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1章 谁都会害怕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进到庄园里面,迎面走来几个帮佣模样的人,他们的手上端着各色的盘子,见到陆敬修之后都恭恭敬敬地叫了声“三少爷”。

    陆敬修不轻不淡地应了声,待他们走过去之后,他握紧我的手,向主屋内走去。

    我跟在他身边也免不得紧张,心砰砰砰跳的厉害,可越是这样,我越是得表现得宠辱不惊,要不然待会儿见了陆家的人,指不定还得怎么发怵呢。

    陆家的主屋设计的也与众不同,进到大门后,还得走过曲折的长廊才能抵达会客的场所。

    远远的,我看到落地窗后那几个影影幢幢的身形,顿时有了个认知,现在怕是真的躲不过了,真的要面对了。

    我开始在心里快速地盘算起稍后要说的话,要摆出的表情,可能会面对的突发事件。

    可是要想的事情这么多,我一下子都乱了怎么办。

    正当我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我感觉到身边的人突然停下了。

    我反应过来之后看向陆敬修,定定神问他:“怎么了?”RFJUK25veUdBSlkyYW1vaFpzRW9lQVVDR0lScHZvQmlrZklFZjdFbGZQbz0=

    他的嘴角轻扯,抬手捏了捏我的耳垂:“这么害怕?”

    我一听几乎是下意识地反驳:“我、我才不害怕!”

    他也不拆穿我的谎言,却是轻轻吻了一下我的额头,顺带安抚似的抚了抚我的脖颈。

    “谁都会害怕,没关系。”他说。

    我听完仰起头看向他,接而似是自言自语地喃喃问道:“那你呢,你也害怕吗?”

    我的这个问题让他想了一会儿,再开口的时候,他的嗓音只比方才更沉哑:“嗯,以前会害怕。”

    言下之意,那就是现在不怕了。

    我还想多问些什么,陆敬修却没给我这个机会。

    重新迈步向前走去时,我看着他冷峻的侧脸,突然有种直觉,我是不是触动他什么不愿想起的记忆了。

    一个人,从害怕到无所畏惧,在这个过程中,究竟会经历些什么呢?

    最终,当我们踏进那方奢华的不像话,也冰冷的不像话的天地时,所有人的目光不出意外都齐齐朝我们投射过来。

    其中我有我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有我见过的,也有没见过的,有我忌惮的,也有尚存无感的。

    但不管是哪一种,此时的我已经都能够一视同仁浅笑面对。

    陆敬修自始至终都牵着我的手,把我一一介绍给他的家人。

    第一个自然是陆远征。

    年逾七十的老人,头发虽然略有花白,但精神却是极好,眼神犀利,举止干脆有力,甚至比当兵出身的余国霆还要英武。

    “伯父好。”鉴于我在陆家不会受待见的原因,我没舔着脸喊他爸爸,而且一个称呼如何也决定不了大局。

    陆远征的目光在我的身上定了几秒钟,明明不是太长的时间,我却觉得身上要被啄出个洞一般,呼吸也跟着略微急促起来。

    期间没有人敢发出声音。从一开始我就觉得,陆远征是这个家里绝对的统治和象征,这样森严的等级,远比余家要来的严密。

    好在这样的僵滞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陆远征很快收回落在我身上的目光,转而看向陆敬修,声音一如想象中的威严肃正:“老三,我跟你说的话,你还是没有记在心里。”

    陆敬修微微垂着眼睛,表现的很是恭敬,连说话的语气都是我没听过的恭顺:“对不起,父亲。”

    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总之陆敬修说完这句之后,陆远征原本冷飕飕的眼神突然缓和了些许。

    仿佛……仿佛眼前是他疼爱却又不听话的小儿子,宝贝儿子主动认了错,他的心也软了。

    之后陆远征倒真的没再说什么,算是默认了我的存在。

    接下来我认识的,其实也算是老相识了,陆敬峰。

    上一次他毫不留情挖苦我的场景我还历历在目。

    我是个特别记仇的人,别人骂我打我害我,我只会加倍数倍地还回去。

    只是这也是要因人而异的,就比如现在,我要是指着陆敬峰的鼻子骂回去,我非得让陆家的人给扔出去不可。

    大丈夫能屈能伸,小女子也可以能伸能屈的。

    我浅笑着看向陆敬峰,用最无懈可击的语气和神情道:“大哥好。”

    陆敬峰似笑非笑地看着我,眼里的不屑嘲讽毫不掩饰,丝毫不顾及陆敬修的面子。

    我倒是能忍,就怕陆敬修不自在。

    偷偷转头看了他一眼,我发现他还如往日那般清淡疏漠,如此便放下了心。

    陆敬峰之后伸手拍了拍陆敬修的肩膀,看似兄弟情深,但只有隔得近了才能发现他眼中的凌厉和幸灾乐祸。

    “三弟,你让大哥说你什么好。父亲这么看重你,你倒好,总是变着法儿的跟他作对,这对你来说有什么好处,嗯?”

    我心里一惊,却听陆敬修淡淡答道:“我没有大哥的志向高远,眼界也短,只想当下活的自在。”

    陆敬峰听完哈哈笑了两声,倒没再多为难。

    我现在别说看到他的人了,就是单单听到他的声音也觉得讨厌。

    真是,都什么人啊,陆敬修可是你弟弟,欺负他算什么本事,长得人模人样的,说话办事可真是让人喜欢不起来。

    我暗暗气得冒烟,却见陆敬修脸上半点波澜也无。

    或许于他来说,这些都无关紧要,亦或是……习以为常。

    最后见到的人,是我曾经在资料上看到过,却从未有过交集的,陆敬希。

    陆敬修的二哥。

    相比较陆敬峰,我觉得他跟陆敬修更像,无论是眉眼面容,还是身形气质,两个人都像了个五六分。

    唯一显著不同的地方,是陆敬希的左脸上有一道三四公分长的疤痕。

    疤痕并不深,几乎长成了肉色,但细看上去还是有别于脸色,有点突兀。

    他看到我的时候先是顿了顿,紧接着便笑了出来,笑的真诚又善意。

    “很早之前就听说过三弟妹的风姿,今天一看,果然名不虚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