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5章 你是不是怀孕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85章 你是不是怀孕了

    +A -A

    发布时间:2017/6/21 21:00:00 字数:1929 价格:10叶子

    是不是有人威胁她还存疑,但她说的有人要害我,我是挺相信的。

    我的生活里啊,从来就没有安安稳稳风平浪静的时候。

    我浅浅笑了笑,说:“大嫂,有什么话您只管说,我受的来。”

    陈琳还是有些紧张,也有些犹豫,不过到底还是说了下去:“那天我本来是要去见你,可是刚收拾好要出门的时候,突然有人给我打电话,说……说我要是现在出门,不保证会发生什么事……我害怕,真的害怕,我怕以后见不到小涵,也怕连累到我的娘家人……”

    我微微敛了神色,声调也降了下来:“这件事,会不会是大哥做的?”

    “你大哥……”陈琳先是怔愣了片刻,紧接着使劲摇头,“不,不是他!绝对不可能是他!别的不说,我们两个一起生活了那么长时间,他是什么样的人我还是了解的,他不会做这种事。”

    看她紧张又坚定的神情,我最终还是选择相信。

    而且我自己也觉得,余淮林要找我的话不必这么拐弯抹角的,那个人故作神秘,想来是有什么必须要回避的原因。

    只是除了那通电话之外,陈琳也想不出其他有用的信息,这个话题只能到此为止。

    不过我今天来不是为了兴师问罪的,最大的目的还是说服。

    说服陈琳,离开余淮林,还有……背叛他。

    当然了,这事听起来不简单,做起来更难,可是无论如何我都得试试。

    我将陈琳的茶杯倒满,而后低声诚挚道:“大嫂,你跟着大哥这么多年,他对你怎么样,我也是知道的。你有没有想过,离开他?”

    “离开他?”陈琳喃喃重复了句,眼里都是迷茫。

    我点点头:“是,离开。你的条件本身不差,女儿也这么大了,以后会有属于自己的路要走,那你何必在余家一直受着气呢?同样作为女人,我是没办法忍受的,我总觉得你应该拥有更好的生活。”

    陈琳呆滞了一会儿,反应过来之后是一个劲儿地摇头:“不行,不行……”

    我反问:“为什么不行?”

    “我不能走,不能跟他离婚。他是个疯子,我要是不听他的话,他饶不了我的,还有我的家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说着她激动地抬了一下手,打翻了桌上的水杯。

    我皱了皱眉头,倾身上前帮她擦拭处理。

    陈琳对余淮林的忌惮,亦或是恐惧,其实我老早之前就已经能看出来了,就这么轻描淡写地几句话就让她做出决定,我也知道不现实。

    可世事很是奇妙,有时候你的理智告诉你一件事情不可能,但若是有一天,挣脱枷锁的种子在心里埋下,人的心理就会发生改变。

    那颗种子越长越大,直到有了外力的推动,它就会破土而出,改变人整个人生的轨迹。

    我将手中的干毛巾递给陈琳,看着她又害怕又纠结的神情,那股子不忍心好像又要袭来了。

    只是这次我不能让自己心软,我对别人心软了,等到了紧要关头,他们可不会对我手下留情。

    我垂着眼睛静默了一会儿,待陈琳的情绪平复的差不多了之后,我才轻声开口道:“大嫂,我说这些话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替你觉得不值,也觉得现在真的是个挺好的机会。你应该也知道,我大哥现在正忙着夺老爷子的位,根本没办法顾及到家里这边的事。你真想要离开,我也可以帮你。我虽然没什么能力,但是我可以让敬修帮忙,陆家的人说话还是很有分量的。”

    我说到这,陈琳没有说话,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我轻轻扯了一下嘴角,继续说:“还有小涵,就算是为了她,你也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陈琳倏尔抬起头。

    果然啊,做母亲的可以不顾自己,却怎么也没办法舍弃掉儿女。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母性?

    以后若是我有了自己的孩子,也会像她这样吗?

    可能吧,也有可能不会。

    但那些距离我还是太过遥远。

    我抛却掉心里那些不靠谱的念头,接着道:“家庭的幸福与否对孩子的成长真的很重要,几乎是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大多数的家长觉得家庭的完整是最重要的,认为一旦家庭破碎,孩子会受到无法弥补的伤害。是,这么说很对,可这是建立在夫妻双方还有感情的基础上。如果感情没了,在一块是相互折磨,对孩子也会形成无形的压力,这样对他们就是好的吗?不见得的,太多太多的例子证明,勉强维系的婚姻,最终成了一家人的牢笼。”

    陈琳眼眶通红,不过没有流泪,就怔怔地看着我。

    她这个样子也真是可怜,只是跟过去的几十年,还有未来的漫长岁月相比,还是长痛不如短痛来得要好。

    她不说话,我也跟着沉默了很久。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的样子,到底还是她打破了一方静寂。

    她说:“我现在不能回答你……我要回去考虑一下……”

    “好,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

    过犹不及这个道理,我一直都懂。

    ……

    走出日料店的时候天色已经都黑了,我的车停在一百多米远的地方,打算开过来送陈琳回家。

    只是还没等我走出去几步,突然觉得胃部一阵翻涌,我下意识地捂住嘴,之后实在忍不住,只能到路边干呕起来。

    陈琳见状也赶紧上前,替我拍了拍背顺顺气。

    我又吐了几下,但都吐不出什么东西,就是觉得有点恶心。

    过了好一会儿,我终于暂时停住了呕吐,不过肚子里的难受还没缓过来。

    待我慢慢站起身,准备找出纸巾擦擦嘴的时候,不经意间听到陈琳满带疑惑的一句。

    “你是不是怀孕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