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0章 你保护不了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齐琳琳因为那天正巧是生理期,喝酒喝到一半便开始肚子痛,包间里的人觉得她扫兴,于是很快将她赶了出去。

    走前她特别担心地看了妹妹一眼,不放心让她一个人留在这。

    今天的这桌客人一看就不太寻常,举手投足间都是贵公子的气派,想来背景不一般。

    齐珊珊这时正被其中一个男人灌着酒,因为喝的太着急,酒液从嘴角处滑出来,流到了脖子上,又蔓延到了胸口。

    那男人便顺手捏了一下她的胸,疼的她瑟缩了一下。

    齐琳琳见此更心焦了,想开口说她要留下来,结果有个人上前来狠狠地推了她一把,把她关在了门外。

    因为肚子疼的实在太厉害,齐琳琳便先回到休息室找出一瓶药,吞了两三粒觉得能站得住了之后,她才急急地折身回到包间。

    这个时候,里面已经乱了。

    有男人的粗吼声,有兴奋的口哨声,还有,女人凄厉的尖叫。

    ……珊珊……是她的珊珊……

    这个时候门已经打不开了,任凭她怎么捶打,厚重的门就是纹丝不动。

    她没办法,只能慌不择路地去找经理,说那帮客人玩的太过火,让他救救她妹妹。

    谁知道一直拿她们当“女儿”对待的经理,这个时候居然轻蔑一笑,不带一丝温度地说,对待她们这两个白眼狼,当然要物尽其用,能让那帮二世祖们高兴了,也算是她们最后的价值。

    话说到这,齐琳琳觉得眼前一阵阵地发黑,双腿发软栽倒在了地上。

    几个小时后,终于尽兴的男人们结伴从包间走出来,脸上还挂着笑,嘴上吐着不堪入耳的话,看上去自在惬意极了。

    齐琳琳躲在角落,直到他们走远,她才飞奔进包间,去找她的妹妹。

    讲到这里的时候,齐珊珊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眼睛空洞得像是什么都盛不下,也看不见。

    齐琳琳许是不想再刺痛妹妹的心,将这些场景一句话带过,但结果却是避无可避。

    她说,齐珊珊那个时候子宫大出血,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昏迷了,抢救了好久才保住了一条命,不过以后肯定是没办法再生育了。

    除此之外,那些人还拍了照片,脸和身体都拍得清清楚楚。

    有这些照片在,就像是放着一颗定时炸弹,以后不管走到哪,只要是网络覆盖处,她就像是被剥了衣服的人,赤条条地晒在阳光下,再也翻不了身了。

    翻不了身的结果,当然是不再逃,也逃不了。

    齐珊珊再回到这里的时候,精神状态已经不大好了,时常出现幻觉,又时常似癫似狂。

    除了她的姐姐,没人能理解她的痛,她的恨。

    她恨不得让那群人死,尤其是其中一个叫江峥的人。

    他主导了这一场悲剧,事后还像看垃圾一样看过来,说,还没死啊,看来还是玩的不够。

    ……

    听的时候我觉得身上阵阵发冷,此时想起来,更觉得遍体生寒。

    我握紧拳头,强迫自己收回目光,向前走。

    现在还不是冲动的时候,这还只是个开始。

    齐珊珊只是受害人之一,以后还有更多惨痛的故事等着我去发掘。

    那些被人刻意掩藏住的龌龊,我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挖出来。

    我来的时候没开车,回去的时候自然也需要打车。

    只是还没走到路边,就听到身后突然传来一阵鸣笛声。

    我以为是挡了人家的路,连忙往旁边避了避,谁知道很快又响了一声。

    这下我终于回头看过去。

    瞧见一辆熟悉的车之后,我抿了抿嘴唇,到底还是迈开步子走了过去。

    秦颂很快从车上下来,要替我打开车门,我对着他摇摇头,说:“不必了,我跟陆先生说几句话就走。”

    说完我微微俯下身,敲了敲后车座的窗玻璃。

    贴着厚重车膜的玻璃缓缓落下,陆敬修的脸也慢慢出现在我面前。

    我看着他,轻轻笑了笑之后,问:“陆先生怎么来了?”

    陆敬修脸色平静无波,看向我的时候,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

    “上车。”他只说了这两个字。

    我看了眼他身边的座位,想了想,摇摇头。

    “不了,我自己会回去,就不劳烦陆先生了。”

    陆敬修闻言目光像是沉了沉。

    我不是故意跟他置气,我只是特别难受,不仅心里难受,身上也是,我怕再跟他坐在一起,整个人会受不了崩溃。

    垂下眼睛顿了会儿之后,我再看向他,语气愈发恭顺了些:“今天听到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我的心情不是很好,也不想说话。等明天我缓过劲儿来了,再给你打电话说清楚,可以吗?”

    我说的诚恳,但陆敬修显然不是那种会听别人话的人,他目光沉沉地看了我一会儿,照旧还是那一句:“上车。”

    我的理智告诉我,赶紧上车吧,陆敬修的话是能违背的吗?别又把他给惹到了,再劈头盖脸地数落你一顿,让你无地自容又极尽羞愧。

    可是想是这么想,脚下当真是半点都动不了。

    我直了直身体,接着抬手指了一个方向:“我今天去那里见了两个女孩,其中一个被江峥和他的一群朋友……轮·奸,差点连命都没有了,以后也不可能再会有自己的孩子。听到这些的时候,我突然想起那一回,我也差点遭受同样的对待。我在想,如果那时候真的让他们得逞了,现在的我会是什么模样,是不是还好好地活在这个世上……”

    “余清辞。”还没等我说完,陆敬修已经沉着声音将我的话打断。

    我也不在意,只俯下身重新看向他,嘴边应该还有一丝浅笑:“我说的只是如果,事情毕竟并没有真正发生。但以后呢,以后要是再遇到这种事,会不会还有像你一样的人来救我?”

    陆敬修没有出声,更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我见此也不觉得失落,反正跟他在一块的时候,大多数是我在自说自话。

    又勾了勾唇角之后,我说:“应该是不会了吧,那样的幸运,大概只会有一次,更别说还是我这样向来运气不好的人。”

    说到这我顿了顿。

    “所以,我现在有点后悔了,从一开始我就不该太贪心的。像我这样没人保护,自己又没什么能力的人,只要能好好活着就好了,干嘛非得跟人争个头破血流。以后就算是真的得到了,失去的也肯定会很多。陆先生,跟你合作本身就是一场赌局,我赌的不是现在的得失,而是未来的安危。未来,我们合作结束了,你的生活照样可以过得很好,而我没了你的庇佑,还不知道会是什么下场。所以,从现在开始,我决定要重新衡量一些事情。在我做出最后的决定之前,我们的合作先暂时中止吧。我不是像你这样的大人物,我得多替自己想想。也别说你会护我周全的话,你保护不了我,起码护不了一辈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