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1章 把自己给作死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说完这些之后,我没去多看陆敬修的神情,而是直接转身离开,向马路边走去。

    这个时候我并不是在跟谁赌气,我的心里很平静,平静到一颗石子投进去,都不见得会生出什么波澜。

    都说人一旦接触这个社会的阴暗面,以往的那些单纯乐观便会不复存在。

    不是单单因为可怕,而是会不自觉地把自己代入其中,想象遭受那些痛苦的人是自己。

    齐珊珊的遭遇,我本身很是同情,很是难受。

    但一联想到久前差点发生在我身上的一切,这些情绪便都化作害怕,都化作恐惧。

    这不是心理强不强大的问题,而是身体做出的本能反应。

    我的手又开始不自觉地发抖,哪怕我极力去控制,却根本无济于事。

    好不容易走到路边,我最终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想瞧瞧陆敬修的车走了没有。

    但路的光线不太好,我本身有点轻微的近视,所以隔得远了看的不是很清楚。

    看不清楚就算了,他怎么样,还轮不到我去在乎。

    从现在开始,我得多想想自己,多想想,怎么才能更好地保护自己。

    ……

    虽然对是否应该跟陆敬修继续合作下去的选择还有些犹豫不决,但有件事我还是下定了决心的。

    那便是江峥的事不能放过。

    要是他舒坦了,还不知道要有多少女孩子因为他承受着无边的噩梦。

    当然了,我也不全是为了其他人,相当一部分还是考虑到自己。

    江峥的存在,已经严重威胁到了我的安定生活,上回他找到我说的那些话,我直觉不只是说说那么简单。

    万一哪天他又起了什么心思,那我可是真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可话说回来,要扳倒江峥,相当于跟整个余家较劲,我自己自然是很难办到。

    要成功,就得倚仗别人的权势。

    这个别人,怎么想都只能是陆敬修。

    于是一切像是重新回到了原点。

    也对,想要什么,就得付出什么,这是永恒的交换法则。

    既然我放不下,那所谓的选择也就一目了然了。

    嗯,那就这样吧,总要先保证当下,才能追寻遥远的以后。

    ……

    打电话联系陆敬修之前,我先找到齐琳琳,问她齐珊珊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她是这个案件的关键,若是整个环节启动,她这里可不能掉链子。

    得到还算确定的回复之后,我轻应了声,接着犹豫了好一会儿,不知道该不该说些安慰保证的话。

    不过到最后这些话并没说出来,因为我哽着说不出,而且就算说出来也没用。

    收了线我便转而打给了陆敬修,等待线路接通的时候,我忍不住在心里暗暗祈祷着,祈祷他千万别因为我昨天晚上说的话生气。

    我那时候受到的冲击太大,整个人也有点懵。

    虽说那些大部分算得上我的真心话吧,但人总得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嘛,昨晚的真话,到了现在,那就成了谬论了。

    陆敬修这回接的稍稍有些迟,也不知道是真的有事,还是故意拿捏我。

    不过我也不在意,只要他能接就很好了。

    接通之后,我等着他那句千篇一律的“有事?”说出来,可等了半天,他却是冷哼一声,接着来了一句:“还知道找我?”

    这、这个,我怎么有点弄不清楚他的意思呢?

    我怔了一会儿,缓了缓神之后,试探着问道:“昨天说的话是我考虑的不周到,希望陆先生不要介意。”

    陆敬修又冷哼一声。

    我真是被他这哼来哼去弄得心神错乱了,有什么话能不能直白地说出来啊哟喂!

    可人陆敬修是谁啊,一个字能说明白的事,绝不多添一个标点符号。

    我抚了抚额,长舒一口气之后,说:“我说过要重新考虑我们的合作关系,现在我已经想清楚了……我们还是按照原先说的那样,相互帮助着一起走下去吧。我会装好你的妻子,而你帮我解决余家的麻烦。”

    我说的无比认真,也着实是下定了决心,以后不管再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再动摇。

    本来以为话说到这里,一切都会回到原点。

    谁知道陆敬修突来的一句话,让我猝不及防彻底慌了神。

    “不想做的事,不必这么勉强。没了我,你余清辞也能让自己过得很好,不是吗?”

    “那个……”

    “至于装好我的妻子,放心,就算没有你,也会有其他人。余小姐,我们的合作关系到此为止,你再也不必觉得为难。”

    说完他直接挂了电话,而我还僵在原地,有些回不过神。

    这这这……

    他是真的生气了吧!

    我是真的把自己给作死了吧!

    ……

    对于自己作死作的没边这件事,我是半点怪不了别人,只能嫌自己的脑袋一时短路。

    你说跟谁拿乔不好,偏偏跟陆敬修这个活阎王。

    结果倒好,拿乔没拿好,最后反倒是被人先一脚踹开了。

    唉,郁闷呐,真是郁闷。

    我坐在办公室里,眼睛盯着电脑上的文件,却是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小张进来的时候,我还在走神,直到她走近了我才恍然反应过来。

    “有事吗?”我抬头问她。

    小张正经本分地答:“副总,外面来了一个人,说是您的朋友。前台让我问问您,需不需要让他上来?”

    我闻言有些疑惑:“朋友?什么朋友?”我应该是没什么朋友啊。

    “他说他叫蔡骧。”

    ……

    我跟蔡骧的缘分,说来可以追溯到十几年前。

    那个时候我刚到福利院,而他已经是那里的“大哥大”,长得又高又壮,拳头也很硬,基本上有哪个小孩不听他的,都会让他用拳头“伺候”一顿,之后就都乖乖听话了。

    当时的我瘦瘦小小的,又不爱讲话,平日里连饭都抢不到,总是一个人窝在角落里饿肚子。

    也不知道他是出于什么心思,反正某一天他走到我面前,伸脚轻轻踢了一下我的小腿,等我抬头的时候,扔给我一个包子。

    “连个包子都抢不到,笨死了。”他撇撇嘴说。

    从那之后,我依旧是抢不到饭,却再也不会饿肚子。

    因为每次到了饭点,就有人拿着热乎乎的食物到我面前,要不就轻踹我一脚,要不就戳我一下,戏弄完之后,再把东西扔进我的怀里。

    “吃吧,小笨蛋。”

    “吃吧,小蠢蛋。”

    “吃吧,小丫头。”……

    不出多久,全福利院的人都知道,我是蔡骧的小丫头。

    ……

    乘着电梯下楼的时候,我想起以前的事,嘴角便忍不住上扬。

    时间过得真快啊,一晃十几年过去。

    期间我跟蔡骧断断续续联系过几次,但几年前他音讯全无之后,我再也没跟他见过面,没想到他今天居然会找到这里来。

    到达楼下大厅,还没等我去前台问问找我的人在哪,就感觉到有一道人影闪现在我面前。

    紧接着,我被拥入一个宽阔又温暖的怀抱。

    “小丫头,终于找到你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