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9章 又耍脾气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余小涵吃东西的时候我跟陆敬修就坐在对面陪着,跟看一个不省心的孩子似的。

    我其实还好,毕竟看了这么多年,我就怕陆敬修觉得不耐烦。

    可神奇的是,每次我转过头去偷偷看他,他都是那副冷冷淡淡没什么表情的模样,丝毫瞧不出厌烦。

    余小涵估计是真的饿了,三下五除二就把碗里的面条吃了个干净,我问她还想不想吃点别的,她摇摇头,放下筷子。

    “小姑,你去打个电话给我妈吧,让她接我回家。还有,帮我找件干净的衣服,我想洗个澡。”

    她说的认真,我也就照做。

    我去包里找到手机,接着边拨通陈琳的号码边去到衣帽间,找出没穿过没用过的内衣和毛巾出来。

    陈琳接到我的电话时声音嘶哑苍老的厉害,我有点不忍心,很快告诉她余小涵在我这里。

    听着她失声哭出来,我轻轻吸了吸鼻子,也觉得心里酸酸的。

    收线之前,我让陈琳过来一趟,接女儿回家,还让她给警察局那边联系一下销案。

    事情都办妥之后,我便回到餐厅,想让余小涵去洗澡。

    可待我一走过去,却发现她正凑到陆敬修的耳边说着什么,额头几乎都贴在他的鬓发上,而后者却是没什么反应,看起来还像是在耐心倾听着。

    什么叫一盆凉水浇下来,什么叫五雷轰顶。

    这一刻我算是真真切切都感受了一回。

    余小涵倒是很快发现了我,眼里闪过一抹光亮,然后起身来到我面前,接过我手里的东西。

    “谢谢小姑,我现在去洗澡啦!”

    多么天真烂漫的声音,要是以往我会觉得心头发软,可放在现在听到,怎么、怎么就那么刺耳呢?

    陆敬修还坐在原处,轻淡的目光望过来,明明也跟平时一样,可我为什么特别想上前打他两拳呢?

    不行了不行了,我不能再待在这了,我感觉自己像是要疯了。

    我转身就走,可心里一直揪着,一直发出怪声,无论我走到什么地方都控制不住,也阻止不了。

    最终陈琳来的时候,余小涵已经洗漱干净了,穿着我的一套红色卫衣和浅蓝色牛仔裤的她显得格外青春洋溢。

    陈琳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自然是又高兴又激动,偏偏还舍不得责骂,母女两个抱着哭了会儿,之后才想起来跟我道谢,准备离开。

    走前余小涵突然拉住我的手,鬼灵精似的朝我眨眨眼睛,压低声音神秘道:“千万别怪我啊,小姑。”

    我心里的那股子怪声越来越响,可是看着眼前这张笑的无害的脸,我能做什么,我什么都做不了。

    我稍稍撇开头,没点头也没摇头,只绷着声音道:“回去吧……快回去吧。”

    陈琳和余小涵走后,偌大的房子里便剩下我跟陆敬修两个人。

    我背着他捶了捶胸口,觉得那股子滞闷散去一些之后才去到厨房,洗干净余小涵方才用的碗筷。

    期间陆敬修并没有跟我说些什么,哪怕我们的目光偶尔触上,也仅仅是看一眼,紧接着彼此都避开,各做各的事。

    今晚的时间过得格外的漫长,我洗完澡坐在床边擦头发时,看了眼手机,发现才是十点钟多一点。

    不出多久,门口响起脚步声,我转过头望过去,可不就是陆敬修。

    他也冲完了澡,身上穿着件灰色的浴袍,是我之前特地给他准备的。

    此时的他斜倚靠在门框上,在看我。

    我也默默地看了他一会儿,接着咬了一下嘴唇,闷闷地开口:“今晚我不是很想跟你睡,你要不回家,要不就睡沙发。”

    真是,我太郁闷了我,要是再对着他,我怕我一个忍不住咬上去。

    陆敬修闻言却是并未转身离开,而是抬步向我走来,很快站定在我面前。

    我不想仰头看他,便垂下头,郁闷地扯自己浴袍的衣襟。

    这个时候陆敬修无非会做两种事,一是哄我,二是唬我。

    而我心里也很明白,他跟余小涵之间根本不会有什么事。

    余小涵在我们眼里就是个孩子,陆敬修才不会这么拎不清呢。

    我现在会这么郁闷,其实更多的是因为自己。

    为了如此小气又别扭的自己,为了变得再也不像以前的自己。

    陆敬修忽然蹲在我的身前,伸手摸了摸我的头发,说话的时候还夹杂着笑意:“又耍脾气了?”

    我闻言抬头瞪他一眼:“我才没有耍脾气。”

    我就是把自己气得内伤了。

    陆敬修不置可否,却是反问我:“知道刚才余小涵跟我说什么了吗?”

    我瘪瘪嘴,原本想嘴硬说不想知道的,可是按照陆敬修这脾气,我要是说不想知道,他还真可能不跟我说。

    到那时候,我可真就是把自己作死了。

    如此,我调整了一下情绪,装作不甚在意地答道:“我不知道,你要是想说的话,我也可以听一听。”

    陆敬修才懒得跟我玩什么欲擒故纵的把戏,他又轻笑了一声之后,说:“她问我,上次躲在你家的男人,是不是我。”

    躲在我家的男人……

    我自然是震惊了,看着陆敬修半天说不出话。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就是那一次,你把我堵在你的房间里,怕你的侄女发现。”他的声音还是很淡。

    我:“……我我我……你你你……”

    好像真有这么回事来着哈!

    在我跟陆敬修还是单纯炮友的那阵儿,有一回我为了去接醉酒的余小涵爽了他的约,实在过意不去就让他到家里来,没曾想他还真的同意了。

    可那时候我顶名还是陆敬修的老婆呢,当然不能让人发现我私底下又藏了别的男人。

    那现在究竟是怎么回事,谁能告诉我,余小涵到底是怎么发现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