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0章 我们不是那种关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的消极抵抗最终并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性的成果,程易江没有出言安慰,更没有安抚。

    过了一会儿,饭菜上桌,他慢条斯理地拿起餐具,又慢条斯理地开动,留下我坐在对面,一脸的凌乱,满眼的呆滞。

    我这一辈子到现在,还没遇到过第二个像他这样傲慢,无礼,没有绅士风度,狭隘,冷漠,以自我为中心……的男人。

    以后估计也很难遇到。

    我默默转开头,看向窗外的景象,也在想着一个人。

    陆先生,我想你了。

    有你在的话,肯定不会让我饿肚子,也不会让我受委屈。

    想着想着,我的眼眶突然酸疼起来,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也是通红的。

    免疫力的下降直接影响到了我的心理承受能力,我、我现在,我太委屈,太憋屈了我!

    程易江自己吃的估计很好,我拿纸巾擦眼睛的时候,也没指望他看到了会有什么反应。

    反正过了今天,以后我遇到他绝对会绕道走,我惹人嫌,我主动避开不就成了吗?

    我擦完眼睛又抽出一张纸擦鼻子,没弄出什么声音,这点素质我还是有的。

    对面的程易江这时候突然抬起头,看向我。

    我也看着他,面无表情。

    “病的很难受?”他声音没什么起伏地问我。

    我则是偏4;149430473794456了一下头:“才没有。”鼻音重的跟塞了一斤棉花似的。

    程易江放下手中的餐具,十分优雅地用餐巾擦了擦嘴角,然后伸出手示意了一下侍者。

    很快侍者走过来,面带微笑微微欠身。

    “有感冒药吗?”程易江用他那万年不变的冷腔调问道。

    年轻的小姑娘一顿,接着有些歉意地回答:“不好意思先生,我们这里不提供药品。”

    我也是嗤之以鼻,人家是开餐厅的,又不是开医院的,提这种要求合适吗?

    而且我最看不惯这种伪善的人了,刚才连碗汤都不让我点,现在倒假惺惺地替我给我找药了。

    程易江闻言也不强求,就冷淡地看向我,说:“那你就忍着吧。”

    好啊,我忍着,我忍你!

    ……

    吃完饭,准确地说是程易江吃完饭,我们便一同走出了酒店。

    外面虽然不下雨,但是天空中是雾蒙蒙的一片,小凉风也嗖嗖的。

    我裹了裹身上的大衣,鼻子痒的又打了一个喷嚏。

    “程总,您想去哪里看看啊?”我闷闷地问了句。

    程易江今天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里面是白衬衫黑裤子,看着还挺单薄的。

    陆敬修要是穿成这样,我非得心疼地问他冷不冷,可换做程易江……哼哼,冷死他算了。

    程易江听完我的话转头看向我,像是在沉思。

    我以为他是在考虑去哪,谁知道他开口的时候,又把我噎的要命。

    “去哪里,这件事难道不是应该你操心吗?”

    我:“……是,是该我操心。那程总就跟我走吧,要是去的地方不符合您的心意,您可别怪我。”

    ……

    我今天没开车过来,代步的工具自然就是出租车。

    只是待程易江看到那辆绿油油的车型,脸色顿时不好看了。

    我还尽职尽责地给他打开后门,心里幸灾乐祸,表面分外真诚道:“快上车啊程总,师傅都等着急了。”

    程易江站在原地没动。

    我就只能走过去拉他的胳膊:“走啊走啊,这个点打车很困难的!”

    程易江脸色似乎更难看了点,但没有甩开我的手。

    过了一会儿,他冷冷瞥我一眼,然后抬步向前走去。

    上了车,我坐在副驾上,笑着跟司机师傅道了个歉。

    司机是个四五十岁的大叔,面相很和善,并没有因为我们耽误时间就抱怨,反倒是揶揄着凑过来问我:“姑娘,是不是跟你男朋友吵架了?”

    我闻言下意识地看了眼后视镜,看到程易江还黑着脸正襟危坐,一脸的不情愿。

    跟他吵架了吗?师傅,要是他真是我男朋友,我现在就从车上跳下去。

    我抿着嘴唇笑答:“我们不是那种关系。”

    “哦哦。”司机师傅看起来很懂的样子,“那就是暧昧的关系。”

    我懒得再去多解释什么,越解释越不清楚。

    我说的目的地是南江大桥,路程有点远,旁边的司机大叔就开始热心地当起了“情感调解员”,不光是跟我说,还跟程易江搭讪,说什么男人就得让着女人,有什么话好好说,别伤了感情。

    眼见着程易江的脸已经跟炭一样,我赶紧打住大叔的话:“那个……大叔大叔,您能不能跟我们介绍一下南城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我们两个都不熟悉,想一块去看看吶!”

    一般出租车司机对这个话题更感兴趣,果然,大叔收起了调解员的姿态,开始扮演起了讲解员的角色。

    我暗暗舒了口气,又透过后视镜看了程易江一眼。

    他正转头看向车窗外,面容是惯常的冷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到达目的地后,我找出钱包付钱,程易江已经先行下去。

    在我也要推门下去的时候,大叔又神秘兮兮地说了句:“姑娘,我看这小伙子挺好的,长的俊,看着也挺有钱。脾气差点没事,你多管管就好了。想当年我也动不动跟人干架,我家那婆娘拿着扫帚追了我几条街,慢慢的也就好了。这男人啊,说白了就是贱,别惯着,该拾掇他拾掇他,我保证他妥妥帖帖听你的!”

    我听到了真是一脸黑线加哭笑不得,大叔啊大叔,您以后别开出租车了,您这口才真是可惜了。

    就是眼神差了点。

    只是现在解释多了也没用,我一边说着“好的好的”,一边赶紧开车门下车。

    大叔却还是不死心,生生把车玻璃降下来跟我说了最后一句:“甭管谈恋爱还是结婚,只要把他牢牢看住了,保管离不了你的手掌心!”

    我听到了真是无语凝噎。

    真是,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只是现在的我怎么都不会想到,更不能明白,有时候陌生人一句无心的话,竟也能预言了未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