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9章 好事多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89章 好事多磨

    +A -A

    发布时间:2017/6/22 21:02:59 字数:2016 价格:10叶子

    果然,果然是为了余小涵,要不然以陈琳这样的性格,怎么可能破釜沉舟跟余淮林撕破脸皮。

    为了女儿的利益,甘愿将自己推上风口浪尖,就像之前陈琳自己说的,她是个好妈妈。

    不管她本身如何,对女儿,当真算得上放在心尖子上了。

    我闻言停顿片刻,之后什么也不多问了,只道:“我答应你,我会尽我所能保护小涵,至于其他的事情,就得仰赖你的帮助了。”

    ……

    当晚我又跟陈琳见了一面,这次选了一个环境清幽的茶馆。

    我们坐在一起,聊了很长的时间,喝了好几壶茶。

    到了最后,陈琳的嗓子都有些微微的嘶哑。

    她看着我,眼睛通红,却忍着没流眼泪。

    或许在余家的这几十年时间,她的眼泪已经流干了。

    “清辞,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余淮林他平时也防着我,没让我接触到太多的秘密。有什么你可以告诉我,我帮你再去找。”

    我闻言轻叹一声,不太忍心在这个时候追问什么。

    而且就她方才说的那些,我已经觉得足够。

    想了想,我低声说:“大嫂,不,以后我叫你陈姐吧。余家的事情可以告一段落,你跟我大哥分开之后,可以去好好经营自己的新生活。还有小涵,她现在慢慢也长大了,很多事情不必瞒她,她也可以帮你分担。还有,以后但凡是有能用到我的地方,你尽管开口,我绝对会义不容辞。”

    陈琳闻言点点头,眼眶又红了些许,再开口的时候,声音亦有哽咽:“清辞,对不起,以前我处处避着你,是怕惹祸上身……我真是不应该,真是不该那么做……”

    我摇摇头,安抚似的拍拍她的手背:“不必道歉,如果换做是我,我也会做同样的选择。”

    陈琳用手捂住眼睛,深深吸了几口气,再没说什么。

    最终分别的时候,陈琳的情绪已经平静下来了。

    我去结账回来的时候,她拿起包站起身,像是突然想起来问我一句:“对了,上次说到怀孕的事,确诊了吗?”

    我也已经能够很平静地面对这个问题了:“嗯,去检查过了,没怀上。”

    “这次没有没关系,这种事急不来,看我急了那么多年,最终过了那么长时间才能如愿。好事多磨,别伤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她的安慰还是很让人受用的。

    好事多磨这个词,我也很喜欢。

    ……

    根据陈琳跟我说的信息,我连夜想办法收集了一些资料,还拜托秦颂帮了我一些忙。

    最终将成果呈现给老爷子看的时候,后者戴上老花镜看了几眼,接着抬眼看向我。

    我没去在意他眼中的探究,只轻轻淡淡笑道:“爸爸觉得这个计划怎么样?”

    老爷子闻言顿了会儿,而后含糊道:“还老……”

    估计是想说还好。

    我的笑意加深了些:“如果您觉得可以的话,那我就着手去做了。我觉得时机也很重要,要是错过了现在,以后事态发展成什么样,我们也没办法预料到。”

    老爷子没回应。

    他这样的态度,让我忍不住想,他这是不是改主意了。

    难道是对自己的亲儿子下不去手了?

    我在心里冷笑一声,想着人家才是真正的血脉相连,打断骨头连着筋肉的那种,我这个外人掺和进来,不过是枉做小人罢了。

    可事情发展到现在,我哪能抽身事外,我也不容许自己抽身事外。

    我将资料拿回来,抱在怀里,脸上应该还是带着点笑意的,就是有点假:“前几天我跟敬修说过这件事了,他对余家的事情也很关心,想帮着渡过这个难关。”

    老爷子的脸色一变。

    我就知道,只要搬出陆敬修,大多数人都没办法泰然处之。

    我不够分量,陆敬修总能震住他们。

    唉,要是他知道我整天打着他的旗号出去吓人唬人,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

    老爷子静默了好一会儿,最后呼哧呼哧喘了几口气说道:“去吧,去吧……”

    这是答应我去做了?

    我眯了眯眼睛,心情也畅快了。

    “好的,我会按照爸爸的嘱托,好好去做的。”

    ……

    我制定的计划其实并不复杂,只要走好了关键的两步,余淮林就算是再蹦跶也掀不起什么波浪。

    但就是这两步,得多花点心思好好走。

    晚上九点钟。

    我坐在驾驶座上,拿着望远镜,副驾驶上坐着的是秦颂。

    下午我估摸着他下了班,一个电话把他叫出来,还特地交待他不要告诉陆敬修。

    秦颂听到的时候没多说什么,十分配合地来了。

    等到他知道今晚要做的是什么的时候,他的脸明显地抽动了两下。

    “监视?”他不可置信地问。

    我则是淡定地摇摇头:“没有那么夸张,就是蹲个点而已。你拍照技术怎么样,待会儿记得拍照啊。”

    秦颂:“……”

    我们监视……啊不是,蹲点的对象是余淮林在外面养的女人和儿子,就是陈琳所说的要登堂入室的那对母子。

    据我所知,每晚那个孩子要去学钢琴,晚上九点半左右会回家。

    我们现在就是他们的家门外的马路上,等待着他们回来。

    前一个多小时我还可以淡定地听听歌看看手机,到了现在,我已经望远镜不离手,生怕错过了目标。

    秦颂坐在旁边一直处于很无语的状态,好几次我看到他拿起手机,一个眼刀飞过去之后,他又给乖乖地收了起来。

    我知道他是想给陆敬修通风报信,只是这件事我还不想让后者知道,暂时处于保密的状态。

    又过了一会儿,我看了眼手表,九点二十分,不出意外的话目标很快就会出现了。

    坐的时间长了颈椎有些不太舒服,我调整了一下坐姿,顺便将车内的音乐关掉,这会让我分心。

    我准备的认真,秦颂看上去却是愈发有些坐不住。

    他把手机颠过来倒过去玩了一会儿之后,突然试探着问了句:“余小姐,您这该不会是……想绑人吧?”

    【稍后第四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