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5章 这么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再见到陆敬修,已然是在一个小时后。

    我不知道他们父子几个说了什么,但看到他们出来的时候脸色虽然称不上愉悦,但尚算平和,我也就稍稍放下了心。

    此时我跟林婉还有慕萱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见到那几个男人下楼便都站起了身。

    真就像是以前的那些封建大户,女人都仰仗着男人而活,他们的喜怒,决定了她们的悲欢。

    我并不喜欢这样的场合和这样的感觉,可为了陆敬修,我还是会忍耐,还是会尽力做到最好。

    他看到我的时候,我也正巧,也不算正巧,因为我一直在望着他,我们的视线交汇在一处,停顿片刻,便相视轻笑。

    今天这场家宴算是就此结束了,也说不上顺不顺利,反正我跟陆敬修离开的时候,剩下的那些人没一个笑脸相送的。

    开始的时候我还有些失落和挫败,可之后想想,别剑拔弩张就算好的了,哪还能奢望什么和乐融融。

    而且转头看陆敬修,他也是一脸没所谓的模样。

    嗯,他不在意的话,我也不在意好了。

    走出陆家庄园的大门,老远的我就看到一辆熟悉的车停在对面,旁边还站着一个特别熟悉的人。

    应付了一晚上的各怀心思的大神小神,此时一见秦颂,我真是比什么时候都要感到高兴和激动。

    我握紧了陆敬修的胳膊,接着兴奋地对他轻喊道:“是秦颂诶!”

    陆敬修闻言却没我这么激动,神情甚至比方才更清淡了些许:“是他怎么样?”

    我估计是压抑了一晚上此时终于能轻松下来,连带着心理也跟着松懈了,所以完全没察觉到他这话里的别扭,也根本没往深里去想。

    走到车前,我还是处于挺亢奋的状态,恨不得跟可爱的秦助理来个拥抱。

    只是我也根本没机会付诸行动,因为某个男人已经纡尊降贵地亲自打开车门,修长的手指一用力,将我轻轻推进了车里。

    回家的路上,我想到慕萱和林婉跟我说过的那些话,心情终于是慢慢沉淀下来。

    我现在根本不清楚她们的脾性和真实用意,单单从字面意义上来说,实在不好评价两人为人如何。

    但是陆敬修总会知道的吧,毕竟都是一家人,他了解的情况肯定会比我多的多。

    保险起见,我还是把听到的话都一五一十地跟他讲讲,别让我自己做了什么错误判断。

    只是待我一转头,却看见他正闭着眼睛,眉头轻皱地靠在车座上,像是有些不太舒服。

    我见状有些担心,伸出手轻轻盖住他的手背,放低声音问道:“怎么了,不舒服吗?”

    陆敬修没睁眼,也没回答,仅仅是手上一个反握,攥住了我的手指。

    他这难道是喝多了?

    我回想了一下,记得他在餐桌上倒是喝过几杯红酒,可凭借他的酒量,喝的这些红酒不足以让他耍酒疯吧。

    不是耍酒疯的话,那他就是郁闷了?难过了?憋屈了?

    车里的气氛稍稍静滞了些许,后来是我先受不了,抽掉了自己的手,声音也不故意压着了,直接“恶声恶气”地说道:“陆敬修,你快跟我说,你到底怎么了?”

    秦颂估计也是让这一声给吓着了,打方向盘的手都哆嗦了一下。

    这次陆敬修终于是睁开眼睛看向我了,不过神态还是挺懒散的,他眼里浸上笑意的时候,被车外的灯光一扫,我都以为他是在勾引我。

    “这么凶。”他微哑着声音说。

    这么好看的脸,这么温柔的眼神,这样不设防的姿态。

    让我见了,只觉得他很可恶。

    可恶到,我抛弃了以往的原则和矜持,直接捧着他的脸,咬上了他的嘴唇。

    车子行进的轨迹又稍稍偏离了一下。

    但我不管,我自顾自地伸出舌头去勾眼前的男人的。

    他刚才勾引我,现在就换我来勾引他。

    陆敬修的一只手抚上我的腰间,我咬他咬的狠了,他的手上便也使了力,我忍不住从鼻子里轻哼一声。

    碍于车内的空间实在是小,小到任何过界的行为都会被赋予暧昧的含义。

    反正我听到自己的那声轻哼时,只觉得骨头也跟着酥了半边。

    在完全失去理智和控制之前,脑袋里那根叫清醒的和弦适时地被弹拨了一下,我猛地清醒过来,意识到这里不是别的地方,这还是在车上,而除了我们两个之外,还有其RFJUK25veUdBSlkyYW1vaFpzRW9lQVVDR0lScHZvQmlrZklFZjdFbGZQbz0=他人在呢。

    其他人……

    秦助理,拜托你不要再玩漂移了,老娘的头都被你给甩晕了。

    我挣扎着要从陆敬修的怀里退出去,刚才“情到浓时”,我身体的大半都依附到了他的身上,跟只树懒似的。

    只是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点火容易灭火难。

    我想“悬崖勒马”了,马却不乐意了。

    陆敬修眯着眼睛看着我,手臂一收,我便动不了了。

    我的一只腿还搭在他的腿上,胸前的绵软也贴在他的胸膛上,这样的姿势,当真是要怎么羞耻怎么羞耻,要怎么不入眼怎么不入眼。

    我好歹是已经找回了羞耻心,奈何眼前的这个男人还不自知,那只空出来的手不知道从哪钻出来,开始顺着我的大腿根向上……

    “喂喂!”我实在忍无可忍。

    秦颂手下的方向盘又转了半圈儿。

    我转头吼了句:“秦助理,麻烦你听到了装作没听到,看到了装作没看到,专心开你的车,OK?”

    秦颂:“O、OK……”

    我气呼呼的时候胸脯也跟着上下起伏,过了不多久,我就感觉到有点不对劲了。

    我相当气恼,又相当挫败地将下巴磕磕在陆敬修的肩膀上,又揽着他的脖子,好声好气地跟他商量:“我们回家再说好不好……回到家,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陆敬修那只作乱的手就此停下,换做一点一点的点在我的大腿上,像是赞同了我的提议。

    安抚好了这尊太爷,我浑身脱力地靠在他的身上,半无奈半娇嗔地低说了句:“大流氓,大色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