷子的病情也不例外。

    陆敬修自始至终都没有出声,但我相信他在听,而且听得很认真。

    说到最后,我轻叹一声,本身也是有些感叹:“老爷子病来如山倒,我看着都觉得有点可怜。也不知道余淮林和余秀琳到底是怎么想的,到底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居然真的能下得了狠手。”

    陆敬修听完顿了会儿,好半天才问我一句:“你不忍心了?”

    我听他这语气有点不太寻常,就陆三公子这身份这性子,什么时候还夹带着小心跟人讲过话啊。

    但我现在就是有这种感觉,陆敬修他,顾及到我的心情,没有把话说得太直白,担心伤到我的自尊。

    不过他的担心可真是多余啊,我哪会那么做呢?

    我无声笑笑,说出来的话还是很认真的,我说:“陆先生,看来你还是不太了解我。我这个人啊,是很记仇很记仇的,心也很硬。余家的人对我做的那些事,我就算是不记一辈子,未来十几年的时间里也绝不会对他们手软。余淮林先不必说,就是老爷子,你以为我现在帮他是真的觉得他可怜不忍心吗?不是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以前我是那只蝉,什么都做不了只能任人鱼肉。现在的我想要搏一回,也相信自己能赢。”

    说到这我稍稍停顿了一下,其实我很想问问他,他相不相信我,会不会觉得我挺厉害。可再想想还是算了,这么不知羞的话我以前说了不少,现在总要学着矜持点。

    我摸了摸嘴唇继续道:“还有,在这件事情上你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看着我就好。”

    看着你的女人,像个勇士一样披荆斩棘,足以与你相配。

    【稍后第二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