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4章 争得再多,也争不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还没等我跟慕萱聊得更多,林婉已经回来了,胳膊上搭着一条米色的长披肩。

    我客气地接过,也出声道了谢。

    林婉落座之后,慕萱一改方才的善谈,不再出声,面容也稍显冷淡,只端着茶杯慢慢品着杯中的清茶。

    我毕竟不熟悉两人之间的过往,因而不太好下什么结论,但秉着谁都不得罪的原则,我一边找话题跟林婉聊天,一边瞅准机会替慕萱续上杯茶水。

    于情于理,她们两个是我的长辈长嫂,我又是第一次登门,恭敬点总没有错。

    可就是这样,慕萱还时不时地用揶揄的眼神看着我,好像我做的事多好笑似的。

    我暗地里长舒几口气,心想着陆家的人果真是个顶个的难测,又麻烦,真是不好应付。

    这时候也不知道陆敬修那边怎么样了,陆老爷子上楼的时候脸色可不太好,多半就是被这个不听话的小儿子给气的。

    以前我可没想到陆敬修还会有这么“叛逆”的模样,不对,也不是叛逆,就是总逆着大人的心思来,不管是天性如此还是有意为之,真就跟个半大的孩子似的,看着让人又气又爱。

    总体来说,陆敬修跟陆远征之间的关系互动有点出乎我的意料。

    原本我以为陆远征会是那种特别霸道特别严肃的大家长,谁都没办法忤逆他的意思,也不容许挑战他的权威。

    可陆敬修真就像是不怕似的,说的话做的事半点没有顺从讨好的意思,而陆远征竟也像是吃他这一套,就如慕萱所说,这老爷子啊,最疼的就是这个小儿子。

    我心里藏着事,不经意间便忍不住轻叹了声。

    林婉听到之后轻拍了拍我的手背,带着宽慰,脸上也挂着温和的浅笑:“不用担心,他们男人之间有他们要说的事,我们女人吶,只要照看好自己就好了。”

    我闻言点点头,也回之一笑。

    慕萱在一旁轻哼了声。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的样子,外面逐渐起风了,连披肩都压不住凉风。

    林婉提议带我去花园走走,里面都是她悉心培育的花种,她想让我帮着品鉴品鉴。

    我哪会看什么花花草草,只是她都这样盛情邀请了,我也不好拒绝。

    慕萱此时却是起身要进屋,我见状免不得问了句:“大嫂不一块去看看吗?”

    她闻言顿住脚步,似笑非笑地看我一眼,轻启红唇回答:“不去了,三弟妹看个尽兴吧,有机会我们再聊。”

    我微微一怔,余光见处,林婉也像是有点尴尬。

    走去花园的路上,林婉先是叹了声,之后便跟我说起了跟慕萱的渊源。

    “慕萱是大户人家千金出身,性格是有点骄傲,但本性很好。我在陆家的身份,说起来有点微妙,当初我会嫁给远征,只是机缘巧合。他在我们医院动手术,我是负责照顾他的护士。当时他的原配妻子刚去世不久,敬峰也还小,没人看好我们两个。但是……但是缘分啊,谁又能说的准呢?我跟远征结婚之后就辞职在家,专心照顾他和敬峰。这么多年了,远征老了,我也老了,可我就算到现在,还是觉得陆家主母的身份离我太远。在很多人的眼里,那个位置,只能属于敬峰的母亲。至于我呢,就是个替代品,永远不可能真正取代她的存在……”

    说着,林婉用手背轻拭了一下眼睛,声音也有些哽咽。

    我站在一旁,着实不知道从何安慰。

    陆家的种种在外早就被传成一段段的流言和蜚语,当中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若不是局内人肯定是没办法分别。

    陆远征一生当中娶了两任妻子,第一任,也就是陆敬峰的母亲,听说是早些年的贵族出身,陆远征能一路平步青云、商运亨通,跟她还有她的家族的帮助脱不了干系。也因此,无论后来陆远征又有了多少女人,多少儿子,陆敬峰“太子爷”的身份一直坐的相当稳固。

    林婉刚才跟我说的那些,我虽然没有细听谁说起过,但此时听来,却一点都不觉得惊讶。

    我沉默了一会儿,还没想好该回答些什么,林婉便又开口了,嗓音还带温柔,却已瑟然些许:“清辞,我跟你说这些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提醒你一句,在这个家里,人跟人是不一样的。谁有身份,谁有背景,谁有当家人的宠爱,境况就会完全不同。以前我还不太甘心,想争一回抢一回,可再争再抢,不是你的,最终也落不到你的头上。”

    说到这,花园的门口已经到了。

    林婉伸出手推开门,满室争奇斗艳的鲜花便映现在眼帘处,分外鲜艳好看。

    她走进去之后,我也跟着抬步迈了进去。

    说实话,我以前从来没一下子见过这么多的花,哪怕偶然去逛逛花市,也从没有过眼前眼花缭乱的感觉。

    林婉看着很是熟练地拿起水壶给花叶洒了些水,我RFJUK25veUdBSlkyYW1vaFpzRW9lQVVDR0lScHZvQmlrZklFZjdFbGZQbz0=见状想上前帮忙,她便伸手挡了挡。

    “你也是娇生惯养着的,这些粗活就别干了,别伤了手。”

    我闻言下意识地去看她的手,果然,略有干涩,略显苍老。

    待到林婉将一圈的花草都侍弄浇灌了一遍,她才折回身来,走到我的身前。

    园子里的灯光明黄透亮,脚下墙上都是斑驳的影子。

    可这所有的所有,映照在林婉的脸上,都变得模糊了不少。

    “林姨……”我不懂她此时的用意,便开口喃喃喊了她一声。

    林婉突然握住我的手腕,我看不清她眼中的情绪,却能听到她话里的无奈与灰败:“陆家早晚都是敬峰的,这一点谁都没办法改变。敬修虽然不是我的亲骨肉,但他跟我的敬希一样,都是庶子,都注定是配角。清辞,我看得出来,敬修对你是真的上心,他平日里不愿意跟我说话,我说的他也不会听。可我还是想提醒你一句,劝劝他,别让他跟他大哥作对,争得再多,也争不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