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2章 宠到了骨子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应该是夸我的话吧,听惯了冷嘲热讽不受待见的言语,突然间听到好话还挺不适应的。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回答:“二哥谬赞了。”

    陆敬希笑意更深了些,语气还是那般温和:“你跟老三走到现在不容易,两个人要走的长久,就得相互理解,相互扶持。我对你们有信心,加油。”说完他还玩笑似的眨了一下眼睛。

    这番话说的,还真挺戳人心窝子的,让人有点小感动。

    可感不感动的先放在一边,我就是觉得陆家的人性格差异也太大了,换句话说,戏也都太足了。

    这唱红脸唱白脸的轮番轰炸,都让我有点难以招架了。

    我觉得招架不了,自然就要找陆敬修,他总比我能在行些。

    只是从始至终他都是那副清清淡淡没什么情绪波动的脸色,我就算是想从他那里得到点暗示也不成。

    好在我们都不必这样干杵着,今天晚上是家宴,很快便有帮佣过来说,饭菜已经准备好了。

    陆家的餐厅依旧只能用两个词来形容,大的可怕,冷的可怕。

    到处都是灰白的调调,让人半点放松不下来。

    落座的时候,除了陆家的那四个男人,这一回还多了两个女人。

    一个很是年轻靓丽,看着比我的年纪还要小,一个则年纪稍长,但一瞧就是那种保养极好的,说不定是什么长辈。

    陆敬修照例给我简单介绍了一下,我也依言客气地打了招呼。

    年纪轻的那个是陆敬峰的妻子,叫慕萱,我印象里南城好像是有家慕姓的企业,做什么橡胶生意,家里边只有一个千金,但是不经常露面,不知道是不是眼前的这位女子。

    慕萱看着美艳,性格也不错,只是碍于这样的场合没办法多聊,我叫她大嫂的时候,她只眉眼弯弯地朝我笑了一下。

    RFJUK25veUdBSlkyYW1vaFpzRW9lQVVDR0lScHZvQmlrZklFZjdFbGZQbz0=剩下那个年纪稍长的,其实陆敬修还没跟我介绍的时候我就已经想起来了。

    在他给我看过的那份资料里,有过这个女人的信息。

    林婉。

    陆远征的第二任妻子,也是陆敬希的母亲。

    按年纪来说她今年最少得五十出头,可保养得真是好,说刚及四十也有人相信。

    而她看上去也是人如其名,温婉大方,进退有度。

    我随着陆敬修叫她一声林姨,她也极和善地应下来。

    表面的工夫做完之后,家宴算是真正开始了。

    桌上的菜色真是极尽丰富,应有尽有的,光是看着都觉得眼花缭乱。

    可面对着这么多珍馐,餐桌旁的人的胃口似乎都不怎么好。

    我是觉得有点难以下咽,对着这么一堆大罗神仙,我能吃得下才怪。

    林婉和慕萱也都很少动筷,就算是夹了菜也都是送到了自家男人的餐盘里。

    我见状看了眼陆敬修,从开席到现在他没吃东西,只喝了几口杯中的红酒,看着比平日更寡言少语,也更冷漠疏远了些。

    我犹豫着要不要也替他夹点菜,可担心这样的动作太过亲密,又引来什么非议。

    我的身份可不比其他人,走的偏差了一步,都可能招致责难。

    尚在犹疑间,突然有人说了句:“听说三弟妹家的公司出了点问题,现在怎么样了?”

    我抬头望去,发现果然是陆敬峰用那副讨人厌的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我。

    桌上其他人的目光也都或多或少地落在我的身上,这个时候要是遮遮掩掩地不想说,估计会引来更多无谓的猜测,还不如大大方方地坦白。

    我的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接而不卑不亢道:“多谢大哥关心,已经在慢慢解决了,很快就能步上正轨。”

    “哦,是吗?小公司就是这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起了内讧,内讧内讧,最后就是一哄而散。要我说啊,这样的公司待着也没什么前途,不如让老三在陆氏给你找个职位,也好有点保障,是不是?”陆敬峰那张脸上摆明了就写了四个字,不怀好意。

    真是,我到底怎么惹着他了,至于对我这么连敲带打的,半点面子也不留吗?

    我的双手慢慢握成了拳,面上应该还看不出什么异样,甚至还是挂着笑的。

    嘲讽两句而已,又不是真的拳脚砸过来,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咬了一下下唇,刚想回应一句,坐在我身边一言不发的男人突然开口了。

    他说:“我跟清辞已经商量好了,年后会一块回英国生活。公司的事情,我们是没办法顾到了。”

    此话一出,不光其他人,连我都震惊得厉害。

    去、去英国?!

    他什么时候跟我说去英国了?

    难道只是说出来骗人的?

    此时此刻我的惊讶并没有人在意,因为坐在上首的老人突然摔了筷子,接着掺杂着暴怒的震耳的声音传来:“谁同意你回英国的?不许去!给我乖乖待在家里!”

    陆远征看着是真的发了火,花白的胡子都像是翘起来了一样。

    陆敬峰还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而陆敬希、林婉和慕萱他们则是满脸的意外和探究。

    我不知道现在的我该做什么说什么,或许任何一个动作一句话在这样的场景下都会不合时宜。

    所以我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无论发生什么,我只要站在陆敬修这一边就好了。

    他说什么我就附和着,他做什么我都支持着。

    毫无理由,不问出处。

    陆敬修惹得自己父亲发了那么大的脾气,自己却没什么反应,甚至在我们都等待着他的回应时,他居然动筷夹了一块鱼肉到我的盘子里,神色轻淡又平常地对我说,饿了别忍着,多吃点,又细心地替我铺好餐巾。

    这样的行为在别人看来,估计是宠到了骨子里,也爱到了骨子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