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1章 两口子当然向着对方说话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91章 两口子当然向着对方说话

    +A -A

    发布时间:2017/6/23 18:00:06 字数:2002 价格:10叶子

    回去的路上,秦颂一句话都没跟我说,丝毫没了以往的热情样儿。

    哪怕是我跟他搭话,他也是副不太想搭理的模样。

    这样就太没意思了哈秦助理。

    我什么都没说呢,通风报信的不是我,跟人闹脾气的也不是我,我多冤啊我。

    我也气鼓鼓的,再也不出声,气氛就一直沉默尴尬到我停车。

    秦颂今天出来的时候没开车,现在说是他送我,到了我家之后他还得自己打车回去。

    虽然我们现在看谁都挺不顺眼的,可是我又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让他一个人回家,于是趁着等红绿灯的时候,我转头看向他,硬邦邦地问了句:“你家住哪儿啊,我送你回去。”

    秦颂的语气也不软和:“不用了,谢谢余小姐美意。”

    是啊,我是美意,可我的美意你看不上,我也很无奈呀。

    除了陆敬修之外,对其他人我基本上没那个耐心去哄去劝,既然人家都说不必了,那正好,我不必绕远路,可以直接回家,美美地洗个澡,美美地睡一觉了,哼!

    我将车开到自家楼下,然后看也不看身边坐着的人,语气依然挺冲地说道:“下车吧。这个时间不好打车,你自己想办法叫辆车。”

    过了一会儿,却没听到开车门的声音。

    我有些疑惑地转过头去,看到的就是有些欲哭无泪的男人。

    我:“……”

    秦助理,秦大助理,我干什么,我到底干什么了?!

    你一副被我强了的表情是什么意思啊?!

    我被气加被震惊得半天说不出话,直到秦颂略带委屈地开口道:“刚才陆先生他……跟我发脾气了。”

    我怔了怔:“他干嘛……跟你发脾气啊?”

    “怪我跟着您胡闹。”

    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我:“……我才不是胡闹!”

    “还说您要是出了一点事,让我趁早卷铺盖滚蛋。”

    我:“……他真是这么说的?”

    “真的,比黄金都真!”为了强调真切,他还使劲点点头。

    我听到这些,意外不是没有,但更多的,居然是甜蜜。

    一想到陆敬修那个万年不化的大冰脸,竟然为了我跟人发脾气,突然好想抱住他亲上两口怎么办。

    我心里高兴,估计脸上也没藏住,反正秦颂看到之后脸色更苦了:“余小姐,您很高兴吗?”

    我赶紧正了正色,表示自己一点都不高兴,就是有点小兴奋,嘻嘻。

    “秦助理,这点小事你不用放在心上。你老板那个人很好的,他就是那么一说,不会当真的。”

    秦颂仰面望天:“你们是两口子,当然向着对方说话。”

    今天真是太反常了,不仅陆敬修反常,秦颂反常,我也跟着不正常了。

    明明人家说的不是什么太好听的话,为什么我听到了只觉得心情那么好呢?

    我偷偷笑了两声,趁着把秦颂打击的更彻底之前,先让自己打住了,而方才的那点小郁闷也早就烟消云散。

    “我跟你保证,以后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再发生,而且你的大老板也绝对不会找你麻烦。相信姐,姐从来不说假话!”

    秦颂顶着一张略沧桑的脸,漠无表情地看我信誓旦旦地保证着。

    待他走后,我哼着小曲儿拿好东西下车,乐滋滋地乘着电梯上了楼。

    当然了,好心情也只是暂时的,一想到余淮林的事,我还是免不得认真肃正起来。

    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我将方才的照片从相机里拷出来,放在电脑上一张张地看着。

    照片上的女人叫李燕,今年三十五六的年纪,生的貌美,以前还是舞蹈学院的学生。

    她跟着余淮林的时候,不过刚大学毕业的年纪,毕业后没多久就生了个儿子,叫李然。

    陈琳跟我说李然是余淮林的私生子,他把那对母子常年安置在外面,保护的十分周到,如果不是极亲密的人绝对不会发现。

    也无怪乎我半点没听到过风声。

    只是这些暂且不论,单单是我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其实是不太相信的。

    因为余淮林虽然对陈琳算不上好,可对余小涵那可真是称得上百依百顺、疼到了骨子里,有些事并不是只有说出来才能知道,感觉有时候比什么话语都要来的真实。

    他会为了自己的私生子而不顾宝贝女儿的现在和未来,可能吗?

    我盯着照片上那个十几岁的小男孩看了很久,想从他的身上看出一点余淮林的影子。

    只可惜,光线太暗,画面模糊,看不太真切。

    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不过李燕母子跟方氏集团董事长方耀的这条线倒是可以好好挖一挖了,如果他们是旧识,或许还能说得通。

    如果不是……

    我摇了摇脑袋,把还没得到求证的念头先隐去。

    现在第一步已经走得差不多了,接下来,就是第二步。

    我找到李显成的号码,也不管现在是不是太晚了,总之试着给他打了个电话。

    在现在这样兵荒马乱又敏感的时刻,我相信深陷在其中的每一个人都没办法安心睡个好觉。

    李显成接通我电话的时候,我调整了一下呼吸,用相当正式又不失诚恳的语气说道:“李叔,您最近有时间吗,我想去拜访一下,不知道会不会打扰。”

    李显成闻言顿了一会儿,而后才冷淡着声音答道:“找我有事?”

    他这态度变化的可真够大的,曾几何时,他还主动向我示好过呢。

    只是时移势迁的,我总不能还揪着以前的事情不放。

    我无声笑笑,语气照旧和缓:“李叔在余氏这么多年,跟我爸爸也是老交情了。我爸爸现在身体不太好,我就想代他见见老朋友们,李叔该不会不给这个面子吧。”

    搬出了老爷子,李显成当然不会不给面子。

    他沉默了好一会儿,再开口的时候,语调已经平缓了:“好吧,明天上午九点,南林高尔夫球场见。”

    我欣然应下。

    只是若我知道明天见到的人当中有谁,我怕是万万不会答应了。

    【今天一天满满当当的事,暂时一更。明天和后天四更补上~明天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