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9章 不一样的天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齐珊珊冷静下来之后,目光又变得呆滞起来,同时整个人还在发抖,浑身蜷缩在一起,像是遍体鳞伤极度没有安全感的小兽。

    齐琳琳挨着她坐在一处,脸上也是一片灰败。

    我来之前,想到过她们会严辞拒绝我,或者是运气好得到了她们的信任和协助。

    但此时的场面,到底还是有些出乎了我的意料,也超过了我的控制范围。

    我在想,我来这一趟究竟是对是错。

    我想扳倒江峥,却是通过撕开一个可怜女孩的血淋淋的伤疤实现的,应该吗,值得吗?

    怕是太过残忍,也太过自私。

    我轻声叹了口气,接着站起身,打算先离开。

    之后我一定能想出更好的办法,也一定会让江峥得到应有的惩罚。

    不仅仅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眼前可怜的女孩讨回一个公道。

    大多数时候,要打碎强权,就要用更大的权力去击破。

    普通人遇到这样的事,除了忍之外,还能做什么呢?

    硬碰硬吗?大概只是以卵击石,徒增一身伤痕罢了。

    这样的蠢事我以前也做过,不过惨痛的教训到底还是让我懂得,傻乎乎地扑上去没用,我得找个捷径,还得找个强硬的靠山。

    选择性地依靠别人并不丢人,无非是承认自己的无能为力。

    但这世上,只有站在顶峰的人,才是最终的胜者。

    等到了那一天,基本没有人会在意,你是会怎样的方法达到这样的高度。

    我又叹了叹,刚想说声抱歉,再说要走的,谁知道一直沉默发抖的齐珊珊突然开口了。

    她沉哑着嗓子说:“你需要我做什么……做什么,才能让江峥去死……”

    ……

    从“天色”走出来的时候,我回头看了眼装修的极尽奢华的门口,又想到里面有过之无不及的醉生梦死,突然觉得,这些都像是掩埋着肮脏腐朽的黑洞。

    迈进去,走出来,是两个完全隔绝的世界。

    同处在一片土地上,但头顶处的天空却不是一样的灿烂清明。

    有的人是被温热暖阳紧紧包裹住,而有的人,自始至终面对着的都是混沌沉暗的天色,不管怎么挣扎反抗,那团阴云始终笼罩周身,半点无法逃脱。

    ……

    齐珊珊生性腼腆胆小,不管走到哪里都要躲到姐姐的身后。

    刚从大山深处走出来的时候,她还是个十二岁的孩子,对外面的一切都觉得害怕,同时也有好奇。

    而在这之后的两三年光景里,她虽尚处懵懂,但已然见识过这世界的残酷。

    其实刚接触到热闹繁华的都市生活时,她也是生出过惊喜和无措的。

    生活不再只有砍不完的柴火,也不再只有做不完的家务,她可以吃好看又好吃的食物,也能穿漂亮得不得了的好衣服,还会有人带她去各种各样的地方玩,带她做过以前从没见过,更从没做过的事。

    她说她那个时候被灯红酒绿乱了眼,也为豪奢繁华迷了心。

    只是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享受到这一切的同时,总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没有一技之长,又无依无靠的两个女孩子,能付出的,大概只有自己的身体。

    一开始她对这种事没有什么概念,是带着她跟姐姐的那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说,只要让来喝酒的男人高兴了,就会有很多很多钱,可以买很多很多衣服,住漂亮舒适的房子。

    她年纪小拿不定主意,又极度依赖姐姐,看到姐姐点了点头之后,她也跟着点头。

    接下来的事她没详细说,但想来不会太美好。

    不过即便是再抗拒,两只脚已经深陷进去,再想拔出来可就难了。

    是什么时候想过要摆脱这种生活的呢?

    齐珊珊告诉我,有一天她去超市,一个男孩子推着购物车不小心压到了她的脚,当时她穿着露着脚背的凉鞋,重物一碾过,她的脚就有点发红。

    这点疼她原本根本没放在心上,平日里那些客人折腾她的时候,那才叫疼的骨头都发麻。

    但是男孩子却吓了一跳,连忙蹲下身查看她的脚,还一个劲儿地道歉,说要带她去医院看看。

    当时她有些不耐烦,不过架不住男孩子的坚持,最后还是听了他的话。

    事后男孩子带着歉意给她留了电话,说是以后有什么事都可以找他。送她回去的时候,他还给她买了好多零食,都是些小女孩喜欢的零嘴儿,他以为她会喜欢。

    如果她是个普通简单的女孩,这样的相遇,其实是可以开出爱情的花的。

    阳光帅气的男孩子对她表白的时候,她想,他为什么来的这样晚,这样迟。

    她已经脏的不像话了,而他还是这般干净又美好。

    最后自然是拒绝,虽然她看到那个男孩子的笑容时,心也会加速,像是要冲破胸膛燃烧起来。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她想,她不要再继续过这样的生活了,不想再强颜欢笑地陪着那群老男人,拿着肮脏得发臭的钱。

    姐姐也支持她的想法,说不管她要去哪里,姐姐都会永远陪着她。

    会所的经理开始的时候说什么也不让她们走,两个姐妹的年纪还不算大,姿色也属上乘,很多客人来了都喜欢点她们,会所当然不会让正热着的摇钱树就这么走了。

    双方都很坚持,一时之间闹得很僵。

    直到那一天,经理来找到她们,笑着说他同意她们辞职,不过有个条件,她们两个今晚要陪最后一桌客人。

    姐妹两个听完都觉得有些意外,但在意外的同时,又觉得高兴,觉得终于有了摆脱这样生活的法子。

    随后她们都照样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跟着经理去到了一个高级的包厢。

    齐珊珊跟我说,从那天起,每一晚她都会做噩梦。

    梦到她走过那条长长的走廊。

    走廊的尽头,是地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