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6章 抛却所有的侥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86章 抛却所有的侥幸

    +A -A

    发布时间:2017/6/21 21:03:35 字数:1987 价格:10叶子

    怀孕?

    听到这两个字,我觉得自己的心像是突然间停摆一样,脑袋里也嗡嗡的,想不出什么话来回应。

    陈琳估计就是随口那么一说,但是看到我的反应之后,她的疑惑便加重了些:“真的怀上了?这种事可不能大意,要是有可能,得赶紧去医院做个检查。”

    我脱力地扶着路边手腕粗的树,不知道是该点头还是摇头。

    缓过神来之后,我心里很清楚,应该不会怀孕。

    陆敬修每次都会做措施,就算是偶尔有几次意乱情迷忘记了,事后我肯定也会吃药,哪会怀上孩子。

    而且我的经期一向很准……

    不,不是,近三个月有点不太准,每次不是早了就是晚了。

    至于这一次,好像过了一个半月那东西还没来。

    我抚住额头,头疼的厉害。

    ……

    最后陈琳并没有让我送她回家,她坐上出租车离开之前,还看着我说了句,赶紧去检查一下,就算有了也别觉得慌,孩子是女人身上的骨血,我会爱上这个孩子的,我也肯定会是个好妈妈。

    好妈妈吗?

    我看着出租车离去的影子,对这句似是夸奖的话真是高兴不起来。

    开车回家的路上,我到药店买了几支验孕棒。

    本来要个一两支就可以了,但我张口要了十个,店员看着我的眼神都微妙起来。

    我咽了咽,回答:“我、我怕不准。”

    而且我也没什么经验。

    付完钱离开的时候,我看着一兜子的验孕棒,只觉得头更疼了。

    到家后我先去换了衣服,之后拿着药店的袋子直接进了洗手间。

    靠在洗手台上看说明书时,我瞧着上面密密麻麻的小字,眼睛都花了。

    要是放在以往我肯定放下不看了,我才没那个耐心去搞这么个小玩意儿。

    可这次我真的是前所未有的忍耐,我耐着性子一字一句地看完,接着洗干净手,小心翼翼地抽出那根验孕棒,照着说明书的步骤操作起来。

    几分钟之后,我看着上面显现的印记,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感觉。

    怔愣了一会儿之后,我拿出剩下的验孕棒,像是强迫症似的一个个拆开,再重复之前的行为。

    可无一例外,测出来的都是一样的结果。

    我没怀孕。

    没怀孕应该是好事吧,要不然这个时候平白蹦出个孩子,谁有那个心思去管他,他的到来也不会得到祝福。

    别的人先不说,就是陆敬修,我想他应该也不会高兴。

    洗完澡躺在床上,我饭没吃,头发也没吹,就脱了力地平躺着,不晓得该做些什么。

    明明有那么多的事情等着我去做,可我就是想不出来。

    我翻来覆去地滚了好几圈儿,实在心烦意乱地睡不着之后,我干脆坐起身,找出手机拨出去一个号码。

    坏事是两个人做的,结果总不能让我一个人承担吧。

    我烦的不行,怎么也得找个垫背的来跟我一块烦。

    电话铃声响了好几声陆敬修才接通。

    一听到他的声音,原本气鼓鼓的我像是蓦地泄了气一般,说出来的话是闷闷的,似是带了委屈:“陆敬修……”

    “嗯,怎么了?”他随口问道。

    我重新躺回到床上,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天花板,嘴唇里说什么话我自己都不知道。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怀孕了……怎么办?”

    电话那头突然静了下来,连呼吸声都听不太到。

    我顿时更烦了,而且心里莫名多了那么点惴惴。

    我现在极大的可能是没怀孕,我这么说出来,无非是想看看陆敬修的反应。

    女人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试探,或许说这也是所有人的劣根性,对待已知的事情我们该怎么面对怎么面对,但对未知的那些,我们也总想着去自己找个答案出来。

    虽然,那个时候答案有时让人满意,更多时候,还会让人伤心。

    陆敬修很长时间没有说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催他。

    就在我自己的心理防线先崩溃的那一瞬间,我刚想说出事实,就听到一道沉哑的声音传来。

    “检查过了吗?”

    我咬着嘴唇:“还没有,打算明天去趟医院。”

    “嗯,我陪你去。”

    “不、不用,我自己去就行,到时候结果出来了,我再给你打电话。”

    我捂着眼睛,心里已经预知到了那样的结果。

    要是陆敬修知道了,应该是会松一口气吧。而要是让他得知我现在瞒了他这些事,他估计还会发脾气生我的气。

    可是他怎么发脾气都好说,我都能承受,还能去哄他。

    谁能告诉我,我心里为什么会堵得发慌,闷得发疼。

    我使劲捶了几下胸口,没什么用处,反而觉得更难受了。

    之后我们两个谁也没有再说什么,但谁也没有先挂断电话。

    我怕自己一开口就崩溃漏了馅,他是怎么想的,我就不得而知了。

    我侧躺在床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过去的,早晨醒来,看到外面明媚热烈的阳光,呆坐了一会儿,紧接着下床,洗漱穿衣,然后拿着东西出门,去医院。

    妇产科挂号的人还是挺多的,我拿着一个号码等了将近一个小时才被叫进去,医生简单问了几句之后就叫我去做个检查。

    检查的过程很顺利,但等待结果出来的时候时间却显得太漫长太漫长。

    我都不知道坐了多久,待到拿到化验单,看到上面写着的“阴性”两个字,我就晓得所有的侥幸也应该抛却了。

    ……

    走出医院的时候,我按照之前说的那样,找出手机想给陆敬修打个电话。

    拨号码之前我还特地照了照自己的脸,嗯,状态不错,应该不会哭出来或者失态什么的。

    握着手机等待对方接听的时候,我无聊地踢着医院大门口石子儿。

    在电话接通,突然从里面传来一个男声的时候,听到他的话,我蓦地转身看过去。

    他说:“回头看看,我在这。”

    【眼睛又有点不舒服,今天暂时两更,明天四更,明天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