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1章 什么都体验一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走过去的时候,程易江正笔挺地站着,望着江水,还是那副讳莫如深的模样。

    江边的风尤其的大,一阵风吹来,他的大衣角就跟着飘起来,跟受惊的雀鸟似的。

    我倒是被风吹得清醒了不少,掩着唇清咳两声,我开口说:“程总别站在这里了,风大,我带您去个避风的地方。”

    程易江闻言回过头,良久,点了点头。

    我带他去的“避风港”是个挺简陋的面摊儿,就在下了大桥不远的地方。

    当年建桥的时候,大多数的摊贩都走了,剩了几家,后来慢慢的越来越少,就只剩下这一家。

    我还上大学的时候,有时跟沈嘉安到这边来,就会到摊上吃点东西,跟老板聊一会儿天。

    又是这么多年过去,不知道旧人旧物还在不在。

    走了大概十多分钟的样子,老远看到那个熟悉的棚子,我有点激动,不自觉地扯了一下程易江的袖子。

    “快看,就是那!”

    走近了,老板正巧出来倒水,我见了便亲切地喊了声。

    他回过头,看到我之后怔了一下,之后有些恍然:“你是不是以前常来的那个……”

    “是,是我。”我轻轻笑笑,第一次深刻地理解,沧海桑田、世事变迁是什么意思。

    不过还好,有些东西,有些人,经历了那么长时间,还保持着原来的模样。

    走进去之后,我拿起桌上有点油渍的菜单,熟门熟路地点了碗鸡蛋面。

    出于礼貌,我还问程易江想不想吃,我才不像他那么冷血无情呢。

    而他的拒绝也在我的预料之中。

    也是,无情无义高高在上的大佬才不会吃这种东西,怕脏了他们高贵的胃和身躯。

    老板给我的面分量很足,上面还盖着满满当当当的一层鸡蛋,旁边还有西红柿,金黄嫣红的,很是好看。

    我的肚子早就空的不像话,加上感冒之后又渴又累,此时能吃到这样一碗面感动得眼泪差点都下来了。

    我吃东西的时候程易江就端端正正坐在我的面前,但应该不是欣赏我的吃相。

    外面太冷,这方棚子即便是有些破旧,却能御寒。

    人都怕冷,就算是再无情无义,冷心冷肺的人,也怕冷。

    我平日里饭量不算大,但这一次却把碗里的面都吃了个干净,连汤都一块喝了下去。4;149430473794456

    吃完之后头顶出了层薄薄的细汗,我拿手背一抹,当真觉得从内而外都满足极了。

    “程总,现在走吗?”我问程易江。

    他闻言冷哼了一声:“终于吃饱了?”

    我轻轻打了个饱嗝:“嗯……饱了,这里的东西面相是比不上星级酒店,但是味道可好了,有机会您也试试……”

    我说完自己都不信,程易江会吃这些东西,想都不能想。

    付钱离开的时候,老板问我是不是工作了,还问以前经常跟我一起来的小伙子去哪儿了。

    那个小伙子就是沈嘉安,他没去哪儿,就是我们俩早掰了。

    走出去的时候,猛然一阵凉风吹来,我第一时间裹紧了身上的衣服。

    这样的天儿就不适合出门,更别说我还病了。

    唉,资本家啊,剥削人的资本家啊,能不能体会一下劳动人民的辛苦啊。

    站在我身边的资本家终于也觉出冷了,抬手系上了大衣的扣子。

    “你跟你男朋友,经常来这个地方?”不经意间,他冷然地问了句。

    我一听顿时炸毛了:“什么男朋友,那是前男友,前男友!”

    程易江的嘴角竟然急不可察地一勾:“嗯,前男友。”

    我却是还有点气,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是一点都不能忍受自己跟别的男人有什么牵扯了,哪怕仅仅是口头上,也会让我觉得特别不舒服。

    我现在可是有主儿的人,我家陆老板,陆敬修,我里里外外上上下下都是他的人,谁也抢不走!

    程易江对大桥似乎并不太感兴趣,我也没办法从结构和设计上给他讲出个什么花儿来,导游做的着实失败。

    站在桥上吹了会儿冷风,我试着提议了句:“不然……我带程总去市里逛逛?”

    程易江转过头,冷冽的风把他的头发吹得有些乱,完全没了往日的讲究模样。

    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空气太冷的缘故,他的脸竟显得柔和不少:“都听你的。”

    终于不用在这里继续吹冷风了,我心里一喜,嘴角也忍不住勾了勾:“市里也有很多好玩的地方,而且很多都在室内,哈哈……”

    来的时候我们打的是出租车,走的时候自然也要使用交通工具。

    看着满大桥疾驰的车流,趁着大佬又黑脸之前,我赶紧找出手机。

    “干什么?”大佬略有不爽地问我。

    我头也没抬继续滑动屏幕:“我在叫车呐!”

    大佬又问:“你家的司机?”

    我说:“不是,还是出租车!‘哔哔打车’,这个软件你没用过吗?”

    说完之后我反应过来,大佬肯定是没用过,人家出门从来都有司机接送,就今天跟我坐了一回出租车,他会知道这些才怪。

    我也不是故意要嘲笑人,就是半羡慕半好笑地说了句:“程总,您该不会是离了专车司机就不成了吧?今天换种生活方式,什么都要体验一下嘛。”

    这次程易江没搭我的话茬,转过头,沉默。

    我叫的车半个多小时之后才到,地方太远,他这个点儿赶过来已经够快了。

    就是我跟程易江已经冻成了傻逼,上车的时候,他怎么样我不知道,反正我的手脚都已经僵硬了。

    秉着人道主义精神和功利为上的原则,我让司机开了一下暖风,还特地扬声说了句,别把后面的人冻坏了。

    司机还是个大叔,闻言顿时笑了,姑娘,你对你对象可真好啊。

    我:……

    吐血,卒。

    【稍后第三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