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6章 我变了,他当然也变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96章 我变了,他当然也变了

    +A -A

    发布时间:2017/6/25 23:37:27 字数:1866 价格:9叶子

    秋日的凉风吹来,不仅拂动了我的头发和裙摆,也让陆敬修额前的碎发跟着四散飘动。

    我抿了抿嘴唇,最终还是收回目光,也继续静默不语。

    这个时候,任何话语的加持都会稍显的突兀,他想说什么,想做什么,我不必问,不必想,只需好好等待着。

    过了一会儿,并不太久,陆敬修忽而蹲下身,伸出手摸了摸墓碑的边缘。

    我看着他冷肃绷紧的侧脸,虽然没办法完全理解他的心情和悲恸,可不能否认的是,我的心也在疼。

    因为他伤心了,我便更伤心。

    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其他的缘故,我忍不住吸了吸鼻子,垂下眼睛的时候,还有酸痛在眼眶里涌动。

    我还在兀自强忍着难受,不经意间,冰凉的手已经被人握住。

    “走吧。”陆敬修站在我的面前,眼底如这夜色一般沉沉的,嗓音也是。

    我闻言则是看了眼墓碑:“就这样走吗……”

    “嗯,走吧。”他再次重复了句。

    走下一层层石阶的时候,陆敬修走的很慢,正好我穿着高跟鞋也走不快,得努力小心脚下。

    我们没交流什么,彼此间的联系,仅仅是交握在一起的手。

    手指缠绕,掌心相贴。

    秦颂一直在门口等着我们,见我们走过去,他忙绕到车后,打开车门。

    回去的路上,还是没有人开口说话。

    我其实对这滞闷的气氛有些难以忍受,可又想不出什么话题来打破沉默。

    陆敬修自不必说,就连秦颂也染上了几分肃正的神情,这一层压抑便更深厚了些。

    最后车子停下的时候,我朝外看了眼,发现是陆敬修的家。

    之前我们谁也没说要去哪,但无论说不说,今晚我是一定要陪着他的。

    无论他喜不喜欢,我都得陪着他。

    秦颂送我们回家之后就离开了,我跟陆敬修一前一后走进别墅的大门,再一同进到屋内,换下鞋子,换了套衣服。

    待我走出衣帽间后,我向四周看了眼,并没有瞧见陆敬修的影子。

    洗手间没有,客厅没有,卧室没有,那他一定就在那个地方了。

    这个房子很大,但他会待的地方,实际上很少。

    书房的门没有完全关上,我犹豫着要不要敲门,不过最终还是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他背对着我站在落地窗前,像是在想些什么。

    而空气中弥漫着的,是淡淡的烟味。

    走近了一看,他的指尖确实夹着一根烟,烟丝燃尽,只剩白灰。

    我将烟头从他的手上拿走,烟灰一抖,落了满指尖。

    “觉得闷吗,要不要开窗通通风?”我边走过去将东西丢掉,一边语气轻松地问道。

    陆敬修意料之中的没应声。

    我也不在意他的回答,转身走到窗前,自顾自地准备开窗,谁知道手刚触上把手,腰身就被人揽住了。

    陆敬修将下巴靠在我的肩膀上时,我又闻到了那股子烟味儿。

    其实我本身特别不喜欢这种味道,特别是酒桌上应酬的时候,闻到烟味我就犯恶心。

    只是不晓得为什么,此时此刻,陆敬修靠近的时候,我却并不觉得排斥和讨厌,只觉得……心疼。

    真的心疼。

    我莫名的有点想哭,面对他时,很多时候我变得都不像自己了。

    明明当事人还没怎么样,我就先多愁善感起来,先情绪崩溃出来。

    我自己想想,都觉得很没出息。

    只是没出息又怎么样吶,再没出息,也还能陪在他的身边。

    我没继续开窗,而是将手覆在他的手背上,轻轻叹了声。

    今天真是不太美好的一天,却又是珍贵到很难复制的一天。

    我从没觉得,自己离他这么近,这么紧。

    而在将来的某个时刻,等我回想起这时的情景,同样也觉得,往事难得,然时过境迁,再难回到原本的模样。

    很久的以后,我变了,他当然也变了。

    ……

    事后陆敬修还是没有跟我详细叙说他母亲的事,我总觉得那是他心里的一根刺,拔出来会连血带肉的,我那么心疼他,所以饶是再好奇也不会主动多询问。

    只是这天之后,他沉默的时候越来越多,抽烟也越来越凶。

    以前我不知道他烟瘾这么大,虽说他身上的味道我并不讨厌,可我担心他的身体会受影响,便想着法儿的劝他不要抽烟。

    他像是也听我的话,每次我一出现,他就将烟掐灭。

    只是一转头,依然照旧。

    我能猜出来他的周围可能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还没等着我与迂回地弄清楚,我自己这边便出了问题。

    陈琳找到我,说是余小涵不见了。

    是啊,不见了,一个好好的大活人,突然之间就找不到踪影了。

    事情始于余小涵的辅导员打来的一通电话,说是余小涵已经无故旷课两天,没回宿舍,舍友也联系不到人。

    她是知道余小涵经常回家的,因此便来问问家长,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琳当然是不知道,听到消息的那一瞬间,她还差点昏过去。

    自己的宝贝女儿根本没回家,电话又打不通,问了所有的朋友都不知道她的行踪,匪夷所思却又真真切切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跟大多数人一样,陈琳的心里也免不得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

    由此的表现是她在我面前崩溃地大哭,问我该怎么办。

    怎么办,我哪有什么办法,只觉得荒唐又无奈。

    人都失踪了这么久才发现,情况不能比现在更糟了。

    警察那边也很快介入,开始部署警力找人。

    只是在上报失踪的第三天,失踪的当事人,余小涵,居然主动找到了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