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8章 只要在我身边就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88章 只要在我身边就好

    +A -A

    发布时间:2017/6/22 21:00:00 字数:1925 价格:10叶子

    要是回平常他或者我的家,他肯定不会用这样郑重其事的语气跟我说出来。

    而若是冠上了陆家的这个名号,我便觉得用怎样的郑重来形容都不为过。

    我张了张口,想回答些什么,却发现自己稍稍有些语塞。

    陆敬修许是看出了我的紧张和无措,又看了我一会儿之后,突然俯下了身,在我的嘴角上轻轻一吻。

    期待着的吻如期而至,我却再没了方才的情动,还是傻傻愣愣的。

    回陆家啊……

    是要去见他的家人吗?

    他的父亲,他的哥哥们,我都要面对吗?

    那样一个个如传奇般的存在,光是从纸面上看到就已经让我觉得高不可攀,我真的能跟他们安然相处吗?

    我平日里虽然看着挺女强人范儿,但我比谁都清楚,很多时候我是挺怂的。

    因为没什么底气,也没什么信心。

    沉默良久之后,我觉得我还是应该说些什么。

    “那个……我去了之后,需要做些什么吗?”

    之前他给我看的那些资料,应该不会是无用功。

    陆敬修的下巴贴在我的脸侧,他的呼吸沉沉的,但还是一如既往的沉定。

    “只要站在我的身边,就好。”

    ……

    怀孕的乌龙过去之后,我跟陆敬修谁也没有再提起过这个话题。

    从我的角度来说,我就算是有再多的想法也只能忍着不说出来,因为担心陆敬修会多想,也会让彼此之间感到尴尬。

    而他呢,他大概没把这放在心上,也许事情发生的那一瞬间他会有情绪的拨动,而且极大可能是不太好的情绪,但他要做的事情那么多,那么重要,男女之间的情情爱爱弯弯绕绕,他根本无暇顾及。

    这样也好,这样的话,我们就能纯粹地在一起,其他的不管,只为了对方,只守着对方。

    不过他跟我说的要去陆家的事,就没那么容易放下了。

    从这天以后,我几乎是每晚都失眠到很晚,有隐隐的焦虑不说,还总是觉得胸闷气短的。

    要不是我一直健健康康的,我都以为自己是病了。

    这样的症状一直持续了好几天,期间我除了在家里待着,就是去医院陪老爷子。

    老爷子的情况已经一天天地好了起来,精神好的时候还能坐起来跟我说说话,就是口齿不太清楚,得费点心思去听去猜。

    我坐在病床边削苹果的时候,护工阿姨正好出去打热水,趁着病房里面只有我跟老爷子两个人,我想了想便说道:“爸爸,大哥最近的动作越来越频繁了,公司那边传来消息,说是他已经有了接管公司重新整顿的打算。大哥手上握着公司很多的股份,这我是知道的,虽然还没到只手遮天的地步,但如果他联合了其他的股东,那公司的情况可就不太乐观了。”

    我将切好的苹果插上牙签,递到老爷子面前。

    老爷子的手轻颤着抬起,似乎是想吃一口,奈何手上实在没力,最终只能作罢。

    我见状拿起一块,递向他的嘴边。

    老爷子看了我一眼,带着点意外,估计是没想到我会这么“周到”地伺候他。

    我心里也不想的啊,以往明里暗里跟仇人似的存在,现在突然成坐在一起上演起了什么父女深情、天伦之乐,别说做了,想想都觉得一阵阵地恶寒。

    只是到了今天这个地步,装也得装出个样子。

    而且我一直觉得自己演技挺好的,能不能把老爷子唬过去先不说,旁人见了肯定觉得我是个特孝顺特乖巧的女儿,这样就够了。

    老爷子细嚼慢咽把苹果吃完之后,终于慢慢开口了,声音还是有些不清楚,我便凑过去仔细听着。

    他说:“没人会帮他,公司也不会有事,不用慌。”

    这话说的轻描淡写,我却是免不得存着犹疑。

    按照老爷子之前的表现,可不像是会没事的样子,这不都被气出了脑溢血。

    只是我就算是问出来他估计也不会多告诉我些什么,而且我也很清楚,他不会拿公司开玩笑,如此,我也决定先按兵不动,看看这两方都怎么出招再说。

    这几天除了见老爷子,其他人我接触的都很少。

    陆敬修突然忙的厉害,有时候我给他打电话,都是秦颂代接的,后者一个劲儿地说抱歉,陆先生现在很忙,没办法接我的电话了。

    我也不是什么胡搅蛮缠的主儿,他有事我不会上赶着去打扰他,更何况我觉得这样也挺好的,起码给我个缓冲的机会,要去陆家的事至今还让我惴惴不安着呢。

    日子一天天过去,每一天都是差不多的行程,差不多的心情。

    直到陈琳找到我,说她考虑好了。

    我一听顿时一凛:“你的答案是……”

    “我帮你。三妹,清辞,我要离开余淮林,我要、要……揭发他!”

    ……

    陈琳主动说要揭发余淮林,说实话还挺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的。

    我本来打算等她离婚之后再慢慢劝说,她跟着余淮林那么多年,肯定知道他的很多秘密,很多不为人知、能置他于绝地的秘密。

    只是之前她还犹犹豫豫地下不了决心,现在为什么突然这样决然起来?

    我把心里的疑惑问出来,陈琳先是静默许久,接着带着哭腔愤愤说道:“是他先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他在外面一直有个女人,两个人还生了个儿子,只比小涵小五岁。十几年了,我装作没看到,也不跟他闹,就是怕小涵知道了伤心,也怕毁了这个家。可是……可是现在他竟然想把那个私生子接到家里来!有这个私生子在,我的小涵还有什么地位,以后要怎么办?!我绝对不能让他得逞,我就算是毁了他,也绝对不会让那个女人那个孩子抢了属于小涵的东西!”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